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六十一章 皇陵之路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58 2019-04-11 21:50:00

  原本带过来的衣物并不多,玲珑为她挑了一件藕荷色暗花祥云纹的广领宽袖袍,肩若削成,腰若约素,黛眉青丝灵动分明。

  铜境里多了一道人像,张宇成不知何时走了进来,两人的身影都印照在铜境中,形成一副亦真亦幻的画卷。

  张宇成伸手按在她的肩上:“郁儿,用完膳后随朕去送送母后吧!”

  卫如郁颌首:“皇上怎么又过来了?”

  张宇成上午就来了,见她沉睡时心里惊吓得不行。上前一看才发现和昏睡时的她不一样。

  确认她是睡着了,他才放心的去看奏折,结果一等,就等到了午膳的点。

  见她仍然是睡眼朦胧的样子,他忍不住抚上她的脸笑道:“朕过来看看你,也是想着过来躲个清静。郁儿怎么这么能睡了?”

  她也不想再纠结他为什么来的问题了,随着他走到外屋用膳。

  果然捞肚做得很香,极为酥软,筷子戳下去,很快就松动了。

  陈康细心的为张宇成布菜,他却夹到卫如郁的面前,卫如郁一怔,陈康等人当下低着头,不敢看。

  她轻咬住眼前的筷,小心的吃了眼前这块“美食”。张宇成看着她腼腆的样子,心情大好:“郁儿,你为难的样子真让朕觉得心旷神怡。”

  一众宫人听着他毫不掩饰的宠溺,嘴角都扯出一丝笑,唯独玲珑从睫毛缝里偷望了下卫如郁。

  心悸颤颤的用完膳,张宇成牵着她朝外走。现在他是越来越喜欢牵着她了,她挣开也不是,随他牵着也不是。

  脚步缓慢的随着他走,宫墙边停着一辆并不打眼的马车,卫如郁四处张望了会,问道:“皇上,只有一辆马车吗?”

  张宇成已上了车,转身朝她伸出手,她搭上他的手掌,宽厚温润。玲珑轻扶了她一把,和张宇成坐在了车内。

  车真心不大,她明白他是特意这么低调的,车后跟的人并不多,但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守护着他们出宫。

  马车缓缓移动了,马蹄声从车后娓娓而来。

  马车里的布置倒是细致,软垫,地毯,靠坐,还有一张小几,摆放了点心与饮品。张宇成和卫如郁坐在空间不大的马车里,略微有点挤,但见那饮品明黄翠绿相间,显得极有口感,只是他们谁也没有去碰。

  卫如郁在想,他是不是故意的?还是自己现在的身份确实不方便被人看到。

  卫如郁拨开窗上的布帘,看着马车外面。

  并没有走特别热闹的街道,却也比宫墙之路要精彩得多。

  她好奇的模样让张宇成看得入迷:“在卫府也很少出府吗?”

  “是呀!能记起来的出府的机会不多。最后一次还是铭秋哥哥带臣妾和二姐到长安街。”她如实的回答。

  张宇成眼角藏笑:“要不要朕陪你去长安街逛逛?”

  她摇了摇头:“说起长安街,臣妾也只是喜欢去一个字画铺的写点东西而已。那家店主叫什么来着?尹海亮?也不知道臣妾以前写的字还在不在。”

  张宇成作惊喜状:“你认识尹海亮?”

  她点点头:“臣妾让尹掌柜替臣妾裱字。”

  他赞赏的点头:“他今年参加科举,中了状元。”

  消息有点震惊,她记得尹掌柜向来不喜功名。只听张宇成说:“以前听梦云说,他也是她的老师。能力可担任副相,朕还在犹豫。”

  卫如郁很快就明白这是谁的主意。她不露痕迹的说:“即使再有能力,还得有阅历才是。尹掌柜能力尚且不错,只怕朝庭间的阅历还需再练练。”

  张宇成凝望着她,为她这番见识所染:“郁儿的见解总是一针见血,朕很受用。”

  他暗暗下决定,等过了这段日子,他一定要立卫如郁为后。哪怕天下的人都反对,他都要把原本就属于她的位置还给她。

  马车越跑越快,渐渐的出了城,官道很宽敞,人不多,景色和城里又大不想同。

  张宇成也和卫如郁一样掀起布帘,路边绿草成茵,繁花如锦,无一不召示着太平。

  半晌,他望向她,指着远方的隐约可见的弯弯的路,浅浅的山影说:“郁儿,如果可以的话,朕真想就这样与你浪迹天涯,我们一起笑傲江湖。”

  卫如郁的心跳猛然加速,她梦想的正是如此,只是她希望说出的人是张宇杰呀!

  眼见她眼中透露着希翼和期待,张宇成轻声问道:“如若可以,郁儿你愿意吗?”

  卫如郁有点为难。

  她愿意吗?出宫,她当然愿意。只是要和他一起浪迹天涯,她实在是没有想过。

  她叹了口气:“皇上,你看这江山,美好如画。如若真要应了你的念头,不知会起多少事端。”

  “五弟和七弟都很能干。七弟比朕更合适当皇帝。太上皇尚可禅位,朕何尝不可?”

  卫如郁心跳得更加厉害。对他,她自认不算很了解,难道他察觉到什么了吗?

  如果是这样的话,她是不是应该通知张宇杰呢?

  她把目光投向马车外,暗暗思量着他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  张宇成心知得不到她的回答,他愿意等。他也问过自己内心的答案,如果她回答愿意,他真的就打算不要这皇位了。

  道路渐渐偏僻起来。卫如郁有点心慌,马车边的玲珑一直紧紧跟着,见她神色慌张,忙说道:“娘娘,奴婢在。”

  说实话,她真的有点担心这一天会出状况。

  她的心稍安稳了下来,望向了张宇成。他神情自若并不担忧,轻声说到:“这条路是通往皇陵的。到了叉路口,朕送了母后就折返。”

  马车的速度稍微放慢了,只听前面有些许喧哗,从声音能听出人数不多,但列队整齐。

  还有兵器工整着地的声音。他们的马停了下来,张宇成率先走出马车,接着牵过卫如郁下了车。

  她弓身走出一看:竟然是张宇杰率众人相迎,列队中也有一辆极为朴素的马车。

  她略不安的望向张宇杰,听他行礼:“臣弟参见皇上、皇贵妃。”

  张宇成平淡的说:“七弟请起。这趟辛苦你了!”

  他走到马车前,向着马车行了个礼:“皇儿叩见母后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