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七十一章 我们走吧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19 2019-04-22 22:00:28

  一时喜极,她顿时用衣袖捂住了自己的嘴,瓮声瓮气道:“快起来吧!玲珑,赐坐。”

  玲珑用最快的速度搬过凳子,然后拉着文心说:“我们去给娘娘准备午膳。”

  文心一脸懵的说:“不需要做呀,皇上一会儿不就来了吗?”

  玲珑推着她说:“走啊,我们去看看,去看看!”

  凳上的人穿着深紫的朝服,显得特别的精干,眼眸深邃的,看着卫如郁,轻声的说:“如郁,让你久等了。”

  卫如郁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对他说:“只要有这么一天,等多久我都愿意。”

  四目相对之下,仿佛有太多的话想要说,但又因为上次见面时产生的不快而不好意思开口。

  卫如郁想着他毕竟是男人要面子,决定自己先开口打破这个尴尬。

  “公子,我没有怪你,只是有点生气,但是在我的心里,一直都是信任你的。”

  张宇杰心里却内疚得很,毕竟,他是这几天才下的决心。

  他说:“郁儿,我宁愿你怪我。是我太过优柔寡断。没错,这个机会不能放弃,如果我放弃了,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。”

  他话中的坚定,让卫如郁感到非常的踏实。她问到:“公子,是什么样的打算和安排?你可以告诉我吗?我也好准备起来。”

  他点点头说:“都在计划当中,只是这些天,皇上总到你这里来,可能不太好安排。但是,总是有机会的,我们要伺机而为。过两天,我就让不花过来一趟,你等着就行,玲珑会安排一切的。”

  卫如郁的心跳得厉害,但是一看到他如星辰的眼眸,就定下心来:“以后,我就可以呆在蝴蝶谷了是吗?”

  “我就是怕委屈了你,蝴蝶谷很小,又偏远。”张宇杰是真的这么想的。他想给她的不止是一个蝴蝶谷。

  她莞尔一笑:“一个蝴蝶谷就够了,春看繁樱,夏赏群星,秋听落叶,冬望白雪。公子,这些还不够吗?”

  张宇杰心头一热,绕过她的手,把她拥入怀中:“如郁,等我把京中的事都处理完,我就天天在蝴蝶谷陪着你。”

  她伏在他怀中,感受着他的心跳,双手搭在他胸前:“不要做伤害皇上的事好吗?”

  他抚着她的黑发,鼻间都是她身上清淡的香味:“我答应你,在朝只做闲王,在江湖只做你的公子。”

  “你的公子”这四个字让卫如郁顿时脸红得像要滴血似的,想不到古人撩人也是这么让人心动。

  她喃喃的说:“我回不去了,我就留在这里好好的照顾你吧!”

  张宇杰听得不真切,轻拍她的后背说:“如若走了,就不会再回来了。”

  卫如郁不舍的从他怀里抬起头,光滑的皮肤蹭过他的脸颊,温润的呼吸轻轻扬扬的掠过,他的呼吸蓦地有点急促。

  松开她,他屏住气息:“娘娘身体无恙,只需日常保养即可。入冬了,切不可受寒。”

  殿门口文心的声音早就传了进来:“都说了不需要我们准备的嘛,你还非拉着我生炉子炖汤。”

  她看了看还没走的张宇杰,走到卫如郁身边问:“小姐,这个太医奴婢还没见过呢!”

  卫如郁别过红晕着的脸:“嗯,本宫也是第一次见。医术不错!”

  玲珑轻声说:“娘娘,奴婢先送先生出去。”

  卫如郁深深望着张宇杰:“好生送着。”

  等了这么久,她终于等到他下定了决心。不管他是为了天下苍生也好,还是听了她的话也罢,只要是他下决心收手,就这够了。

  一时间,她脑海里怎么也挥散不去他穿朝服的模样。

  走到案桌前,摊开画纸,调着油墨,拿起画笔,沉思半会,她认真下笔,一笔一墨的沟画着今天他的模样。

  她画的很认真,因为印象深刻,画得也非常入神。那副专注的神情让人觉得,她是在倾心而作。

  她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,张宇成进殿就看到她认真的模样,让宫人们停在了殿外,他自己进来,想要享受这份独处的快乐。

  纸上的人比自己要略瘦些,虽是穿着朝服,皇族气息犹在,只是笑得略微温和了些。眉间之间的英气与自己是如出一辙的。

  张宇成笑了:“郁儿怎么总不愿画穿着龙袍的朕呢?”

  身边声音突响,把卫如郁吓了一跳,手中的笔不自觉的一抖,就抖在了画上,不偏不倚,刚好落在了画中人物的手上。

  顿时,原本骨节分明,修长有力的手,被渲染成一团黑。

  她福身行礼:“皇上万福金安,臣妾的宫人没有及时禀报皇上驾临,还望皇上恕罪。”

  张宇头眉头微皱:“郁儿怎么了?咱们何必周着这礼?是朕不让他们来吵你的。你看,这副画让朕给毁了。”

  卫如郁往画上望去,心里不停的数落着自己:“皇上今天来得比昨儿早。”

  “嗯!下了朝就想着来看看你,今天折子挺多的,到你这来批。”张宇成说着,就让陈康等人入殿铺装饰。

  卫如郁忙带着他走进内殿,并吩咐文心:“去收拾一下案桌。”

  他们看着宫人们忙来忙去的,卫如郁说:“这么吵,皇上能看折子吗?”

  “等他们弄好了,朕再看折子。现在,朕看你就可以了。”张宇成想到她作画,心里就很舒心。画上的人虽没有十分像自己,却也有八、九分。

  如果是穿上龙袍的话,就更像自己了吧!想到此,他的语气极其温柔:“朕在想,郁儿的心思,朕要怎样才看得明白呢?”

  昨天让她画,她是什么都画不出来。可今天她完全变了个样,张宇成生怕自己又是空欢喜一场。

  卫如郁就想把话题叉开着说:“皇上,你看今天这桌上的摆件,都是席妃叫人送过来的。还挺精致的。”

  张宇成顺着她的手朝几个摆件看过去,想到那晚消息竟然进不了她的宫,他就有点恼怒。现在又来耍这样的伎俩,纵然他后宫嫔妃不多,这种把戏,他能不懂吗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