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五十章 不复当年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388 2018-05-15 20:00:00

  皇宫里同样不眠的还有皇后梦云。

  她听着化身方嬷嬷的静妃禀明着一切,美丽空洞的大眼望着黑夜:“嬷嬷,事情是本宫做的,本宫自会承担责任。“

  静妃心中略有不忍,走上前道:”皇后娘娘,皇上心里有你,相信不会为难你。“

  ”那他呢?“梦云问。

  ”娘娘,七王只是因为没有和他商量就擅自作主感到生气。老奴相信,只要七王事成,依然有娘娘的一席之地。“

  静妃恳切的劝道:“主意是老奴出的,老奴已经在七王那包揽了一切。”

  梦云回头望向她:“是真的吗?嬷嬷。他真的是这样吗?本宫自入太子府以来,他就从来没有让本宫做过伤害她的事,为什么不干脆让本宫了结了那位呢?”

  “娘娘你糊涂了,他是想让那位尝到背叛的痛苦而已。一个人从拥有所有到一无所有,这份痛苦比死了更难受。”

  静妃那张故作老态的脸上呈现着一丝难过。

  “那么,本宫也该尝尝这个滋味了。”梦云喃喃自语。

  夜暮,一阵急促的脚步先行,一道明黄稳而沉闷的来到了梦云眼前,恍然间,她想起了自己和他的那场“邂逅”。

  张宇成当初对她是多么宠爱呀,如果不是因为七王早就填满了自己的心,她想,她可能会爱上这位九五之尊的。

  她并没有跪下,只抚琴道:“皇上万福金安!“

  张宇成也想起了和她的偶遇,桃林琴声,白衣美人,温婉转流,时光停滞。

  那时候,他觉得这辈子非梦云莫属,因为当初太美,也真的是用了情,所以当他听闻是梦云安排下毒时,心里竟也恨不起来。

  宫人已知趣的退下,他坐在梦云琴侧,低沉的说:”云儿,再弹一曲给朕听听。“

  梦云却离开那把琴,走到他面前,硬生生的跪在他面前,俯在他膝上:”皇上,此曲留在心中才是最好的。“

  她绝美的脸上流了两行泪,她明白,这个诱惑张宇成的任务七王已经不需要了;而她内心爱慕的七王也已经将她视为弃子。

  张宇成扶着她微颤的双肩:”云儿,是朕辜负了你。但是郁儿与世无争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“

  是呀,她与世无争,轻轻松松的就抢走了七王的心,而你,还傻傻的等她会爱上你。

  梦云擒着泪水,却淡淡的笑了起来:”皇上,纵然皇贵妃与世无争,可是她如今却宠冠后宫不是吗?皇上的心里还容得下其他的女人吗?“

  张宇成内心一颤,”不管怎么样,朕的心里永远有你的位置。你怎么能不懂这一点?“

  ”是吗?皇上还会像以前那样陪臣妾抚琴、作画吗?还会为臣妾造一方紫海吗?恐怕皇上是再也不能了。臣妾每每想到此,就难过不已。臣妾知道,无论如何,我们都回不去了是吗?“

  望着张宇成这张与七王神似的脸,梦云喃喃道,她已经分不清,是对着张宇成诉说,还是对着七王告白。

  七王曾经手把手教她练琴,习字,作画,她曾经以为这样就可以是永远,也是她最幸福的日子。

  张宇成随着她的回忆想起了卫如郁刚进太子府的情形。

  那一刻,那个瘦削的女子等着他牵进太子府,

  他万般不愿牵过她的手,却感受到她手心的冰凉和抗拒。

  为了梦云,他为她设了很多的难堪,而她总是淡然面对着所有,无所畏惧。

  这一刻,他后悔不已;而面对梦云,竟也悔不当初。

  ”皇后梦云,言行有失,冲撞圣驾,不知悔改,即日起降为宁妃,幽禁扶香殿闭门思过,非昭不得出殿。“深望跪在地上失神的梦云,就像要与过往切断那般,他轻言道,迈出宫门。这一走,恐怕不会再回头了。

  ”臣妾谢主隆恩。“梦云并没有看他离去的背影,心里却明白,她的任务已经结束了。

  再次走近梨月宫,张宇成的脚步却沉重得很。

  主殿里传来宫人刻意压低着的说话声音,在昏黄的灯光笼罩下,犹如阵阵针芒刺痛着他的心。

  他暗暗吩咐陈康:“查一下宁妃身边的方嬷嬷。”

  梨月宫

  文心正低头啜泣,望着仍然昏睡的卫如郁,替她整理着微乱的头发,语气埋怨着却饱含关心:“小姐,你这是非要吓死奴婢不可吗?从进了太子府,你就没少受罪,眼看着皇上越来越宠你,奴婢想着马上就有好日子过了,你怎么又出事了?小姐,你这么好,老天为什么要让你受这么多苦。小姐,你不能有事,上次你都可以大难不死,你以后一定会享福的。你快醒过来吧,小姐!”

