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六十五章 是使命吗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31 2019-04-15 23:05:39

  “哈哈,后宫都没有了皇后,文氏专横跋扈,连一个打入冷宫的妃子都能享受这么好的奉例,龙恩何尝不浩荡?”静太妃再没有了方嬷嬷时的忍气吞声,一言一行,整个神情都透露着当日宠妃的态势,“你抬起头来。”

  卫如郁抬头,坦荡荡的看着她。

  还是那张清丽的脸,淡雅之气,灵动之感,尤其是这双如星空般璀璨的眼睛,灵动得有股说不出的魅力。

  那时她就见不得这般模样,今天更是如此。后宫嫔妃众多,谁不是美人?纵然是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竟都不如她这般媚惑,既媚惑了张宇成,还媚惑了自己的儿子。

  她说道:“来人,把这宫里的东西都清理一下。。”

  话音刚落,只见太监宫女众人动手极快,拉的拉,扯的扯,已经把宫内的珠帘、帏帐扯了个遍。

  冷萃宫内瞬间就失去了温度。

  静太妃冷笑一声:“这才像个冷宫的样子。”

  这时有个嬷嬷上前在她耳边轻说了些什么,她脸上的冷笑愈加深:“把那两个丫头唤上来。”

  没多时,仅有的两位粗使宫就被带了上来。低头头跪在殿财,浑身颤栗。

  “抬起头来。”静太妃的声音不缓不疾,听上去却很严厉。

  两位宫女哪里敢抬,又敢抗旨。只得徐徐抬头,可是刚看到她尊贵气十足的脸庞,立刻就低下了头,决计不敢再抬。

  静太妃十分满意,多年来的屈辱在冷萃宫得到了最大的化解。她问道:“你们说给本宫听听,每日都给冷宫做的什么菜式?”

  宫女才开口就发现不仅浑身发抖,连声音都发颤:“回静太妃娘娘,皇。。皇。。皇贵妃娘娘每日用膳与昔日并无两样。”

  “皇贵妃是吗?既是冷宫,又来的皇贵妃?既是冷宫,又哪来的奉例照旧?想来是皇上还不懂后宫的规矩。既然本宫现在掌管后宫,这后宫就该严肃风气。明日起,你俩打哪来的,就回哪去。陈嬷嬷,你可记下了?”

  方才与她耳语的陈嬷嬷弯腰应道:“奴婢记下了。”

  静太妃又看了看玲珑和文心,玲珑她是见过的:“你是哪一年入宫的?”

  玲珑没想到她会问自己,但想到她好歹也是张宇杰的母亲,心中多少有了亲近感,又因为拿捏不好她的用意,于是不卑不亢的回答:“奴婢去年入宫的。”

  “入宫时间不长,可想家呀?”静太妃问得很随意,已然没有了刚才那股子霸气。

  玲珑摇摇头:“奴婢已没有家人了。”

  静太妃心中暗叹一声,望了她一眼,又望向卫如郁。她能猜出张宇杰的用意,最初恐怕是让玲珑监督卫如郁的,现如今只怕早就不是这个用意了吧?

  她说道:“既如此,就在宫里好好伺候着吧!只是本宫看你挺乖巧怜俐的,就这么呆在冷宫着实可惜。不如跟在本宫身边,你可愿意?”

  卫如郁静静的看着她,有一种叫失望的情绪在心中无限放大。

  她原本以为静太妃会是一个很有头脑的女人,没想到也不过如此。

  不管是后宫如何会让人变故,但这有权就耻高气扬的胎势却是与生俱有的吧?

  不知不觉间,她的脸上浮现出一股鄙夷的神色,而这股子神情不偏不倚落在了陈嬷嬷的眼里。

  她两话不说,上前就给了卫如郁两巴掌。

  打得又狠又重,声音响彻冷萃宫。打得玲珑和文心都惊讶且愤怒的看着她,其他宫人更是低下头不敢看,唯独静太妃神色自若的望向了卫如郁。

  只见她被扇得脸倾向了一边,脸上的巴掌印在她白皙的脸上触目惊心。

  即使是侧脸,却看到她面带一丝笑容。

  静太妃眼中冷光一闪:“卫如郁你在嘲笑本宫的嬷嬷吗?”

  卫如郁笑出声来:“嫔妾不敢。”

  “那你笑什么?”这回问的是陈嬷嬷,声音又狠又辣,让人觉得,下一秒她就会再挥一个巴掌过来。

  “嫔妾只是在笑,昨天文太后对嫔妾说的话,这么快就实现了。”卫如郁淡淡的话。

  “放肆!”静太妃加重了语气,“她已经被太上皇废除了太后之位,你怎么可以还称她为文太后?”

  卫如郁不想与她争辩,毕竟她是张宇杰的母亲。文心又气又急,惴惴不安的偷偷的望向玲珑。

  玲珑也觉得很诧异,她寻思着要不要通知张宇杰呢?

  也不知是折腾得累了,还是不想提起过往的事情,静太妃竟然没有对卫如郁的沉默表示什么。

  只是淡淡然的看了她一眼,可是这份淡然却是掩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。

  她拂了拂自己的衣袖:“本宫今日来,不过是为了给大家见识一下什么叫规矩,什么叫体统。以后,冷宫就是冷宫,凡事不得借逾。本宫也乏了,你们都要好好的盯着,不要再让这有这样的事情来烦本宫。”

  陈嬷嬷答应着,跟随她身后出了冷萃宫。不消说,冷萃后四周从此就安下了耳线。

  世界刹时安静了一下,文心忧郁的看着地上的帐幔等物,和玲珑一起收整着。

  冷萃宫本就因了这些装饰才掩盖了冷清的本质,如此一来还真是显露了真面目:一座实实在在的冷宫。

  两位粗使宫女已经被陈嬷嬷带走,显得更为冷清。

  玲珑动作麻溜的整理好一切,又和文心把卫如郁的寝殿收拾妥当,对她说道:“奴婢去去就回。”

  她交待着:“今天晚上的事不要对他说。”

  玲珑犹豫了:“娘娘,奴婢希望。。”

  话没说完,卫如郁就摆摆手:“你一定要听我的,不能说。”

  “娘娘!”玲珑抗议的叫道。

  卫如郁深遂的眼眸里尽是坚定,让她不得不应道:“奴婢听娘娘的。”

  一切都能理解,卫如郁想着,只是一个死里逃生的人,不应该是看淡了一切吗?恐怕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母妃,才会让张宇杰有那么大的压力吧?

  偏生让她穿越到这么个架空的年代,没有历史可循,否则的话,她大约能预测到将来发生的事情。

  无论如何,她都要劝张宇杰。

  这并不是为了保张宇成的江山,而是为了天元朝世世代代的百姓着想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