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五十九章 你不爱我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18 2019-04-09 23:22:48

  潜走文心,玲珑暗中向廊下的宫女抛过一个小石子。她就暗暗昏睡了过去。

  卫如郁着迷般往前走,并未走多远,走到枯了不知多久的大树下,往树干后一看。

  张宇杰立身在旁,手里正抚着什么东西,正是当日玲珑拿走的那根白玉簪子。

  两人相隔几米之遥,卫如郁加快脚步,紧步向前,冲到张宇杰面前,紧紧拥住他。

  而他也张开双臂,把她一把拥进怀里,下巴蹭在她的肩上。她的呼吸喷薄在他的脖颈上,温暖而急促,在这起了薄雾的夜晚,她的脸上沾染着尘世间最温柔的涟漪。

  她轻声唤道:“公子,你来了。”

  张宇杰双手拥紧她就不舍再松开:“如郁,我来了。我来晚了。”

  在她听来,一句“我来了”就是天底下最美的声音。

  她在他怀里摇头:“不晚,只要你来了,什么时候都不晚。”

  张宇杰心中一悸:“如郁,我怎么会不来呢?”

  卫如郁轻扬着头看他:“我相信你一定会来的。公子,你是来带我走的是吗?”

  她的眼里尽是期盼,凭任何人都无法拒绝。

  他松开手,握住她的肩膀,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矛盾:“如郁,现在我还不能带你出宫。”

  她不可置信的看他:“为什么?眼下不正好是个机会吗?”

  睿智如他,难道他看不到眼前的机会吗?

  “如郁,要接你出宫并不难,难得是出宫后,这世间就没有了你。”

  她不明白:“出宫后,我就这样鲜活的在你身边,怎么就没有了我?”

  张宇杰见她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,自己又百口莫辩,一时不知如何说,他说:“如郁,我希望的是,如若我是王爷,你是我的王妃。”

  “如若你是柴公子,我与你共闯江湖,难道就不好吗?你既是王爷,我又如何做得了你的王妃?”卫如郁心中郁结横生。

  “我不想委屈你半分半毫,怎能忍心让你隐姓埋名?你嫁与太子府那日,我原本就想下婚约于你。你,我要的是明媒正娶。”

  卫如郁心中既感动又感伤。

  以他们现在的身份,在这个年代里,想要再明媒正娶是绝计不能了。

  她伸手轻抚在他胸前,感受着丝滑的布衫,她说道:“我本就不是。。。”想了想,她把话咽了回去,“我不怕隐姓埋名,哪怕是只能呆在蝴蝶谷,我也心甘情愿。”

  “不!”张宇杰想要阻止她的想法,“郁儿,你再等等我,我一定会光明正大的娶你。”

  他凝望着她,心中的话仍在继续:原本就属于你的皇后之位,我会双手奉上。

  卫如郁的眼中流露着失望,她的肩膀在他手中渐渐的崩紧,想要挣脱他的手。

  “如果你执意如此,只有一条路可以走。”

  他们都明白这是哪条路,都明白这条路的艰辛。

  张宇杰试图让她理解:“郁儿,除了你,没有人能担当得起皇后之位。我欠你的,我会亲手还你。”

  “然后你要囚禁还是斩杀你的皇兄?你要让天下苍生经历一次无谓的政变?再给我一个佳丽三千的你的后宫?”卫如郁挣脱了他的手,语气中有点绝望。

  张宇杰回答不上来,如果说当初的执念如此,但中途,他确实想过放弃。

  太上皇已经恢复记忆,母妃重返皇宫,实际上他也觉得很满足了。

  可是大家给予的希望不止这些,他们看到的是那个以为曾经拥有又失去的位置。

  卫如郁的声音如针般灌进他的耳里:“或许太上皇当年想要传位于你,但毕竟你不曾得到过。那根本就不是你的,你们所谓的找回去失去的东西,根本就不存在。皇上是你的皇兄,相煎何太急?他这个皇帝哪里做得不好?”

  张宇杰心生疑惑:“如郁,你对皇兄?”

  卫如郁摇了摇头:“公子,你不爱我,你根本就不爱我。”

  “如郁!”张宇杰轻喝,“我此生不曾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。唯独你!我要的不是和你浪迹天涯,也不是把你藏在王府或蝴蝶谷,而是告示天下,你是我的女人。难道,这不是爱你吗?”

  卫如郁的念想被生生的掐断,意冷心灰的:“如果真的爱,就不会计较这些虚无缥缈的形式。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可以了。”

  张宇杰有点心急,他上前拉住她:“如郁,不需要多久了。你再等等我。”

  卫如郁一步步往后退:“我是错看公子了吗?原来,在公子心里皇权更为重要。只是,既看中皇权,又何必在意我呢?”

  她扭头往回走,朝着冷萃宫殿内并不明亮的光亮走去。

  张宇杰顾不上其他紧追上前,拉过她:“如郁,你何时变得蛮不讲理了?”

  “是我不讲理,还是公子言而无信?”卫如郁停下来,并没有看他,“公子应承的是带我出宫,而不是要继续留在宫中。我知道,公子的心并不只有儿女情长。但你可知道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如若为了执念而伤害天下苍生,又何尝不是自私?”

  见他没有说话,她转身望他:“被史官记载的那一刻,终究是谋逆呀!公子。”

  张宇杰皱眉:“文太后难道就不是大逆不道吗?她作的孽还少吗?”

  “后宫弄权,被文太后谋害的嫔妃着急可怜。静太妃确实是了不少的苦。但这后宫之中可怜的人太多了。如果人人都有儿子来为其复仇,那天下将成为怎样的天下?现在是太平盛世,又何必去破坏呢?”

  “我不能让母妃白白受了这么多年苦。这太平盛世,有一半来自我的营生。”张宇杰想起文太后仍然咬牙切齿。

  “现在后宫还未稳固,公子就忍心这么做吗?我只希望,静太妃这么多年下来,应该是看透。家人团圆才是最开心的事。你们团圆了,不是胜过一切吗?你的营生虽没错,江山岁月静好,百姓们终会感激你的。”卫如郁苦口婆心的劝着。

  只有他想通了,他才不会计较什么“召示天下”“明媒正娶”,他才会把自己带出宫去。

  张宇杰怎么会不懂?他心中不忍:“即使如此,我也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。如郁你应该理解我的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