  她越说越难过,不禁趴在卫如郁塌边,伏头抽泣,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张宇成。

  “大难不死?”张宇成疑惑的重复着卫如郁的话,却不失帝威。

  文心惊惶回头,吓得不轻,忙俯身在地:“奴婢参见皇上,皇上万福金安。”

  张宇成径直坐在如郁床头,“文心,朕要你讲讲皇贵妃在卫府的事。”

  文心抬头看张宇成,看到的是他那满目期盼,内心一热,从进府开始,到如郁失忆、大禹岭遇刺、入太子府一口气全部讲完。

  张宇成越听就越心痛,他忍耐着:“带朕去皇贵妃的书室去。”

  一副副画展现在张宇成眼前,

  这画上的人与自己神似,有穿着一袭布衣的,有穿着华服的,有穿着锦锻的,唯独没有龙袍加身的。

  画中的人,眉宇清秀,英气袭人,眼神中却有着忽闪忽逝的笑,满目温柔体贴。

  “朕何曾有这般好?朕过去对皇贵妃实在是太刻薄了,是吗?“放下手里的画,张宇成问着文心。

  文心却不敢正面回答,只吱唔着:”奴婢眼看着皇上对小姐越来越好了,自是满心欢喜。“

  满腹心思走回梨月宫寝殿,张宇成牵起如郁的手:”你希望朕变成那样的人对吗?你醒过来,只要你醒过来,朕一定如你所愿。“

  一股浓浓的中药味弥漫在梨月宫,也冲击着卫如郁,恍忽间,她轻咳着,虚弱的唤:“文心......“

  声音轻到极点,以致文心几乎没有听到。

  不花却听到了,他向前搭着如郁的脉:“皇贵妃,感觉怎么样了?”

  卫如郁朦胧着睁眼:“你又救了我。”

  不花恨铁不成钢的说:“你察觉到了不对是不是?所以那几天都不让我请平安脉?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会害死自己。”

  “可是我还是没死成不是吗?”

  “我真搞不懂,为什么不好好活着等他来接你呢?”

  “相信我,我不知道会这样,我以为吐几天就好了。”卫如郁有气无力着。

  不花恨恨的望她:“好了,毒是解了,这药性太冲,太伤身,太伤身了!现在你不需要装病了,你是真的病了。一定要好好养着,不能再有事了。”

  卫如郁醒转的消息第一时间传报给了张宇成。

  几乎是用扔的,他手中的笔就落在了书桌上,人已经冲了出去。

  “皇贵妃醒了吗?“张宇成一进梨月宫,就急切而紧张,冲到卫如郁面前:”郁儿,你醒了?“

  卫如郁抬眼,却无力应承,只看着他:”皇上......“

  张宇成的手却轻触她的唇:”不要说话,朕知道,你现在虚弱的很。你醒了就好,醒了就好。“

  不花站在边上轻咳一声:”皇上,皇贵妃的毒已解,只需好好静养定能恢复。“

  ”陈康,传旨,所有人等一律不得进入梨月宫打扰皇贵妃静养。“

  张宇成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卫如郁,只冷冷的吩咐着。

  等到宫里只剩下他和卫如郁时,

  卫如郁却浑身不自在起来,虽不自在,也没有办法躲闪,只软软的靠在垫子上,闭眼垂目,一缕青丝挡住了一侧脸。

  张宇成抬手为她抚去脸际上的头发,她明显的瘦而憔悴,哪里还是当年太子府那个卫如郁。

  卫如郁无力也无心阻挡他,无奈的笑了起来:”皇上。“

  ”嗯!郁儿,你好好的养着,朕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扰你。等你好起来,朕会做一个你期望的朕。”

  张宇成修长的手指认真的梳理着她的头发,轻抚她凹得极深的眼眶。

  陈康犹豫着轻步来到殿内,颤颤的凑到他耳边,轻声细语。

  张宇成的脸色微变,果断起身,不再眷恋。

  他要去处理一件事,只有处理好了这件事,他才能更好的爱卫如郁。

  他知道,只有这样,他才能保住卫如郁的安危。

  他略带歉意的说:“郁儿,朕要去前朝,很快来看你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