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四十五章 相认相爱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508 2016-12-27 09:22:02

  呼吸到屋外的新鲜空气,如郁仍不敢相信,庞羽彤就那样死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
  面色苍白,她抚着自己的胸口吩咐着:“文心,快,我们快回去。”

  半晌,不见文心回答,也没有人说话。

  她回头一望,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:竟然是假扮太监的张宇杰。

  此时,他心疼的望着如郁,满目担忧,开口已然关心则乱:“如郁,你怎么到冷宫来了?这不是你该来的时地方。”

  话音刚落,如郁眼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落了下来。

  张宇杰轻叹,拥她入怀:“如郁,如郁。”

  感受着张宇杰怀里的温暖,如郁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就是真的。

  抬头,望着自己熟悉的脸庞,是左亮,也是张宇杰。

  她伸手抚上他俊朗的脸颊:“公子,是你吗?真的是你吗?”

  张宇杰望着她漆黑的眼眸,为她拭去眼泪:“是我,真的是我。我要怎么样才能好好的保护你,才能不让你受伤害?”

  “带我走,带我走吧,公子。我再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,你能感受到我心中的压抑吗?我本想平平安安的过下去,哪怕我的世界里没有你。可是他们都不放过我。我好累,公子,我真的好累。”如郁泣不成声。

  张宇杰紧拥着她,就像拥着无价之宝。

  他太珍惜这短暂的机会了:“如郁,我都不知道,我们到底错过了什么?等我回头一看,想要拥有你,竟然只有一条路可走。”

  如郁摇头,“你爱我吗?”

  “当然!”张宇杰抚着她的脸,轻声应道。

  “既然爱我,你为什么还要当皇帝呢?当了皇帝,你也会有三宫六院,你也会有很多女人,你见我,你想要我,都隔着一道道的规矩。我见了你,要道一声万福,要向你下跪,这是爱吗?这是真的爱我吗?公子。为了我,带我走,不要再想着当皇帝了,好不好?带我走。”

  她明白了,在这个年代,即使没有左亮,她的心里也爱上了张宇杰。

  但她也明白,在这个年代,君王高于一切,如若能在一起,付出的将可能是生命的代价。

  她不想张宇杰为她死,她也不想死,可是她更不想守着后宫而死。

  张宇杰静静望她,心里悔意横生。

  为什么不让他早点碰到如郁?

  平生第一次,他感到无能为力,片刻间,他竟有答应如郁的冲动。

  可是,如郁啊,我怎么能置大局而不顾?

  这么多的人为了这一天努力准备着,如果我放弃,岂不成了罪人?

  我的父王越来越清醒了,真相终于要大明了,我的母妃终于有回皇宫的希望。

  如郁啊!我怎么割舍得下?

  两人之间弥漫着无与言喻的难过,刹时,仿佛世界都静了下来。

  泪痕未干,眼中点点晶莹,

  如郁明白这是天元朝,张宇杰是王爷,是皇氏,本就不可能像平常人那般生活,更不可能像现代的左亮那般洒脱。

  她主动吻上张宇杰的唇,感受到他的颤栗,闭眼,任泪水轻淌。

  此刻,她只想在听从自己的心,自己的感情。

  张宇杰明显僵了一下,倾刻,拥紧如郁,扶着她的头,轻吮她的双唇,温热细腻柔软,不思其他。

  吻到如郁光滑的额头,张宇杰停留在此,就像承诺那般:“如郁,我答应你,只要父皇能清醒过来,能想起母妃和我,我就不要皇位。我只要你,无论用什么方法,我都要得到你。”

  如郁并不抬头,只想静静感受他唇间的温暖:“我等你,无论什么时候,我都等你来接我出宫。”

  玲珑适时上前:“王爷,不早了,娘娘该回宫了。”

  张宇杰和如郁这才回过神,两人各自退后,略显尴尬,

  如郁扭头抹去自己的泪:“文心呢?还有那两个太监呢?”

  此时,墙角传来一阵声音,原来文心早就被点了穴,昏睡过去。

  “放心吧,娘娘,那两个太监过会就会醒来。醒来时,他们发现庞氏已然死了,自己又没有干好差事,是不敢乱说话的。咱们就快回宫吧!”玲珑再次催着。

  张宇杰牵过如郁的手,不舍道:“快回去吧!你要保护好自己,等我来接你。”

  “公子”,玲珑嗡声道:“娘娘的侍女文心看到庞氏自尽,吓晕过去了。奴婢一会差宫里太监来接她,您就不用挂心了,也赶紧出宫吧!”

  这是在催着他们走了,

  如郁轻轻松开手,慢慢转身:“公子,你自己也要保重。”

  才踏进梨月宫,如郁就看到梦云的身影。

  阳光下,梦云绛红云绡流云裙,其红耀目,似血般浓浓婉转而下,看得如郁头皮发紧。

  梦云仰头望着梨月宫里的玉兰树,知道如郁回宫也并未转身。

  如郁走近,也不行礼,示意玲珑着人去接文心。

  梦云缓缓扭头,悠悠道:“皇贵妃姐姐,现在本宫这皇后之位如同虚设。这么大的事情,皇上都不派人来知会本宫一声。”

  如郁淡然一笑:“皇后何出此言,在皇上的心里,你一直是他的最爱。今日之事,来的突然,谁都没有料到。”

  玲珑引着两人往内殿走去,梦云忽然牵着如郁的手:“皇贵妃姐姐,皇上这么爱你,难道你看不出来吗?”

  如郁心头一紧,暗呼:“又来了。”表面上,仍不动声色:“皇后忘了太子府大婚之夜的事了吗?”

  “本宫当然记得,正因为如此,得知庞氏下场,才会感慨万千,特意到你的梨月宫来说说话。”说着,梦云坐在内殿的椅子里,当了这么久的皇后,终是有点驾势了。

  如郁在她下首坐下,吩咐着:“玲珑,去把合欢汤端来给皇后尝尝,再配上桂花糖蒸栗粉糕,香甜酥软,可口的很。”说完,她面对梦云笑着,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。

  梦云也莞尔:“合欢汤再香,也不如皇上的宠爱好呀,皇贵妃姐姐,你要珍惜。”

  如郁依然笑着:“皇后真是大度。”

  方嬷嬷一如既往的维护着梦云:“皇后娘娘母仪天下,秀外慧中,自然是大度的。”

  梦云抬手制止她说下去:“皇上的后宫如若不宁,那他在前朝又怎会太平?庞氏一事已引起了新进嫔妃的惶恐,恐怕前朝也会有非议。姐姐如果真为皇上着想,就该让皇上安心,早日与皇上圆房才是。”

  如郁明白了她的用意:“皇后用心良苦,可惜了那晚的美酒,否则,又何至于走这一趟呢?只怕真正要让皇上后宫不宁的人,不是我。”

  说着,她起身直望梦云美丽的双眼——水灵无辜:“皇上对你的爱是真的,可是你对皇上是真爱吗?真的可以爱到帮他张罗后宫嫔妃吗?皇后,你也认识顺王爷不是吗?”

  方嬷嬷听到顺王爷三个字,脸上不自然的抽动了下,不等梦云开口,她抢白道:“皇贵妃娘娘,你怎么能这样和皇后说话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