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六十八章 张驰有度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17 2019-04-18 22:50:05

  张广渊不傻,他知道静太妃是想宣泄多年的委屈。

  文氏不死,她始终耿耿于怀。就让她任性一回吧!只要不过份、不伤人命就可以。

  但他还是有点担心张宇成会和她计较,如果两人起了冲突,他是一定要拿主意的。

  在这件事上,他肯定是希望张宇成退让。至于让,也是要有个度的。

  静太妃如若过了份,有了其他非份的想法,他自有打算。

  他虽是中毒时禅位,但现在并不糊涂,江山不可再易。

  看着儿子如此表现,他特别欣慰。这样,他们就无法再起争端。静太妃也应该懂事,不会主动挑事了吧?

  他假意喝了口茶,笑道:“很好,这事就到此为止吧!让时间去慢慢淡化。”

  静太妃自然不会再煽风点火,她温婉的福了个身:“太上皇,臣妾做事鲁莽了。”

  他连忙扶起她:“哪里话,相信成儿还要感谢你呢!”

  张宇成顺势点头:“朕确实要感谢静太妃,替朕堵了前朝悠悠众口。”

  静太妃谦逊一笑,坐回原处,她头上的流苏因着身体的动作而轻轻摆动着。整个人一如从前那般宁静,完全不似冷萃宫里的模样。

  今天早上,就有宫人来报,陈嬷嬷早起身体不适。所以,没有陪她来请太上皇的安。

  坐在步辇上,她面色沉重,憋着一口闷气。当年她于世无争,眼见张广渊越来越疼爱自己和杰儿,心中自是很欢喜。

  虽不喜争,但也绝对不会主动舍弃这份荣宠。可是没想到厄运还是降临到她的头上。

  她与儿子不能相认,也不能以真面目示人。她听从张宇文的安排,处处忍耐着,在远处看儿子长大,为了替她报仇暗自筹划。

  所以,她发誓,如果有一天她能重返皇宫,她一定要为杰儿讨回属于他的一切。这一次,她要争!

  她沉浸在回忆里,不曾听到耳边宫女着急的声音:“太妃娘娘,太妃娘娘!”

  她猛然惊醒:“什么事这么惊慌失措?”

  宫女低头,唯恐她心情不好殃及自己:“娘娘,宫里人来报,陈嬷嬷不行了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?”她大惊失色。陈嬷嬷是她的旧人,当年她离宫后,陈嬷嬷就到了洗衣局韬光养晦。

  她回宫后,第一件事就是把她调到自己的身边。

  “快!赶紧回宫!”她命令宫人们加快脚步。

  嬷嬷生病是没有资格叫太医诊治的,但静太妃一早就安排了太医。

  原本以为没什么大问题,估计就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,有点呕吐、腹泻。

  可一剂药用下去,不仅没有用,反而越来越厉害。人也越来越发烫,整个人神志恍惚,连小宫女都不认不出来。

  静太妃赶到之时,她已经陷入了重度昏迷当中。

  。。。

  “王爷,奴婢已经安排妥当。”玲珑站在墙角轻声说到。

  墙角并没有人,却传来一阵声音:“废了就行,死不死的都没关系。”

  “奴婢先告退!”她回到了冷萃宫的主殿。

  张宇杰悄然离开了甬道,回到王府换了身玄色锦袍,对阿忠吩咐道:“我们到蝴蝶谷去。”

  他的内心非常矛盾,既想当面问静太妃,又怕她觉得自己维护卫如郁而难过。

  她是自己的母妃,他愿意为了她做任何事;可是他不能忍受她主动伤害卫如郁。

  既然把卫如郁留在宫里这么不安全,他打算接她出宫。

  蝴蝶谷对她而言并不陌生,她在这里可以安然做卫如郁,而不是什么皇贵妃。

  至于谋划,可以同时进行不是吗?朝庭最近刚出了一项新的减赋税的政策。

  看来,张宇成是想让朝庭插手商道了。

  他交待玲珑去找不花太医,玲珑看出了端倪,求证道:“公子可是准备接娘娘出宫?”

  他不置可否,只让她近期一定要寸步不离卫如郁。

  这会,她在殿内止不住的微笑。卫如郁和文心不断的看她,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,是一种任谁都装不出来的自周身洋溢而出的快乐。

  文心自然不懂,到了用午膳的点了,还看不到皇上的影子,她还有心思笑!

  小脸一拉,文心喝住她:“玲珑姐,一大早的你就开始乐,你在乐什么呢?我们中午吃什么呀?”

  玲珑不由的摸着自己的脸:“我,我有乐吗?”

  “难道你没有吗?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,嘴都要笑歪了!”文心横了她一眼。

  卫如郁也笑了:“文心,你又来了。怎么总是这么小心眼。愁眉苦脸也不解决问题的呀!你怎么又不懂道理了。”

  “二小姐!”文心摆弄着自己的衣角,“马上就晌午了,都没有送食材的影子。这个静太妃难道是想饿死我们吗?”

  卫如郁却让她们摆放碗筷。文心纳闷的问:“二小姐,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  话音刚落,只见冷萃宫外陈康已经为张宇成推开了门,一脚跨了进来:“皇贵妃娘娘,皇上来了。”

  卫如郁起身周礼:“皇上万福金安。”

  被张宇成一个半扶,她就站了起来。他的眼神里尽是怜惜:“是不是在想,朕特别没用?”

  卫如郁看着鱼贯而入的宫女和太监说:“臣妾并没有这么想,”

  每个宫人手里都提着食盒,正一道道的布着菜。转眼,桌上就摆满了菜,这比她们自己做的丰盛多了。

  文心刹时明白了为什么卫如郁让她布碗具,原来,她早就料到张宇成会来。

  只是,文心想到的是,张宇成一定会和静太妃张弛,继而恢复冷萃宫的奉例。

  没想到,他竟是这样的安排:亲自带膳食来冷宫。

  望着桌上星罗棋布的珍馐美味,张宇成牵过卫如郁的手:“来,陪朕用膳!”

  他一道道菜品尝过去,时不时给卫如郁夹菜,只字不提静太妃之事。

  文心心中又开始犯嘀咕,难道咱们家二小姐就这样吃个哑巴亏算了?

  还有,晚膳怎么办?明天怎么办?后天呢?

  只听到张宇成对陈康说:“晚膳简单一点。还有,明儿起,朕都在冷萃宫用膳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