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六十二章 守护天元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70 2019-04-12 21:24:46

  “皇儿有心了。你这是何苦来呢?”文太后的声音明显苍老了好几岁。

  岁月蹉跎,她经历了后宫众多是非,用尽了心力排除异已,走到今天这一步,不得不说内心实在是强大。

  无论她构画了怎样的局面,此番结局她一定不曾预见到。

  跟随她守陵的就只有她的贴身宫女而已。此时,宫女为她掀起车帘。

  一向穿着明艳的她,今天穿得格外素净。头发盘成的发髻上不曾有半点饰物,面容洁净也平静,一点也不像以前那个颠覆朝野,权倾后宫的女人。

  张宇成正欲上车,却被她拦住了:“皇儿,哀家想和郁儿单独聊一聊。”

  她迈腿,人已经下了车,站在他们的面前,整个的气场依然在。

  张宇成回看了卫如郁一眼,点头默许。卫如郁往前一步:“嫔妾见过太后。”

  “太后吗?”文太后自嘲的笑,“随哀家来。”

  她走得很稳健,并没有因为当下的境遇而失了风度。路过张宇杰身边时,甚至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。

  她们走得并不远,在御林军的守护范围内,文太后停了下来:“郁儿,你可曾怨过哀家?”

  卫如郁想过她大概要问自己什么,事已至此,她不想说得太过绝决:“身为女儿,嫔妾会觉得你过份。但身处后宫,嫔妾能理解太后。”

  文太后不解的扫视了她几眼,不可置信的问:“理解?”

  “后宫不是一向如此吗?尔虞我诈,明争暗斗,成王败寇而已。”卫如郁远眺着前方,轻轻吐出这么些话,仿佛早就看穿了世道。

  文太后嘴角一扯:“霏儿的女儿真是不同。或许应该说远哥的女儿,果然优异。那郁儿可知,哀家为何要单独找你说话?”

  卫如郁确实不解,她摇了摇头。

  文太后对这效果很满意,对她说道:“哀家看得出来,皇上对你十分宠爱。”

  她沉默不语,并不接腔。

  文太后朝后看向张宇杰的位置:“只是郁儿的心始终不在皇儿身上。”

  卫如郁没有反驳这个事实:“当初进太子府都是爹一手安排的。”

  “他居心不良,才会犯此大错。哀家此生做得最失败的就是没有看穿他和。。。”她停顿了下来,“郁儿可还记得曾在御花园偶遇顺王爷?”

  卫如郁手心一握,脸上保持着镇定:“记得。”

  “其实对皇上威胁最大的人不是你爹,而是顺王爷。如今她的母妃主持后宫,势必会对哀家留下的人作个了结。如若没有猜错的话,你就是首当其冲的人。”文太后的声音很轻,轻到只有她们两人才能听到。

  卫如郁思虑着她的话:“嫔妾愿闻其详。”

  “哀家观察过你很久,你是一个很沉得气的人,大气冷静。哀家希望你能在成儿身边为他辅佐后宫,不要让静太妃得逞。”

  卫如郁一惊,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会这么说。

  疑惑间,她问道:“嫔妾已是罪臣之女,并没有这样的资格为皇上辅佐后宫。”

  “所以你要走的路还很长,要面对的困境也很多,你一定要替哀家护住成儿的后宫。后宫不乱,前朝方稳。让成儿安心安意的处理后患。否则的话,你在后宫何以安身立命?难道一辈子都躲在冷宫,让皇上频频出入冷宫,成为前朝的话柄吗?”文太后的语气有要求,有告诫,有警示。

  她没有给卫如郁表态的机会,开始往回走:“自今日起,哀家会虔诚守陵,但求列祖列宗保佑吾皇鸿福齐天,江山太平。哀家好会替你母亲祈福,希望她在天之灵能原谅哀家。”

  卫如郁走得非常慢,听着她的声音就像天际传来般的空灵。她很快上了马车,隔着车帘说:“送君千里终有一别。皇上就送到这里吧!不要为哀家难过,做一个好皇帝就是为哀家积福了。”

  张宇成面色凝重:“母后这一去定要好好保重。儿臣、儿臣定当尽全力守护江山。”

  张宇杰始终站在不远处看着卫如郁。

  他明白为什么要派自己来送文太后。因为他是静太妃之子,静太妃早年受到文太后的迫害,如今奉太上皇旨意得以主持后宫。

  任谁都会怀疑她会指使他对文太后暗下毒手,此举一则堵他的口,二则悠悠众口。

  只要他安全护送文太后到皇陵,文太后最起码短期内是安全的,至少静太妃现在不敢动她。

  他知道今天卫如郁会来,他的武力很好,只消稍用内力就能听到她与文太后的对话。但是他没有!

  他望向她的眼神里,有太多的牵绊与不舍,还有想要澄清心事的渴望。

  一阵风吹过,扬起阵阵风沙。玲珑迅速支起绢布为卫如郁挡沙,张宇杰的脚步生了钉似的原地不动——是不能动。

  直到卫如郁扬起脸,与他眼神相望,眸中尽是说不出的疑问。

  看到张宇杰护卫文太后,听张宇成说到他更适合当皇帝,文太后不太合常理的托付,都让她疑惑。

  张宇杰不经意间又望了她几眼,对张宇成说:“皇上,臣弟一定会将文太后安全护送至皇陵。”

  他并没有称文氏,让张宇成心生欣慰。纵然是母亲犯了大错,他也不希望她不被尊重。

  “朕对七弟很放心。快去快回吧!”他挥着手。

  一众人马再次启程,路上扬起更多的灰尘。朦朦胧胧间,卫如郁看到人马变成了影子,又消失在马路的尽头。

  张宇成也和她一样看前方若隐若无的身影,轻声的说:“走吧,我们回宫。”

  一路上,两人的心情都有点复杂,谁都不曾先开口。

  倒是张宇成拿起了一块精致的点心说道:“朕记得在太子府的时候,你挺喜欢做山楂膏的,什么时候再作一次给朕尝尝?”

  卫如郁心不在焉的应道:“皇上爱吃,臣妾做了让人送过去。就不要总往冷萃宫来了。”

  张宇成尝着点心的味道:“朕今晚去席妃那里,就不过来陪你用膳了。”

  卫如郁点头:“皇上圣明。”

  张宇成从她的脸上看不到丁点期盼,心中升起阵阵失落之间,想到她曾做过的画,他说:“郁儿有许久没作画了吧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