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五十五章 又见卫家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45 2019-04-05 22:00:00

  卫如郁陪着张宇成批折子,她现在已经习惯了看竖着的字体。

  张宇成批得速度不快也不慢,但是表情却很沉重。

  她唤过陈康,轻声交待了些什么,陈康随即恭身而去。

  不多时,只见他折返,手里端着一个精致的青花瓷碗,还未放在书桌上,卫如郁就接了过去。

  “皇上,批折子累乏了吧,不如先休息一会,喝碗杏仁露吧!”

  张宇成真觉得累了,其实他从眼角处注意到了卫如郁的举动。

  白色浓郁的杏仁露在书房里散发着阵阵清香。

  卫如郁用勺子一边舀着散热,一边说:“杏仁露最是养神补脑的,皇上喝完也别看折子了。明日上朝还有好多大事要做。不如早点回宫休息吧!”

  张宇成凝视着她,泓瞳似星辰,脸如白玉,颜若朝华。

  她向来打扮得不华贵,也不喜步摇之物,丝丝秀发绾成如意髻,也只是别了一支白玉簪。

  虽然简洁,却显得清新优雅,总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。

  接过她手中的杏仁露,他一勺勺的喝着,不一会就喝了大半碗。

  看着她把碗接过去,说:“朕就这回寝殿去。郁儿,朕一定会接你回梨月宫的。你不会再让你吃苦。”

  卫如郁心中百感交集。她有点心疼他是真的,她想要离开后宫也是真的。

  如果不是在这被桎梏的皇宫中,她和他之间或许还能成为朋友。

  只是,在这千年之后的古人之间,男女之间又何来作朋友的机会呢?

  明天,可以说是她等到的千载难逢的机会,恐怕她是唯一一位怀着期待的心,等着被打入冷宫的嫔妃了吧?

  她想到的是,只要她进了冷宫,张宇杰就可以来接她出宫了。

  一定会这样的!一定会这样的!

  送张宇成出殿,他紧牵住她的手:“别出来了,外面风大。回去休息吧!”

  这一晚,是她入宫以来睡得最踏实的一晚。

  直到院内的鸟啼声越来越响,她才醒来。

  玲珑与文心上来为她洗漱。玲珑为她挑了一件象牙白烟纱长裙,为她梳理着披散在腰间的黑发,发间不带任何饰品。最后给她罩上一件素锦薄衣。

  文心怎么看,都觉得她穿得太过素淡,对玲珑说:“小姐身子见好了,不该穿这么素。”

  卫如郁转身,神色自若的看了玲珑一眼说:“这样就挺好。传膳吧!”

  按照她的吩咐,早膳非常简单,只布置了四碟小菜,一碗白米桂圆粥,再配了一笼精巧的小笼包。

  卫如郁吃得并不多,吃完,她就坐在主位上,仿佛在等什么人。

  文心向玲珑递眼色,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

  今天的卫如郁让她感到很不安。听说,卫远益谋反被打入了天牢,小姐会不会受到牵连。

  但是昨天皇上不是还来了吗?皇上看小姐的眼神,绝对是满满的爱慕和心疼。

  正在胡思乱想间,不花提着药箱过来了,请安之后,他恭敬的说:“皇贵妃娘娘,下官前来为你请平安脉。”

  文心更是大喜,太医还来请脉呢,小姐一定会没事的。

  卫如郁伸出手,看他搭上手巾请脉:“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。往后,希望你可以把医术只用在救人之上。”

  不花嘴角含笑:“下官可从未用医术害过人呀!”

  “虽未害人,但却参与了弄权。还是天下第一神医适合你,太医对你来说,太过沉重。”卫如郁缓缓的说道。

  不花已请完脉,郑重的说:“下官恳请皇贵妃娘娘保重凤体,才能让关心你的人安心。”

  他还没有离开梨月宫,就看到陈康脸色为难得很,像是被人逼着似的,带着人进来了。

  他没有留下的打算,反正这皇宫里没有他打听不出的事。

  陈康向卫如郁行了个大礼,卫如郁也不阻挡。

  只见他起身都有点哆嗦,轻声道:“皇贵妃娘娘,奴才奉皇上之命,前来宣旨。还望娘娘多担待。”

  卫如郁从主位上下来,率宫人跪下接旨说:“陈公公说的是哪里话。你是为皇上办差,定当尽心尽责才是。”

  文心的心忐忑不安,颤颤微微间她听懂了:她的二小姐竟然被打入了冷宫,即日迁宫,不得有误。

  但是皇贵妃的位份却没有被褫夺。

  宣完了旨,陈康宣旨的脸色比死了还要难看。他心里跟明镜似的,皇上哪里舍得把卫如郁贬到冷宫?不过是做给前朝的大臣们看的。

  这道圣旨刚拟好,皇上就对他说:吩咐内务府,收拾好冷萃宫。不得乱、不得脏、不得差,一应吃喝用度,概不能少。

  皇贵妃娘娘哪里是被贬到冷宫,不过是到别宫去住一段时间而已。

  只是这冷萃宫常年不住人,经久失修,不乱不脏尚可做到,这不差实在是有点牵强。

  只能是做到整洁而已!陈康胸中郁结,这差事真是不好当呀!希望皇贵妃日后回宫不要怪罪才好。

  卫如郁谢完恩,起来接了旨说道:“多谢陈公公,今天就不留你喝茶了。”

  陈康欠着身,弯腰赔着笑:“皇贵妃娘娘,您可要折煞老奴了。皇上说了,皇贵妃娘娘如若还有其他要求,尽管提。”

  卫如郁想了想:“我想去看看我爹,请公公代为转达皇上。”

  陈康暗思,皇上真是料事如神。

  他忙说道:“知娘娘心思者皇上也。娘娘请移步殿外。”

  卫如郁心中一阵疑惑,随他走到梨月宫院内,发现竟然有一顶软桥。

  陈康说:“娘娘,皇上说步辇怕是太过招摇,命老奴准备了一顶软桥,这就护送娘娘去见卫远益。”

  卫如郁心生安慰,谢过陈康,正准备上软桥,玲珑上前为她披了一件素氅。

  文心和玲珑跟着软桥一路快走,觉得天都要塌了。她几欲落泪,小姐进了冷宫,哪里还有翻身的机会?

  她小声的问玲珑:“玲珑姐姐,你不怕吗?”

  玲珑丢了个眼色给她:“既来之则安之,咱们护着娘娘安危就好。”

  她对玲珑最初是不信任的,后来又怕她会替代了自己,此时却对她充满了敬佩:“你说的对,我们一定要护好二小姐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