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四十六章 你的心病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410 2016-12-28 09:10:01

  如郁冷声对方嬷嬷道:“那你怎么能这样和本宫说话?”

  梦云也起声,脸色暗沉:“本宫相信,皇贵妃姐姐一定会与本宫同心同德辅佐皇上管理后宫的。”

  “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就最好了。一个安宁的天下,一个安宁的后宫,对百姓,对皇上而言都是求之不得的。”如郁就此确定她的心在张宇杰身上,她是他安排进来的。

  忽然感到天大的讽刺,无论是真是假,她俩都是情敌。

  最初仿佛是因为太子而对立,现在仿佛是为了张宇杰。

  梦云心虚的望向方嬷嬷,后者不再多言,她面色略为难堪:“本宫自然希望一切安泰。只是,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。皇贵妃姐姐,你可千万要顺势而行,本宫相信,谁都不愿意伤害你。说起来,本宫还真是羡慕你,轻而易举就可以得到。。皇上的宠爱。”她硬生生的把“顺王爷”三个字咽到肚子里。

  原来,卫如郁不是傻子,她什么都知道;张宇杰会不会把事情都告诉了她?

  方嬷嬷也用刀子般的眼神望向如郁,主仆两人意味深长对望一眼,走出梨月宫。

  “皇后娘娘,她对顺王爷的事知晓多少?”一路,方嬷嬷轻声问着。

  梦云不得不说出心中的感觉:“全都知道!但不是威胁,因为,她也爱着王爷。”

  望着梦云离去,如郁内心仿佛被掏空了。

  早就知道梦云认识张宇杰,早就猜到她是为了助张宇杰而来,却没有想到她也爱张宇杰。

  不能怪她,她被自己爱的人当作棋子利用,也是一种痛苦。

  如郁摇头,唤着玲珑:“本宫好生难受,快宣不花太医来诊脉。”

  不花来得很快,也很关心的:“娘娘是哪里不舒服?”

  如郁却不伸手,反而拨紧双手。

  不花明白,她不是生病,而是有事要问。

  不花聪明的收起药箱,坦然的望着如郁:“皇贵妃娘娘,有事就尽管吩咐吧!放在心里不说,这是真的要生病的。”

  不花本就生得俊俏,此时,穿着太医的朝服也挡不住风采。

  他仿佛又回到了蝴蝶谷,打趣的说着话,静静等着如郁的答案。

  “不花,”如郁突然对他绽放着笑容,刹那间的绝美,“世界上是不是有一种药可以让人吃了后就像死了一样?”

  “娘娘,你在想什么呢?你是被庞氏刺激到了,还是吓到了?我给你看看。”不花望着她的笑容,心中微微一动,不顾宫中禁忌,抓过如郁的手把脉。

  脉相如预料中一样,无异。

  不花沉声道:“娘娘一向冷静,今天实属罕见。既然你叫不花来,那不如开诚布公的说事吧。”

  如郁收起笑容:“天下第一神医和天下第一公子真的是绝配,可是你为什么要入宫帮公子做事呢?你在保护谁?梦云吗?太上皇吗?既然你们这么要好,你为什么不劝公子,要么归隐江湖,要么安心作个王爷呢?”

  不花朝她眉眼间透出着生生的绝望,难怪笑容如此,当下心一软:“公子也叫我来护你周全,如果你出了什么差错,你叫那个自认为长得比我帅的人怎么活?”

  如郁不禁哼笑起来,也觉得自己又回到了蝴蝶谷:“就算你觉得自己比他帅又怎么样呢?你还不是对他言听计从。”

  “所以呀,娘娘,你得保重着自己。你不为自己着想,也得为我这张绝代风华的脸着想。”不花轻声说道,收起了搭脉的方布。

  “那你能不能让我得病?”

  “得病?”不花愁着眉,实在不懂,今天的卫如郁到底要干嘛?

  如郁点头,望向窗外:“你应该能把我变成看上去在生病的样子吧?这个忙,如果你再不帮,我就要告诉皇上你的真实身份。我还要告诉太后,你在后面拆她的台。”

  “虽然不花与娘娘相相交不多,但不花能看出来,娘娘是个聪明到极点的人,我相信,你不会这么做的。”不花不疾不徐说着,心里闪过无数药方,怎么样满足她,又不让她伤身。

  如郁脸色微变:“你怎么不问问,我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 不花他缓缓抬头,微微陇了陇袖口:“娘娘冰雪聪明,自然有知道的地方,或许是公子说的也不一定。不花只管做事,不管其他。”

  “你真的在查太后?你真的??”如郁掩住自己的嘴:“你本事这么大?”

  不花这才发现自己上当,心中暗暗叫苦,嘴上却装作若无其事:“天下第一神医可不是乱叫叫的。”

  “哼!”如郁发现逗乐不花一番,心情居然好了起来,“医者父母心也,可你却把一身神术当作争权夺位之术。”

  “哎?不要这么说,娘娘!”不花又甩甩自己的衣袖:“我也是在救人,如果我不救他,他恐怕这辈子都被毁了。所以呀,我的皇贵妃娘娘呀,你就不要为难我了,这药用下去,就没有不伤身的,你好端端的为啥非要把自己弄得生病。这让本神医着实为难。”

  “那你就等着我去揭你的老底吧!”如郁云淡风轻的吐完话,就不再多言。

  “本神医知道了。这就给你办去。但是,公子问起来,怎么办?动了他的女人,他会杀了我的。”不花拎起自己的药箱,望着如郁。

  “你就告诉他,我真的病了。”如郁想到张宇杰,心里就隐约难过。

  不花望着她,不禁摇头,退出宫去。

  下午,皇宫里就传话到张宇成耳中:“皇贵妃娘娘病了。”

  张宇成轻轻捻着手中的白玉杯,

  眼前蓦然闪过如郁细诉庞氏所赠睡衣一幕,那般清晰,且透骨,闭眼轻言:“着不花太医好生照料,若有差池,他将性命不保。梨月宫所有药材、补品一应不得少,今天起,血燕均供梨月宫使用。叫皇贵妃好生养着。”

  一番话传完,他自己也觉得生累。

  明明一颗心系挂她,却要忍住不去想她。

  他知道如郁是心病,此时,自己也犯着心病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