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七十章 蝴蝶谷呀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48 2019-04-21 22:25:46

  卫如郁眼眸一冷,只看了一眼正油嘴滑舌的小太太监,他就没由来的感到脊背一阵冷意。

  原本还抬头和玲珑说话,马上就低了下去,差点没碰到地面。

  “替我谢过席妃娘娘,把东西挑进来就回去吧。”她的语气和她的眼眸一样的冷。

  “奴才。。奴才遵旨,奴才就这去挑进来。”小太监刚进到席妃宫里没几天,都没有见过这位传说中的皇贵妃娘娘。

  此时,被卫如郁不怒而威的气势震慑住。吓得不敢再多言,只见瘦弱的身体挑着一副重担进来。

  看得出,东西还挺沉的。

  玲珑犹豫的看向卫如郁:“娘娘,真的要收进来吗?”

  “你忘了?皇上现在每天都会过来,难道,她敢对皇上做什么手脚吗?”卫如郁轻声说着,往殿内走去。

  帏帐已拆,炭火却留了下来。她最近总觉得身体寒气过重,坐着坐着就觉得冷得不行,不知是不是体内寒气过重。

  自打到冷萃宫后,她就不曾见过不花,心中那个想法一直没法和别人说。

  文心收整东西去了,玲珑走上前来,小心的的对卫如郁说:“娘娘大喜呀!”

  她把头蹭在雕花的窗栏上:“本宫何来喜事?”

  “娘娘,公子命奴婢转告,蝴蝶谷都准备好了。”玲珑的声音轻如蚊子,却一个字不漏的落入了卫如郁的耳中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卫如郁探身抓住她的手,“蝴蝶谷准备好了?”

  “嗯!娘娘!”玲珑知道她惊喜过度了,连忙给她一个肯定的笑,“就在这几天了,娘娘再等等。”

  这个消息对卫如郁来说太突然也太惊喜了,她呆坐着,竟然没有立刻言语。

  玲珑见她的模样异样,又怕被文心撞见,赶紧扶了她一把:“娘娘呀!”

  她终于醒过神,脸色微颤的笑:“本宫太。。高兴了。玲珑,你好生准备着。对了,本宫需要准备吗?”

  “娘娘好生呆着就好。只是皇上每日都要过来,恐怕会有点折腾。但奴婢相信,公子一定有办法的。”珑珑提醒道,“娘娘这几日一定要镇静呀,等公子计划妥当了,奴婢依计行事就好。”

  卫如郁既激动又紧张:“好!太好了!太好了!”她激动得都不会说别的了,一个劲的说“太好了。”

  恰好文心进来了,笑着问:“二小姐,你在说什么太好了?让奴婢也听听,跟着喜乐喜乐。”

  卫如郁是真的鲜有忘形,她意识到如此,收回自己的情绪,对文心笑道:“本宫说的是,有玲珑和文心的照顾,真是太好了。”

  “二小姐又取笑奴婢!”文心的心情不错,刚才清点席妃送来的东西时,她发现不仅有吃的,还有好多新裁的衣服和一应时新的摆件物品。

  她也不敢擅自作主摆放,进来禀告:“那席妃娘娘拿了好些物品过来,奴婢瞧着还挺精致的,要不要在这殿内摆放摆放?”

  玲珑不语,看向卫如郁。

  她沉思了会:“摆上吧!席妃的一番心思得让皇上看到才行呀!”说着,她看向玲珑。

  玲珑福身:“是,娘娘!”

  文心继续说道:“还有好多好看的衣服呢,是不是也拿进来呢?”

  卫如郁点头:“收进来吧!”

  这番心意虽难能可贵,却是心计满满。宫里新进的新人个个都等着看卫如郁的好戏,却没想到张宇成每天往冷宫跑。全然不顾规矩。

  她们心里恨的恨,气的气,又不敢表现出来,更不敢得罪静太妃。

  席妃竟然敢直接送东西进来,这举动大胆到可以让静太妃责罚,但最终却是想在皇上那里留下好印象。

  卫如郁眼前的衣物颜色明亮,款式新颖,刺绣精美,却不是她的风格。

  她笑了笑:“席妃的一片心意,本宫一定会传达给皇上的。”

  玲珑也笑着:“娘娘总是好心好意的,你可不要忘了当初的庞氏。”

  卫如郁哪能忘得了?那般景象就像在发生在昨天呢!

  这一切都将要过去了吧?玲珑说就在这几天了。

  她看着文心欢天喜地的整着东西,这丫头心思是真单纯,一心觉得只要皇上对自家小姐好,在这皇宫里就是一片泰然。

  “文心!”她不由自主的唤道。

  文心放下手中的衣服转身看她:“二小姐,怎么了?”

  “文心,你有没有想过宫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?”卫如郁问。

  文心偏着头,想了想,摇头:“奴婢不想去宫外。”

  “为什么呢?”卫如郁有点意外。

  文心脸上露出伤心之色:“奴婢进卫府前,在家里经常被爹娘打。每日都要到外面拾柴干活,如果拾的柴不够,或是卖不掉,就没有饭吃。所以,奴婢,奴婢不想到宫外去。”

  比起挨打挨饿,起码宫里能吃饱能穿暖不是吗?

  卫如郁想起她在卫府挨的二十个耳光,心生疼惜,向她伸过手去:“来!文心,不管本宫到哪里,都不会再让你挨打挨饿了。”

  文心开心的笑了:“二小姐,依奴婢看呀,只要有皇上在,我们就一定能过得很好。二小姐,你就不要总是赶皇上走了嘛!”

  现在赶也赶不走呀!卫如郁暗想。心中也紧张起来,要怎么样才有机会呢?难道又是起火?

  她暗暗看向玲珑,却见她坐着做起了针线活,神情淡定。

  其实上次张宇杰来的时候,她本想托他去卫府别院找那个信物的。不欢而散后,张宇杰就再没来过。

  她定了定神,等到了蝴蝶谷再问也不迟。

  对了,还有卫伊雪说的那句话:她是顺王妃。

  这些所有的疑问,都不急于一时,只要到了蝴蝶谷,只要到了蝴蝶谷。

  这么想着,她渐渐沉思得入了迷,一颗心早就飞到了蝴蝶谷。

  连文心走到冷萃宫院内与人说话都没有察觉到。

  文心领着一位内官模样的人走了进来,此人上前行了个礼,并未抬头,声音却让卫如郁着了魔:“下官奉不花太医之命前来为皇贵妃娘娘请平安脉!”

  卫如郁恍然扭头,望向低眉顺眼的来者,那俊朗坚毅的脸庞,不正是自己日夜思念的人吗?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