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五十六章 永别卫家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34 2019-04-06 22:14:20

  天牢是关押重犯的地方,黑暗阴深!

  卫远益一家都关在这里。卫夫人与卫伊雪关在同一间牢房,卫远益关在最里面的一间。

  一看到卫如郁,卫伊雪像疯了似的冲到牢房的栏杆前,双后抓着木栏。因为太过激动,手上的镣铐发生阵阵响声。

  她头发凌乱,衣衫褴褛,脸上黑一条,白一道的,完全没有昔日俏丽的模样。

  “卫如郁!”她的脸夹在两个木栏之间,“你这个贱人,都是你害了我们全家。你凭什么还活着?你为什么不死?”

  卫如郁大婚后从未见过她,此时扭头望她竟然突感陌生。

  因为光线昏暗,玲珑扶着卫如郁的手,听到这番恶毒的话,眼中少见的露出冷酷之色。

  她的目光让卫伊雪不禁打了个寒颤,但是她仍不罢休:“你这个不仁不义的女人,我们全家都在天牢里受苦,你却不像皇上求情。你以为你能活得好吗?你也是爹的女儿,皇上一定会废了你的!”

  陈康实在听不下去了,给牢役使了个眼色。

  牢役刚想上前,卫如郁就制止了他。

  她缓缓的走向卫伊雪:“二姐,别来无恙。”

  说着,她拉过文心说:“文心,本宫一直想为你报那二十巴掌之仇。没想到,已经没有机会了。好好看看大小姐,记着她的模样。日后恐怕就再也见不着了。”

  “和你娘一样下贱!”角落里传来低哑的声音,包含着憎恨与恶毒,一听就是卫夫人的。

  卫如郁一记眼神望过去,既冷且冰,就像要割断她的喉咙那般,她突然有点怕,把手伸到脖颈上护着。

  “大娘,本宫知道你是不下贱的。不知道到了边陲后,你是不是能熬得住那里又冷又黑的长夜。”卫如郁的话不轻不重,不痛不痒。

  卫夫人和卫伊雪却已预见了自己的未来。

  卫家男丁尽数问斩,女人全部发放边陲,永生为奴,不得入京。

  一想到此,两人眼中尽是绝望和对未来的恐惧。

  卫伊雪伸出手想要抓住卫如郁,被牢役一把死死的按住。只得不停的叫唤:“我是马上要成为顺王妃的人,你们不能对我这样。叫顺王爷来,叫他来!”

  卫如郁站在原处一动不动,即使她的手眼看就要抓住自己,也不曾动作。

  玲珑手里早就放下了一枚银针,准备在必要之时出手。

  眼着卫如郁镇定自若,她心里不由得敬佩。

  卫如郁听她提起张宇杰,有些许茫然,她怎么可能与他牵扯在一起?顺王妃?

  “二姐不要再叫了,大娘在路上还需要你照顾呢!本宫与你们此生不复相见,一路走好。”卫如郁说道,不再理会她们。

  卫远益早就听到了动静,他心里既悔恨又渴望。

  他悔的是自己当初那么容易就上了文后的当,没有给戚霏任何解释的机会,让她含屈逝去。

  同时渴望着见到卫如郁,这个从不曾真心疼爱过的女儿。

  看到卫如郁前来,他跪下去:“罪臣卫远益叩见皇贵妃娘娘。”

  卫如郁缓步上前,在天牢没几天的时间,他竟生了白发。

  毕竟有规矩在,她先让卫远益平了身:“父亲遭罪了。”

  卫远益几乎从来没有认真看过这个女儿。

  在卫府时,偶尔碰到她,远远望去,身形特别像戚霏。他心里反而会更加郁闷。转而对她更加苛刻。

  此时,他心生悔悟,这么好的女儿竟然没有去疼爱,反而要置其于死地。

  他用袖子抹了把泪:“爹对不起你,这辈子没有好好对你和你娘。下辈子,你一定要选个好人家再抬胎。”

  卫如郁——不,布小凡看着他,虽然知道这不是自己的父亲,但毕竟是卫如郁的生父。

  这番迟来的父女情份,想必就算是卫如郁本人,也是会心生感动的。

  她上前扶起他:“爹,能在卫府长大成人,受爹的教诲,郁儿已是十分感激。只是,女儿不能保住卫家,爹不要怪女儿。”

  她明白,就算是她有这样的心,她也不能这样。因为在这样的年代,卫远益犯的就是死罪。

  她能被张宇成保护下来,已是万幸。

  “爹走到这一步,就没有想过能活下去。爹是鬼迷了心窍。中了文后和你大娘的计,枉我一世聪明,竟如此糊涂。郁儿,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。无论皇上怎么待你,你都要坚强的活下去。如此,爹才能走得安心。”卫远益心中对这个女儿生出最后的疼惜之情。

  “老爷!你真狠!”隔壁的卫夫人尖着耳朵听他们的对话,“你不顾卫家上上下下几百口人的性命,挺而走险。却为这个贱人的女儿留下了活路。我们十几年的夫妻,难道就没有一点情份在吗?”

  卫远益听着她的话,不为所动,只叮嘱着卫如郁:“郁儿,卫府别院书房的书桌第三个抽屉里有一个暗格,你去打开。里面有你娘当年给我的一件信物。你把它收好,就当是个念想。”

  卫如郁专注的听完,满心期盼的问他:“爹,你爱过我娘吗?”

  卫远益交待完这些事情,已经身心疲惫,思绪已经恍惚。

  他也曾是朝气少年,胸怀大志,也为这世间莺歌妙语所陶醉:“爱你娘吗?她温柔、体贴、善良,只可惜错付了终身。我爱过她,也恨过她。我就要去见她了,下辈子我一定要先遇到她。”

  这些话说完,他已不想再说,卫如郁也顿时感悟,爱一个人不容易,恨一个人更不容易。

  玲珑适时上前提醒:“娘娘,时候不早了。我们,也该出发了。

  卫如郁知道,她自己也该动身去冷宫了。

  拜别卫远益:“爹,女儿告辞。我们来生再见。”

  卫远益别过脸不忍再应,只挥挥手,示意她离去。

  卫伊雪见她要走,尖叫起来:“你别走,别走!你把我带出去,我不要去边陲,我不要永世为奴,你放我出去。”

  离开浑浊阴暗的天牢,卫如郁大口的吸着新鲜的空气。她知道这就是永别了。

  虽然这样的场合在电视里看过很多次,但亲身体会就是这么。。压抑。

  她望向玲珑:“走吧,我们去冷萃宫。”

  文心小嘴一瘪:“二小姐,我扶你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