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六十九章 折折腾腾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13 2019-04-19 22:37:53

  用完膳,张宇成坐在光凸凸的冷萃宫,眼光也越来越冷,脸色越来越沉。

  陈康等一众宫人大气都不敢出,今天他们还带来了卫如郁以前的画,准备在这宫里搭个画室,但是现在状况?

  卫如郁淡定得不行,她对张宇成说:“皇上也不怕把人折腾坏了。”

  “宫里什么都不多,就人最多。”张宇成毫不在意,“静太妃不是要掌管后宫吗?那就让她来好好安排一下吧!朕每日三餐都要在冷萃宫用膳,一道菜都不能少。还有,每晚都要在这里歇息。陈康呀!”

  陈康忙不迭休的应道:“奴才在!”

  “晚膳后,朕要和皇贵妃在这里作画。”他吩咐道。

  消息传到静太妃耳朵里,她也正在陪着张广渊用膳。

  张宇成这么一说,就决定着将会有数目可观的宫人,每天三次穿过大半个宫殿,捧着膳食摆驾冷萃宫。

  每天晚上,要在冷萃宫布置寝殿,每天早上要。。。拆除帏帐。

  这简直就是胡闹!她露出温柔的笑看向张广渊,后者不仅觉得荒诞,但更觉得可爱:“算了,就由着他吧!”

  她仪态万方的对宫人说:“皇上的事,就不要过问了。”

  于是乎,冷萃宫每天上演着拆、装、装、拆的景像,就像。。就像。。就像布场景。

  当然这是卫如郁想的,她突然觉得,如果真的是在演电影该多好。她只要把这古装一换,就能回到现代。

  只是这番折腾,让她每天晚上有点焦虑。

  折腾的第一天,张宇成在临时搭建的“书房”看折子,她心思慌乱,怎么也画不下手去。

  她一直画的都是他弟弟,突然让她画他本人,她别扭得不行。

  张宇成见她站立不安,丢下折子走到她面前:“看来是朕打扰了你。”

  她确实很拘谨,看他这架势,还不知道要折腾多久呢!

  静太妃掌后宫,拿她开刀,他为了不与她冲突,索性就留在冷萃宫。

  她不能再享以前的奉例,皇帝总不能亏待吧?可是,冷萃宫里就一张床。。

  她福下身去:“臣妾惶恐。”

  “朕知道你惶恐,只怕不是对朕惶恐吧?”张宇成说,“朕说过的,要把欠你的都还给你。你再忍耐一段时间。”

  最终也没有完成一副画,张宇成一边看折子一边和她聊着:“朕按照你上次的提议,实行了第一次减赋,没想到效果特别好。各地上的折子都是感恩戴德,朕觉得心里挺踏实的。朕要如何谢你呢?”

  他用的是谢,而不是赏赐。卫如郁说:“那你就欠承臣妾一个约定吧!”

  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他略微皱了皱眉,不太明白。

  她淡淡的笑:“以后如果臣妾对皇上提出了一个要求,还望皇上能记住这个约定,无论在什么条件下,都要答应臣妾。”

  “那万一是你要离开朕,朕也要答应你吗?”张宇成还挺聪明。

  “如果臣妾真要离开,就不会管你答不答应了。”

  卫如郁坦然说着,眼中没有闪躲,没有逃避。

  张宇成缄默不语,背着手往寝殿走去,卫如郁头皮一紧,在后面紧紧跟着。

  重新拉上帏帐,挑上宫灯的冷萃宫又有模有样的有了生气。白炭火在炭盆里烧得又旺又暖,整个屋子也温暖极了。

  昏黄的烛灯,暖和的气息,红旺的炭火让文心感动得不行。

  只见年轻的皇上和自家二小姐进来,一个若有所思,一个忧心仲仲,她忙垂下手去,低眉顺眼的立在一旁。

  张宇成也感觉到了温暖,他大步一踏,坐在床沿吩咐着文心:“再铺一张被子。”

  此话一出,文心的心凉透了,卫如郁顿时精神百倍。

  张宇成意味深长的看向她,对她伸出手。

  他的手和张宇杰不同,宽大厚实一些。最终她还是没有把放进他的手心。

  宫人们早就退下了,要不然这一幕别提有多尴尬。

  卫如郁看着床里两床锦被,内心忐忑不安。这也是为什么,她一直要出宫的原因。

  顶着皇贵妃的名义,她到底还能躲到什么时候?

  张宇成见她紧张的脸都崩紧了,唤了声:“陈康!”

  他不会走,因为现在她需要他保护;他更不想勉强她。

  这个宫里能躲着不想与他共榻的也就只有她了。陈康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张宇成竟然让他铺好软榻。

  卫如郁忙走到他前侧:“皇上龙体怎么可以睡软榻?臣妾去。”

  张宇成也挡住她:“朕还没试过这滋味,尝尝也无妨。”

  “皇上!”见他在软榻躺下,她又唤了声。却换来他均匀的呼吸声:张宇成假装睡了。

  她回到原地,躺进了被窝里,心中依然七上八下。那个人会不会正好来冷萃宫?他会不会误会?哎,他到底会不会来?

  冷风吹过,让带过的树叶打在窗前的声音,在寂静的黑夜中格外的清晰。

  玲珑想起身,因为冷萃宫里现在人太乱而放弃了这个想法,她和卫如郁想的是一样的:张宇杰会不会来?

  送走最后一个端食盒的宫人,卫如郁看到冷萃宫门口有个小太监模样的人探头探脑。

  “去把他叫来!”她吩咐着玲珑。

  这小太监进来了倒也畅快,大大方方的给她行李:“奴才给皇贵妃娘娘请安,娘娘金安。”

  “娘娘,奴婢认出他了,他是席妃娘娘宫里的人。”玲珑小心提醒到。

  卫如郁知道,深在后宫你不想找事,事都会找你。这样找上门的,她从不觉得能有什么好事。

  既然玲珑认出他了,就让他自己交待来意吧!

  他并没有耽误时间,抬头看向卫如郁:“皇贵妃娘娘,奴才奉席妃娘娘之命特来给您送上食材。奴才刚才挑了好久,这会正放在甬道呢!”

  玲珑最角一撇:“你家主子胆子还真大,敢这么着送东西过来,就不怕我家娘娘吃了出事,怪罪她?”

  小太监嘻哈笑着讨好她:“我的亲姐姐,席妃娘娘要是有这个心,还会明目张胆的这么做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