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五十二章 远爱近恨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323 2018-10-20 20:20:00

  卫远益已经成了罪臣,除了卫如郁,全家人锒铛入狱。

  天牢里,卫远益素衣盘坐在草席上,耳边传来卫夫人和卫伊雪几乎歇斯底里的喊叫。

  即使如此,他仍然闭目不语,直到面对当年的爱人,他依然淡定无言。

  文后是第一个,也是唯一一个来看他的。

  看到卫远益此刻的模样,文后心中不禁一阵酸楚。

  她稳住自己的情绪,问道:“衰家怎么也想不到你会这么做。你已经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重臣,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?”

  卫远益睁开眼,虽为阶下囚,眼神仍然精神犀利,但却没有了往日的爱意:“难道你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  “你的想法简直是不可思议。如果如郁是太上皇的女儿,这么多年,怎么会让她流落在你的府里?太上皇这么信任你,你竟为了一个女人不顾大义体统,真是愚蠢之至。”文后冷声道。

  “哼!”卫远益也冷哼,“我是很蠢,蠢到以为霏儿是心甘情愿嫁给我的,蠢到以为她可以像你那样爱我,蠢到为张广渊养女儿。”

  “你疯了!”文后吼道:“你的想法太荒唐了!”

  “荒唐?我亲眼看到霏儿倒在他的怀里,难道会错吗?太后,我知道当年让你嫁给我是委屈了你。你要入宫,我并不怪你。但是张广渊怎么可以抢了你,又抢了霏儿?”

  文后脑海里闪过阵阵片断,她闭眼轻叹,这是她欠下的债,她必须得还呀,否则,她儿子的江山怎么坐得稳?

  卫远益在启明殿外的一番话,足以让张宇成被形容成乱@伦、荒@淫无度、昏庸无能。

  她坐下,望着桌上微弱的烛光,美丽的凤眼流下一行泪:“远哥哥,你爱的是我,你怎么可以再爱上她呢?这一切都是我的错,你怎么可以算在我儿子身上呢?”

  她用的称谓是“我”,足以让卫远益回忆起当年的情谊。

  卫远益果然明显的颤栗了一下:“当年我真的很爱你,但从未奢望得到你。你说要嫁给我,不计较名分,我欢喜得只想把这世上最好的都给你。家意难违,你入了宫,霏儿经常出现在我身边,有时候,我就把她当作了你。我要了她,我以为这是上天给我的眷顾......但是张广渊!”他说着一拳砸在凳子上,不再说话。

  文后起身走到他身边蹲下,仰着姣好的脸庞望着他:“御花园里那一幕是我作的!”

  她再次用了我这个称谓,甚至满脸委屈。

  看着卫远益满脸疑惑,她继续说道:“远哥哥,你怎么可以把对我的好都用在别的女人身上?怎么可以呢?霏儿,她本就不想入宫,那我就帮她,在她饭里下了点巴豆,这样,她就不用参选了。我在帮她,她却恩将仇报,打了你的主意。你是我的远哥哥呀!你娶了她倒罢了,竟然还那么宠她!你不顾你夫人的感受就算了,竟然也不考虑我的感受吗?我只是给她用了点药而已,只是想让她晕倒在太上皇的怀里而已。我只想让你看到,让她失宠于你,我没想到她会郁郁而终。你,我都不能让她得到,何况是太上皇呢?所以,如郁是你的孩子呀,远哥哥!她真真切切就是你的孩子!”

  一席话说得卫远益触目惊心,他简直不敢相信,在他心底一直以为纯情如水的文后意有这样番心机。

  他摇头: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,是我亲眼看到的。”

  文后说:“我知道你们会在御花园会合,所以我借口要去看花,让太上皇先行御花园。上天佑我,时间掐得刚刚好。”

  卫远益见她脸上竟然没有丝毫悔意,更是涌起戚霏的面容,颤声道:“你不可能是这样的人。”

  “远哥哥,我自入宫以来,一直都是如履薄冰,如若不是费尽心机保全自己,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。难道你愿意看着我就这样被深宫吞没吗?“文后脸色一正,口气骤然一变.

  那时——

  戚霏摇摇晃晃间看到卫远益过来了,却铁青着脸,她的头很沉,腿很软,很想靠在卫远益身上。

  但是他却沉着脸径直朝前走,任由她被侍女扶着。

  从那以后,他不再碰她,不再爱她,连孩子出世都没有来看过她。

  她以为他是因为惦记着文后而冷落自己,她不想埋怨,却又不忍,就这样忧郁成疾。

  卫远益从来不曾把卫如郁当作自己的孩子,反而恨她,有时候甚至想了结了她。

  所以,他安排了大禹山的刺杀!

  当他看到卫如郁安然折返,他的心里怒意横生,为她求得太子妃一位,只是想让皇家背上乱伦的恶名,借机策反。

  想到此,他突然浑身一阵冷汗!

  天呀!他都干了什么?

  卫如郁如果真如文后所说,是自己的女儿,他差点就犯下涛天大错。

  还有戚霏,那么美好的戚霏。

  曾几何时,他也于心不忍,但是一想到御花园那一幕,他就铁了心。

  他盯着文后,狠狠的说:“你只是为了让你儿子皇位坐稳,才故意这么说的是不是?”

  “这都是事实,不管怎么样,你都是死罪,我骗你有意义吗?我只是让你临死之前明白,一切都是戚霏的错,她怎么可以对我的男人有企图?这是她的报应!”

  文后冷冰冰的丢下这句话,眼望着卫远益脸上渐渐呈现着悔恨、崩溃的表情。

  十几年的处心积虑在这一刻变得毫无意义,那个他最应该珍惜的人,他却辜负了她一生。

  他实在是受不了这份转变,一个踉跄差点摔倒。

  “远哥!”文后上前扶他。

  他用力摔开:“我曾以为自己很了解你,却不想,你原来如此狠毒。”

  “朕也这么认为!”一阵声音从上空飘过,张广渊和静太妃从台阶上缓缓下来。

  文后瞪着眼睛望静太妃:“你是谁?你怎么在这里,你不是早就?”

  “早就死了是吗?”静太妃接过话:“嫔妾给太后请安。”

  文后发出尖锐的声音:“走开,你是谁?不要在这里装神弄鬼。”

  张广渊说道:“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你为什么这么怕她呢?她是静妃,这么多年,她一直流落在民间养病,如今,朕接她回宫。你怎么没有一点太后的体统了?”

  说完,他抬头望向大牢门口站了很久的张宇成:“皇儿,你都听到了?朕希望你不要能成第二个朕。”

  张宇成心中百感交集,太好了!卫如郁不是他的妹妹。

  启明殿外,卫远益的话简直把他打入了十八层地狱。

  江山他可以不要,但是他永远不能接受卫如郁是他妹妹这个说法。

  幸好,不是!幸亏,不是!

  他的皇位原来是母后偷来的,他竟然觉得偷得好呀,否则,他怎么会遇到卫如郁呢?

  但是母后的罪罄竹难书,他要怎么办?

  卫远益谋反是实,如郁已成罪臣之女,如郁呀,该如何护你周全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