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六十三章 旧人相见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48 2019-04-13 21:28:28

  卫如郁思忖着那些画,还留在梨月宫呢,忽地又想起卫远益曾交待她的,要去取一个信物。

  只怕卫府早就被抄完了吧?她想了想说道:“皇上可否让人把臣妾的那些画都带过来?”

  张宇成斜靠着软垫:“好,郁儿再为朕画几副如何?”

  卫如郁有点为难、心虚,到底画的不是他呀!

  “臣妾。。”

  话还没说完,就碰到张宇成灼灼的目光,饱含着期待的看着她:“在你昏迷的时候,朕曾经说过,只要你醒了朕会作一个你心目中的皇帝,你心目中的男人。”

  滚烫的话在两情相悦的人之间听来是人间最美的音符,此时,卫如郁耳边的天子之言让她心惊不已。

  她抬头对上他的目光,清澈如镜的眸子不带任何情感波动,那些对他的怜悯,亦或说是心疼都被她收得好好的。

  纵使他将身负更多的负累与危机,面对再多的谎言与欺骗,皆因他是皇上,是他应该面对的。

  在为成一个好皇上的成长路上,他需要去学习如何应对和解决,轮不到也犯不上由她来同情,更何况她是铁了心要离开这宫殿,又怎么可能让他把心系在自己身上?

  “臣妾惶恐,不知皇上可还记得与宁妃的点点滴滴?”

  对宁妃,张宇成自然是饱含愧疚之心。何年何日起,宁妃已不再是那个与世无争的美好女子;也不知从哪时哪日起,他对宁妃的感情渐渐淡薄下来。

  他甚至在怀疑,宁妃于他是否也只是一场故擒欲纵的算计?陈康前几日还报过,宁妃身边的方嬷嬷不知何故,竟然暴毙了。他们着手查她的信息也悄然掐断,这些都显得极不寻常。

  方嬷嬷,不,静太妃此刻正在扶香殿。

  扶香殿几乎是处于禁闭状态,宁妃和宫女从不曾出门,一应吃用皆由人送进。

  天色尚早,扶香殿院落里仅有的几棵树在初冬的冷风中吹得沙沙作响。

  梦云端坐在软榻上,喝着谈不上成色的红茶。

  隐约听见甬道里有些许急促的脚步声,细听之下人数还不算少。

  想来只是路过吧,扶香殿自禁闭以来,是没有来客的。

  脚步声却在扶香殿门口停了一下,接踵而来是“砰砰”的扣门声,还有宫女忙不迭休上前开门的声音。

  尽管如此,她仍是坐着未动,

  凭来者是谁,终是来见她的,至于为什么要见她,她可能要面临什么,来者自然会揭晓。

  但见一众宫女先行入殿,摆开的架式比她当皇后时还要大,在众人簇拥间,她看到一位从未见过的嫔妃模样的人。

  从年龄上看应在三十五、六岁之间,神韵风采极好,只是眉眼间带着略熟的感觉,着暗紫色长裙,绣着富贵的牡丹,宽大裙幅逶迤身后,优雅华贵。

  已有太监上前道:“参见宁妃娘娘,静太妃前来探望宁妃娘娘。”

  她心中一惊,宫中的消息轻易是传不到扶香殿的,但她是张宇杰的人,因此就算是这样,她也能知晓一些事故。

  静太妃,不就是张宇杰的母妃吗?

  她连忙起身行礼:“嫔妾参见静太妃娘娘,娘娘千岁。恭喜娘娘重返皇宫。”

  静太妃的事,她知晓部分,却知得不全。但是知道她因文后被贬得以重获太上皇的宠爱。

  她原本就是太上皇最宠爱的妃子呀!

  失而复得的爱,是不是人世间最值得珍惜的感情?

  她跪在地上,面上波澜不惊,心中实则感慨不已。静太妃回来了,那么张宇杰是不是也会重归朝庭?

  这样的话,他多年来谋划的大事,离成功不远了。

  正寻思间,静太妃竟然伸出双手亲自扶着她起来,一双眼在她身上打量着。

  后宫向来是以荣宠为生的,她被禁闭后所有的生活用具都缩减太多,能吃饱穿暖已是不错。

  继而,静太妃又环视了一下扶香殿,殿内摆设装饰大不如前。

  她柔声道:“宁妃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  她的话不轻不重,落在梦云耳里却是讶异。

  自认没有见过静妃,她怎会如此和蔼?还是,她已知道张宇杰的计划中有个自己?

  如此想着,往她脸上望去,想要找个答案之时,静太妃牵着她的手与她同坐下来,又挥挥手,宫人们便知趣的退了出去。

  静太妃安静的看着她,嘴间似笑非笑,似乎在等她。

  她疑惑,这眉这眼这神情,还有两人在一起的感觉很熟悉。

  熟悉到就像是一个曾经朝夕相处的人似的。

  静太妃问:“宁妃可想起什么了?”

  她仍然很疑惑,这话问得太蹊跷,她身上又有太多不能说的话,所以她摇头:“嫔妾实在不知静太妃娘娘所指何事?”

  静太妃也不生气,只是起身往她的寝殿走去,走到铜镜前说:“本宫记得你最喜欢梳的是飞仙髻,最能显得乌发柔亮润泽,而且飘逸,深得皇上喜爱。”

  她不可置信的问:“静太妃娘娘何以得知?”

  静太妃轻然一笑:“本宫在你身边多年,如何会不知呢?”

  梦云恍然大悟,紧走上前靠近她:“娘娘是。。是方嬷嬷?”

  静太妃含笑点头:“宁妃依然聪慧。”

  一时之间,梦云又惊又喜,喜的眼前的是自己人,惊的是静太妃竟然可以忍辱负重作奴婢。

  想到她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,任劳任怨不说,更是劳心劳力,还经常鼓励自己,她就感动不已,心中一酸一软,满目泪盈,直接跪下:“娘娘恕罪,梦云有辱使命!还让娘娘身体劳累,梦云实在有愧。”

  静太妃和蔼的叹气,摇着头扶了扶她的身体:“怪不得你,你已经尽力了。人算不如天算,谁知道会冒出个卫如郁。本宫还要谢谢你,如若没有你,本宫哪能入得宫来?”

  梦云忍住眼泪,随她坐回软榻上:“娘娘守得云开见月明,如今能和太上皇重逢,真是天大的喜事。娘娘的教诲,梦云一直铭记于心。只是,公子似乎已用不上梦云了。”

  在梦云的心里,张宇杰是公子胜于王爷。那段最美好的日子,是以公子的身份相伴,而非王爷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