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六十章 人言可畏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01 2019-04-10 21:34:00

  一夜无眠。

  如郁醒来头疼欲裂,她仍沉浸在昨晚失望的情绪中。

  呆呆的趴在床头,眼神唤散的散落在地板上,有一个声音在问自己:还等吗?

  “娘娘,奴婢伺候你梳洗吧?”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,是玲珑。

  她还没有回过神来,恍惚着不出声。

  玲珑知她心中苦恼,但从未像现在这样,心中一急:“娘娘?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卫如郁拉过她的手:“你在他身边呆了多久了?”

  她很快反应过来道:“奴婢的命是王爷救下的。”

  她第一次向外人讲述了自己的身世,原来她是被自己的爹娘卖进青楼的。

  因死活不从,被打得半死不活。青楼的老鸨看她实在是不中用了,准备趁夜把她扔到河里。

  恰巧遇到张宇杰,不仅把她救下,还端了青楼。她自幼不爱读书,他就请了师父教她习武。

  进宫之前,她一直在他身边伺候,表面上看是贴身丫头,实则是一名武艺高强的暗卫。

  卫如郁听她一口气说完,明了她的意思:“本宫知道你的意思,在你的眼里,他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。你不希望本宫对他失望对吗?”

  玲珑低下头:“奴婢不敢左右娘娘,只是希望娘娘不要如此伤神。日子还要过下去不是吗?”

  看似平平淡淡的话,卫如郁听来充满了哲理。

  是呀,日子还要过下去不是吗?

  她撑起身体准备起身,却感到困乏得不行。

  她又躺了回去。她作了一个决定:补觉。

  兴许是在天元朝呆久了,在后宫呆久了,她都忘了,曾经的布小凡是一个多么爱睡懒觉的人。

  后宫规矩繁多,可这是冷萃宫,她不用端着皇贵妃的繁文缛节,想睡就睡吧!

  张宇成不是说要带她出宫送文太后吗?不对,现在应该称文氏了吧?

  张宇杰还会来吗?自己的话他到底听进去多少?

  他们兄弟两个可不能打起来呀!老天爷,难道穿越过来,就是为了阻止张宇杰谋反的吗?

  还能回去吗?

  玲珑默默待了十几分钟,见她不仅不起来,反而沉沉的睡去,睡得比往日还要安详。

  文心蹑手蹑脚进来,玲珑赶紧轻轻的“嘘”了一声,推着她往外走:“娘娘睡着了。让娘娘睡吧,难得睡得这么好。”

  文心担忧的说:“二小姐是不是不舒服?”

  玲珑早就观察过了,她宽慰的说:“不是的,就是睡着了。我们去准备午膳。”

  文心一边走一边回头望:“二小姐身边不需要人吗?”

  虽说卫如郁位份没降,但伺候的人却不如从前,除了文心与玲珑,仅配了两名粗使宫女。

  说是厨房,实则就是一处简陋的屋子,甚至还进风。

  她俩进去的时候,两个粗使宫女正在干活,但正神情异样的交头接耳。

  玲珑使了个眼色给文心。

  文心会神往那两个宫女一站,堵着她们:“你们不好好准备午膳,在这里议论什么?”

  两个宫女顿时吓得腿都软了:“文心姐姐,玲珑姐姐。”

  玲珑不生从何处拿出一条约一尺长的软鞭在手里把玩着:“原本你们也不是梨月宫的人,轮不到我们来管。但现在你们既到了冷萃宫,就由不得你们放肆,说吧,你们刚才在说什么?”

  她虽未动怒但神色严厉,一个小宫女跪倒在地,头都快点到地上了:“玲珑姐姐冤枉呀,奴婢正和海兰妹妹说这道菜要好生看着,等收了汤就要用小火炖,万不可过了火候。”

  玲珑往前一看,两个灶台上,一个正炖着捞肚,火旺着,汤正滚滚的冒泡。另一个灶台则放着一盏锅,锅里煨着雪蛤。还真是看不出毛病。屋角里还支着一口小锅,文心拎起锅盖一看:原来是燕窝。

  她转念一想,改了脸色,笑颜可掬的说:“虽说冷萃宫不大,洗衣做饭清扫,都要劳烦两位姐姐。两位姐姐真是辛苦了。不得不说,皇上对娘娘是真好。试想想,哪个到了冷宫的娘娘能有这样的奉例?只怕用不了几天,皇上就要接娘娘回梨月宫了吧!”

  玲珑适时补了一句:“皇上是真心宠爱皇贵妃娘娘。”

  一席话让那位叫海兰的宫女也下跪:“姐姐饶命,适才是奴婢一时糊涂,多嘴多舌妄议主子。还望姐姐原谅,要打要罚都任姐姐处置,只是千万不要把我们交出去。”

  玲珑轻声喝着:“大胆的奴才,敢在后面妄议主子,不想活了吗?说!谁派你们来嚼舌头的?”

  她们已经伏在地上不敢动弹,海兰哆哆嗦嗦的说:“姐姐,早起奴婢去领食材,碰到席妃娘娘宫里的人。她说,最近席妃娘娘甚是得宠。奴才多嘴顶撞了她几句。”

  “你都说什么了?”

  “奴婢,奴婢说,皇贵妃娘娘才是皇上心尖尖的人。虽然身处冷宫,但皇上还前来探望。”海兰一五一十的说完,玲珑的软鞭甩在了地上。

  到底不是梨月宫的人,如此不懂规矩。看着是替卫如郁逞一时口耳之快,实则是替卫如郁树敌。

  她声音严厉得像外面的冷风:“以后到外面不管碰到哪宫的娘娘,都夹着尾巴靠墙走。再让我看到背后嘀嘀咕咕,我就让皇贵妃娘娘禀了皇上,送你们领罪去。”

  文心又扫了扫一应食材,菜式上桌后,他们会试两次毒,倒也不怕有人会居心不良。

  只是人言可畏,今天这两个粗使宫女的言语,不知道传到后宫会变成什么样。

  直到日上三杆,卫如郁才缓缓醒转。

  醒来时,发现张宇成坐在外间的软榻上。茶几间堆了奏折,他低头拿起一本本折子看得眉头越皱越紧。

  装睡是不可能了。她起身坐着,不远不近的端详着张宇成。

  今天他穿的是深紫的袍子,挺拔的腰间扎着一条同色系数镶金丝的蛛纹带。

  他与张宇杰一样,丰神俊朗中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。只怕在世人眼中,他们的模样总是让人觉得高不可攀的吧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