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五十三章 根本之乱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10 2019-04-03 22:00:00

  连续两天,文心眼看着梨月宫外不断增加的卫兵,极不安的看卫如郁。

  虽然没出宫,她们却能听到后宫内明显的跑动声,那是卫兵向各个宫奔跑的声音。

  卫如郁心中暗惊,难道是他要动手了吗?

  她望向玲珑,后者脸上也浮现出一丝不解。

  看来,不是他!她暗想着。

  正犹豫不安间,宫外拦下了一个小太监,他自称是皇上身边的人,但卫兵并不准他入内。

  吵嚷间,卫如郁听闻走了出来,一眼就看出,这确实是服侍在陈康身边的小太监。

  她用了全身的力气喝住卫兵,向小太监招着手。

  卫兵接到的任务是保护皇贵妃,见卫如郁唤人,也不敢造次。

  小太监急急的向卫如郁行礼,请卫如郁支开旁人,小声的说:“禀皇贵妃娘娘,奴才奉皇上之命前来相告,前朝有人造反,皇上已命重兵守护梨月宫,皇贵妃娘娘切莫慌张,皇上无恙,稍后就会来看娘娘。待局势稳定,宫外的卫兵就可以撤了。还望娘娘安心。”

  卫如郁站在梨月宫内,微风阵过,扬着脸:“让皇上费心了,皇上安全吗?”

  “回娘娘,皇上安全!”

  “主谋是谁?”卫如郁尽量表现的很平静。却没注意到小太监躲闪的表情。

  他回避着她的问题,行着礼:“娘娘,皇上说娘娘只管安心,前朝很快就能平息叛乱,皇上忙完了就来看娘娘。”

  卫如郁心知也不方便问,挥手让小太监离开,满怀心事回到殿内,坐在软榻上,望着香炉里袅袅烟雾。

  文心如以往一样,遇事就紧张,不安的看着如郁。

  “文心,我有点饿了,你帮我做点桂花粥吧!”如郁轻轻说着。

  文心答应着出去,如郁望向玲珑:“你没有话和我说吗?”

  玲珑用极低的声音说:“不是王爷,但是王爷让奴婢告诉娘娘:无论发生什么事,王爷定会护你周全。娘娘……”

  玲珑欲言又止,如郁也感觉到了,她问道:“我怎么觉得,这事和他有关系?”

  玲珑淡然着:“奴婢只知道,王爷不仅为了娘娘按兵不动,还帮皇上出主意平定叛乱。”

  如郁思忖着她的话不会错:“他这样做是对的。”

  “可是奴婢却觉着娘娘越来越偏袒皇上了。”

  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谁做皇上都是一样的,何来我偏袒谁一说?”

  玲珑明显带着情绪:“娘娘的话奴婢听不懂,奴婢只知道,王爷应该拿回属于他的东西。”

  如郁轻叹一口气:“那你告诉我,到底是谁叛乱了?”

  玲珑和小太监一样躲闪着:“娘娘你真不知道吗?”

  “你跟了我这么久,应该知道我从不参与政事。”

  “娘娘,王爷说,这次叛乱会波及到娘娘,让奴婢定守护娘娘平安。王爷也一定会护娘娘周全的。”

  如郁不解:“与本宫有关系吗?”

  话说间,只听得文心大叫:“哎呀,你们干什么呀!”

  忽然间多了一队亲兵往院内四处进来,一个个训练有素的站在廊下!

  只听到两队头领在梨月宫外对话:“下官奉太上皇之名前来看守罪臣之女,多有得罪,还望行个方便!”

  “真叫下官为难!皇上命我等保护皇贵妃娘娘!怎么就成了……你看,我们这差事都不好办呀!”

  另一队头领看着对方的手牌为难的说。

  没办法,两人只好达成协议:各司其职,都杵着吧!

  至于里面这位,好吃好喝该干嘛干嘛,一切等皇上来了,再做定夺!

  黄昏时刻,张宇成踏进了梨月宫。帝威之下,满院下跪的官兵都屏住呼吸,不敢出声。

  他横扫过去,看到了张广渊派来的亲兵。

  就在不久前,文后被张广渊禁足,等着他发落,想不到,动作这么快,连如郁这里也安排了人手。

  他大步往内殿走去,陈康还没来得及禀报,卫如郁已经在正殿等候了。

  他疾步上前,一把扶起她:“你怎么起来了?今天感觉可好?”

  卫如郁苍白一笑:“臣妾已经轻快多了,皇上不必挂心。”

  张宇成和她并排着走进内殿,挥走了服侍的人,刚坐下就狠狠的盯着她看。

  她被看的有点不自在了,轻声问道:“皇上在看什么?”

  张宇成感慨万千,事已至此,能保住她已是万幸,只是这中间还要走太多的弯路。

  前朝经过卫远益一番拨动,他更是看出有一股自己目前无法掌控的力量在暗处涌动。

  时下已是初冬,大病初愈的卫如郁身着粉白色的锦衣、腰间束着紫色的宽边腰带。

  因为怕着凉,玲珑给她套了一件半透明的丝制长衫,袖口和裙摆间隐隐约约透着碎花绣饰。

  张宇成细细端详着她的平静安祥,即使院里都是刀枪剑戟,她也这般神情。

  猛然间,他拥住她,轻叹道:“郁儿,朕该怎么办?”

  这突如而来的拥抱让卫如郁躲闪不及。自他进殿,她就感觉到他周身的不安。

  她选择了安静:“皇上,前朝的事可都安顿好了?”

  他手臂上用力,将她箍得更紧,她终于微微抵抗了:“皇上!”

  “不要拒绝朕,郁儿。朕真的很需要你。”他的语气低沉又沙哑,整个人都很虚弱。

  她心中一沉,自他从太子到天子以来,从未有过如此无助的模样。

  张宇成终于理顺了一条思路,向她说起这两天发生的所有事情。

  卫如郁听得心里阵阵心疼,为他心疼。

  他的皇位有人在惦记着,他的皇后是为了算计而来,他的朝堂焉知有没有异心之人?还有他的皇贵妃。。。

  她脸色越来越沉重,渐渐露出不忍。

  张宇成说完,抬眼望她,以为她是因为卫远益一事引发感触:”郁儿?朕明白了孤家寡人的境地。朕虽为天子,竟觉得束手无策。“

  卫如郁不知该如何安慰他,只得顺从自己的心:”皇上历来勤政爱民。这次的变故的根本本就不在皇上,只是有些根本确实需要好好根治。“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