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五十八章 夜访冷萃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136 2019-04-08 21:14:14

  卫如郁心生失望,却同时不安。

  该来的人不来,不该来的人,来的时间也不对。即使坐着,她还是福了个礼:“皇上不该过来。”

  张宇成一身明黄锦衣,在屋里显的格外明亮。都说天子是龙,虽是传说,文心却觉得他一来,屋里就没有那股子阴冷之气了。

  他往屋内扫视了一圈,问玲珑:“冷萃宫条件艰苦些,你们都要好生伺候着。”又对陈康说,“所有奉例都不可少。”

  玲珑和陈康忙跪下:“奴婢(才)遵旨。”

  卫如郁听着这些,心里并没有好过多少,反而心生不安:“皇上这样做,不知前朝又有多少人要怨恨臣妾了。”

  这几天张宇成听了不少闲话。

  卫家已处置完毕,唯独留下她,看着是罚实则是保,早就引起众多大臣的不满。

  他把所有能预见到的麻烦都处理完了,才有空到冷萃宫来看她。

  “你说过的,朕是皇上。”张宇成安慰她。

  她刹时笑了笑:“被自己带进坑里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张宇成没听懂。她才想起,自己又忘了身份了。这是天元朝。

  张宇成像平常人家的丈夫那样,起身走到她的寝殿内,相比梨月宫,这里实在是简陋多了。

  因久未居人,总有一股湿潮的味道。

  他眉头一皱:“陈康,朕不是早就让你着人整理吗?”

  陈康见他的动作,心中早就大呼不妙。

  然而,这些是实实在在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去除的冷宫的痕迹,他着实难办。

  没办法,他跪在地上认错:“皇才恕罪,奴才办事不力,还请皇上责罚。”

  张宇成弯腰坐下,还好玲珑和文心早就把锦被烘得暖暖和和的,一股暖气扑来,就像个暖阁一样,他伸出手,面对着如郁:“郁儿,来。”

  卫如郁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,吃了一惊,扶住披着的衣服下了软榻,走到他面前。

  张宇成伸出手拉她坐下,细细看她,就像要把她望到心里去:“母后过几天就要去守陵了,她想见你一面。”

  卫如郁已经知道了文太后与戚霏之间的事,想来,这就是古版的“防火防盗防闺蜜”了吧?

  “太后心中可能有想要对我母亲说的话吧!见或不见,臣妾听皇上的安排。”卫如郁没有特别的想法,把决定权推给了张宇成。

  毕竟是自己的生身母亲,张宇成对此还是心存犹豫。

  守陵是一件辛苦的事情,而且无召不得回宫。这就意味着,他们此生也不太可能相见。

  太上皇是决计不肯再见她,对于她这个要求,张宇成实在是不忍拒绝。

  “郁儿,就辛苦你随朕去送送她吧!”

  卫如郁一愣:送她?

  就是说,她可以出宫了?

  这么久了,宫外是什么模样,她都不得而知。

  当然,说是送文太后,最多只是送到城边而已。而且,她身为罪臣之女,冷宫嫔妃,也是决计不能公然出现的。

  “臣妾遵旨。”她恭恭敬敬的答道。

  她心里慌张的却是另一件事:夜已深了,已经很深了!

  她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红,问道:“皇上可觉得饿?”

  “朕不饿。”张宇成就像忘却了时间般。

  她碰了个软钉子,也不好开口再问。

  这番模样都落在偷眼抬望的文心眼里。

  文心到冷宫后一直为她的前程担心不已,怕她吃不惯,住不惯,怕她受委屈。

  现在好了,皇上来了。

  如果皇上今天晚上在冷萃宫留宿,那小姐还愁出不了冷宫吗?

  她却不知道,卫如郁正如坐针毡。

  坐在张宇成身边,她的手心都在冒汗。在梨月宫时还不这样,但在这里,她担心的却是可能会过来的另一个人。

  也许在这黑暗中,在这冷风中,他已经来了呢?

  “皇上,不如让陈康早些伺候您休息吧?”她厚着脸皮说出这句话,大有赶圣驾回宫的意图。

  张宇成用手抚了抚龙袍下摆:“朕这几日确实是很累,但就是睡不着。郁儿,朕总是心神不宁。总觉得这宫中会不太平。朕唯恐如此,会给天下苍生带去人祸。”

  卫如郁抬头看他,他年轻的脸上面满了担忧的神色。

  虽然他的皇位是文太后处心积虑夺来的,但他也真的是心系黎明百姓的。

  她的手微微握紧,捏着自己的衣袖:“皇上圣明。太上皇给皇上留下的是太平盛世,皇上只需勤政爱民,适当的为百姓减轻赋税,提倡边境商品流通,鼓励农耕买卖,臣妾相信,百姓们定能为皇上折服。”

  张宇成惊讶的望她:“想不到郁儿如此有见解。”

  卫如郁心想,哪是什么见解?不过是因为自己在未来的世界里,学过点历史而已。

  “臣妾只是信口说来。国家政事,还得让皇上的朝庭来定夺。”

  张宇成牵过她正捏着衣袖的手:“手怎么这么凉?”说着把她的手拢在自己的手心里,轻轻为她搓手。

  陈康等人早就轻轻的退了下去。

  卫如郁的手被搓得渐渐见暖,她暗暗使劲往回抽自己的手,却被他牢牢抓住:“朕知道你还不能完全接受朕,朕不勉强你。不早了,你早些歇息。朕明日再来看你。”

  “皇上的龙体实在不该再来冷宫这样的地方。”卫如郁说。

  张宇成反驳道:“朕的女人在这里,朕如何能不来?”

  卫如郁起身跪下:“后宫的女人都是皇上的,还望皇上多多照拂。不要把臣妾置于众矢之地才好。”

  张宇成心知她说的千真万确,新进的嫔妃都在等着他的召幸。

  虽是新人,看到卫如郁进了冷宫,谁知道她们会不会暗中偷乐?

  但卫如郁仍是皇贵妃,她们又何尝不会心生嫉妒?

  还有梦云,自废皇后之位后,他一次都没有见过她。

  他面色有点忧郁:“郁儿说的都是理,朕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。”

  说完,他扶起卫如郁,深望她几眼,大步走出殿外。

  卫如郁跟随在后,待他出殿,率宫人跪在地上:“臣妾恭送皇上。”

  待步伐声渐行渐远,文心扶起卫如郁,轻嗔道:“小姐,你怎么又把皇上赶走了。”

  卫如郁站在原地不动,反而朝院落里走去,文心一时心急,挡着她:“小姐,皇上都走远了。”

  卫如郁却不听她的,侧耳轻听着,对玲珑说:“你跟我来。”

  玲珑应了一声,推了文心一把:“你先进去吧,我陪着娘娘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