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五十四章 清新黎月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341 2019-04-04 22:00:00

  “那是朕的母后,朕要如何来根治?朕如何下得了手?”张宇杰心中很不安,渐渐的松开手。

  卫如郁坐得端正:“臣妾并不想妄议朝政,但不知前朝大臣们是否给了皇上莫大的压力?才会让皇上如此心累?“

  张宇成看她气色还不佳的脸,瘦得只剩巴掌大小,但却透露着真真切切对自己的关心,而且如此聪慧。

  他说道:”从太上皇到前朝大臣,无一不要求朕严惩不贷。“

  ”严惩不贷!“卫如郁面色一滞,“这是置皇上于不仁不义的地步。孝字当头,皇上怎可?”

  她没有说下去,因为她知道,此时张宇成心中忌讳的正是这个。

  “皇上,你可希望朝政太平,百姓安康?”她柔声问道。

  “朕自然希望如此。”张宇成从来没有和她讨论过政事,但现在却想和她理理思绪。

  卫如郁回想着以前看过的历史书,还有以前看过的宫廷剧。

  她说道:“自古以来,历朝历代,想要朝政太平,自然会有所牺牲。所以,皇上,根治后宫是必须的。后宫稳定,前朝才会太平。何况这是太上皇遗留下来的后宫之乱,皇上如若处理不当,反而会引起父子反目,那将得不偿失。该惩的必定要惩,该抚恤的定要抚恤。”

  张宇成惊讶的问:“郁儿的意思也是要朕轼母吗?”

  卫如郁摇头,轻声唤道:“皇上!”

  张宇成疑惑不解:“郁儿?”

  她又轻唤着:“皇上!”

  这回他不再答应,只想听她的解释。

  她苍白的脸上莞尔一笑:“你是皇上,是万民至高无上的皇上。皇上圣明,并不会罔顾朝纲。但如若你连保护母后都做不到,相信皇上自然不会原谅自己。”

  看张宇成渐渐的皱眉,她接着说道:“太后做得确实过份,臣妾听了也毛骨悚然。然而,后宫之争又何止本朝?历朝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虽过份,但她是皇上的身生母亲。皇上以孝义治国,绝对不能落下这样的诟病遭后人非议。”

  “既然要治,何须死罪?为祖先守陵,终身不得踏入皇宫,岂不是更好?生活清苦不说,还可以带罪修行。想来,太上皇也不会反对的。”

  卫如郁说完,清澈的双眼看向张宇成。这备话她说得于情于理,既给了建议,又不失后宫妃嫔的本分。

  张宇成心中一暖,接过她的手:“郁儿,朕一时心乱,竟然没有考虑到这个层面上。好,很好!朕明日就着人拟旨。”

  心里有了定论,他下定了决心:“既如此,朕的皇贵妃本就无错,也不能由他们来定夺生死。”

  这两天,他收到的折子无一不是要求严惩文后和卫远益的。其中不乏请求降罪皇贵妃卫如郁。

  宫乱之时,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卫如郁。

  她在病中,就连梦云的事,梨月宫上上下下都守口如瓶,不曾透风到她面前。

  眼下,她真的成了罪臣之女。他压着所有的折子不作批复,要的就是找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。

  唯有七王和五王递的折子中,不曾提到卫如郁的连带之罪。

  这次平乱,他们两人是出了大功劳的。

  他们的折子多少给了他安慰。尤其是七王,他提到皇后已降位,太后会被惩戒,如皇贵妃也受牵连的话,后宫动荡太大,会让前朝的不安好心之人有机可乘。

  何况皇贵妃一向贤良淑德,也没有证据证明皇贵妃接应卫远益,实在不应连带追责。

  卫如郁起身,盈盈下跪:“皇上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了?你是皇上,皇上可以责罚,也可以奖赏。位份也好,封号也罢,在合适的时机,皇上都可以作主的。但是当下,皇上是定要作出决策,安抚前朝才行。”

  张宇成听她一说,既想通了不少,又态度坚决,他扶起她:“朕绝对不能让你受委屈。”

  她并没有就势起身,而是仍然跪在地上:“臣妾不觉得委屈。还请皇上下旨废除臣妾的位份,臣妾甘愿到冷宫为皇上平息这场纷争。臣妾自入宫,不曾为皇上做过丝毫,反因家门为皇上带去困扰。能为皇上挡众人之口,臣妾觉得实在是很值当。”

  张宇成实在不忍再听,把她扶起来拥入怀里:“自你入太子府,朕就一直让你受委屈。朕。。”

  卫如郁第一次没有拒绝他的拥抱。

  她明白他的情感是真的,对梦云如此,对自己也如此。

  纵然是天子,也有最脆弱的时候,就容他一次吧!

  梨月宫内,陈康正在喝斥御林军们退下,他的声音既有力度又有节制。

  殿内,张宇成与卫如郁不再说话,两人都听着御林军后退和宫人们整理院落的声音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张宇成问道:“这两天用膳可好?”

  “谢皇上挂心,用得还不错。”卫如郁低着头应道。

  张宇成心中郁结去了不少:“如郁,这几天朕着实烦闷,但听你这么一说,当真是开朗不少。”

  卫如郁放下心来,也趁机离开他的怀抱:“一直以来都有一种说法:船到桥头自然直。皇上焦虑,不过是因为,事情涉及到的是你最亲的人而已。”

  张宇成眼眸带笑:“何尝不是呢?郁儿,朕今晚想在你宫里用膳。”

  卫如郁随着他的步伐走到主殿:“臣妾让小厨房准备下去。”

  因为她还病着,梨月宫的饮食一向以清淡为主。

  但今天皇上在此,不得不丰盛一些。加上,宫人们已然听说了卫远益是谋逆主犯,都人人自危,小厨房的人不由得更上心。

  生怕一个不小心,皇上就降罪梨月宫。

  晚膳上了一个鸡腿鲜笋汤,用的高汤熬的玉兰片,配上时令的新鲜蔬菜,鸡腿肉切成碎丁,浓郁的汤上,有白色,有金黄色,还有翠绿色,看上去十分可口。

  一道鹌子水晶脍,用的浓浓的肉汤凝结成冻,软中带脆,如同水晶。

  瓷碗里卧着的几个肉丸却是讲究得很,将牛肉切得细碎并加入菌类、蔬菜末,肉丸上星星点点洒上小米末,看上去可爱之极。

  张宇成不是第一次在梨月宫用膳,卫如郁却是第一次这么心安。

  张宇成夹起玉兰片放在她的碗里:“梨月宫的手艺果然像你一样清新。”

  在旁伺候着用膳的陈康和文心对望一眼,文心心里踏实了点。

  看来皇上是不会降罪卫如郁了,要知道,卫远益犯的可是诛九族的死罪呀!

  当着宫人的面,卫如郁没有忘记本份:“谢皇上。”

  用完膳,张宇成仍然不想走。让陈康把折子都拿到梨月宫的书房去。

  卫如郁并没有表露出诧异的神情,玲珑随着她布置书房的时候,不时偷眼望她。

  她轻声说:“明天你和文心,把随身的衣物理一理。我们要搬出梨月宫了。”

  玲珑靠近她,低声说:“娘娘,不用担心,王爷自会照拂你的。”

  话说得非常轻,即使如此,卫如郁听了后仍然心中一惊。

  难道,自己一直渴望的那一刻就要来了吗?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