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四十九章 放过如郁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503 2017-01-15 23:39:05

  不花赶紧摇着手:“我可不知道啊!我和你一样,也是刚刚知道的!”

  静太妃扶他起来,擦去他脸上流下的泪:“杰儿不要怪五王爷,是母妃怕连累你,才会让他哄着你的。你身负重任,如果因为我分了心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”

  “母妃,儿子不孝,你就在身边竟然没有认出来。母妃何其尊贵,怎么能当下人呢?”张宇杰痛心疾首。

  “当下人也比在冷宫好多了。而且,梦云是个好姑娘,并不难伺候的。”

  几人都唏嘘感叹着。

  张宇杰才知道,原来,救出静妃后,她就决定瞒着他装疯,假装闭门不出,好让他一心一意布署筹划。

  也在五王的安排下,来到梦云的身边,满足她想要见儿子的心愿。

  “七弟,我和静太妃有心瞒着你,你怎么能看得出来?不要自责了,这么多年来,你做了不少的事,都是为了今天,我们都没有白等。我相信,我们入宫的那一天也快要来了。”五王轻拍张宇杰的肩膀,诚恳的说道。

  静太妃此刻坐下来,紧紧抓着儿子的手,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他,就像看不够似的:“杰儿,能这样看着你真是太好了。我多想亲自为你添一件衣服,倒一杯水。这么多年,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,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恨自己吗?”

  “母妃,不要怪自己,一切都与你无关,儿子只要你平安就好,儿子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。”

  正说着话,崔管家突然进来,在张宇杰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,张宇杰脸色瞬间变白。

  起身,他走到不花面前:“怎么回事??”

  不花不禁心虚;“什么怎么回事,你在打什么暗语?”

  “她中毒了!”张宇杰冷然望着他,“你这个太医怎么当的?”

  “谁?皇后吗?不可能!我们出宫的时候,她还好好的!”不花装糊涂着,还顺势对着静太妃嚷:“太妃,你说是吧?”

  静太妃并不接话,只是征征的望着张宇杰。

  不花这才呆呆的假装笑:“哦哦,皇,皇贵妃呀?”

  说到这份上了,他也索性不再装了:“她不可能中毒的,我不过是给她用了点看上去精神不振,倦怠的药而已。”

  张宇杰直走上前,逼着不花后退着:“哎哎哎哎,干嘛,想动手啊?是她自己要这样的,你也知道的。这药根本就没毒!”

  “她刚咳血晕过去了,宫里的太医给她诊脉,说是中毒了。这个怎么解释?”张宇杰的声音简直冷到了极点。

  不花也严肃起来:“怎么可能?药和药渣,每天都是我亲自验过的。熬药是玲珑做的,咳血晕过去,这不是一天二天的毒可以作到的。”

  张宇杰似乎相信他的话:“你确定药没有人动手脚??”

  “我用药都是很讲究的,绝对不会伤她半根毫毛。连药具我都验过,不可能出问题呀!”不花觉得特别委屈。

  五王望着屋内所有的人表情,唯有静太妃特别冷静,望着张宇杰紧绷的面孔,他并不多言,但是却明白,卫如郁在张宇杰心里位置已是相当之中。

  张宇杰面向静妃:“母亲?”

  面对他的质询,静妃冷静非凡:“杰儿,你本就不该在她身上花费太多的心力,她会成为你完成大业的绊脚石。而且我们的药也不会要她的命。”她望向不花,“和你的药一样,只是会慢慢变迟钝而已。”

  不花却抗拒着她:“禀太妃,下臣的药并不是让皇贵妃变迟钝。我想,你的药,到最后,皇贵妃就将与呆痴无异了吧!”

  静妃并不否认,只望向张宇杰:“为娘的心你该明白。我都是为了你好。”

  张宇杰按捺着内心那份对如郁的担心、爱怜,还有对母亲的失望,定神轻言道:“娘!从你被打入冷宫起,本王就尝尽了人间清苦。保命,谋算成了本王生活中的一切。当初谋划救你出宫,本王心中的恐慌,娘可能无法理解。如郁,是上天安排给本王的希望,有了她,本王才觉得所作值得。所以,娘,儿子求你放过她!这辈子,本王都认她是本王的女人,不要再伤害她了,好吗?。”

  一番话虽轻却动容,静妃脸上不禁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神情,她何尝不知儿子多年来的苦楚。

  她没有应承张宇杰,转身:“不早了,我该回宫了。不花太医,也赶紧回去给皇贵妃瞧瞧吧!”

  张宇文却挡住她:“太妃,梦云也知道这事吗?”

  静妃点头回望:“梦云为杰儿付出太多了,杰儿你感受不到吗?”

  张宇杰:“那就请娘知会梦云一声,再付出一次吧。”

  梨月宫内,灯火通明。

  张宇成怀抱着如郁,后者毫无生气的被他紧紧搂着,唇角略有血迹。

  张宇成面色沉寂威严,宫内所有人都不敢吭声。

  不花紧走两步,上前:“皇上,臣来迟了,望皇上降罪。只是,能否让臣先为皇贵妃娘娘把脉诊治?”

  张宇成挑眼望他,握着卫如郁的手略有松动,语气冰冷的:“皇贵妃自病以来,一直是你在照看,怎么会突然中毒了?到底是什么人,能在梨月宫下毒?”说完,朝宫里跪着的一众人冷眼扫望。

  不花并不畏惧,上前从他手里接过如郁的手,搭上丝巾,把脉侧听,微皱眉。

  他知道这一次并不需要展示医术,而是说出实情。

  他也明白,说出实情就是张宇杰给梦云一个教训,同时也是给他的母亲一次警告。

  卫如郁面如死灰,她并不知道张宇成此刻的心堪比失魂落魄。

  他从来没有如此担心如郁会离开,当她对自己说不会爱,让自己放她走,他都觉得自己可以控制局面。

  但当看到她没有任何生气的躺着,手心渐渐发凉,他才发现,如果她就这样走了,他将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事实。

  他没有呵斥不花,而是紧张的等,等他的诊断,等他说出答案。

  “皇上!”不花面色凝重,“皇贵妃确实是中毒,这份药下得并不重,日积月累后,才会有所表现。今晚发作是因为这份毒物有一味药与微臣药方相冲。幸亏相冲,导致皇贵妃今日咳血晕厥。若假以他日,中毒致深的时候,就难以挽回了。玲珑,近日以来,皇贵妃是否略有呕吐之像?”

  玲珑跪着上前答道:“回太医,确有此事。只是娘娘说并不严重,所以一直没有禀告于你。”

  不花点头:“皇上,毒物里掺杂了藜芦。长期使用后,体弱者更虚弱,配以药效,久而久之,服药者将逐渐思绪迟钝。”

  “那么,是谁要朕的皇贵妃变成一个白痴呢?”张宇成心疼的握紧如郁的手:“不花,有解药吗?”

  “臣这就去着手配解药。”不花不紧不慢,他已经知道是什么原因,就不再担心了,也寻思着要赶紧告诉张宇杰。

  ”把所有的宫人都带下去问责,一定要把这个人找出来,否则,朕拿你是问!“张宇成望着陈康冷冷的说完,梨月宫的宫人都不禁冷颤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