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四十四章 你去死吧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238 2016-11-29 21:16:02

  张宇成低望她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  “臣妾想去看看庞氏。”如郁轻声请求着,她真的想不通,庞氏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这么蠢。

  “冷宫这种地方有什么好去的?”张宇成不解反问道。

  如郁心中涌起阵阵从未有过的杀机:“臣妾想送她一程。”

  扶如郁起身,她不禁踉跄,张宇成这才意识到,她跪得太久了,心中暗恼自己。

  他唤着:“陈康,快叫不花太医过来!”

  如郁一时性急,捂着他的嘴:“不要麻烦太医了,无碍,坐一会就好了。”

  张宇成趁势抓住她的手放在唇间,纤细而冰凉:“如郁,不管多久,朕都愿意等你。朕并不自私,只是太过在乎你。”

  如郁抽回自己的手,揉着膝盖坐下。

  听玲珑、文心进来轻言轻语:“娘娘,你怎么样了?奴婢帮你热敷一下!”

  张宇成忍住内心想要留下的冲动,深望如郁,吩咐着玲珑和文心:“好好照看皇贵妃,不得有半点闪失。”

  冷宫。

  深长巷子的尽头,孤冷寂寥。

  不知何处来的冷风,吹过零散的落叶。

  忽地会传过衰号,声声阵阵,凄厉尖锐。

  文心已经怕得要死,紧紧抓着如郁的手:“娘娘,我们还是回去吧!”

  玲珑倒是大胆的搀着如郁:“娘娘你慢点走,前面马上就到了。”

  庞羽彤没料到临死前会再见到如郁。

  她的面前是三尺白绫,两位太监正守着她,做着随时冲上来勒死她的准备。

  见如郁来,都吃了一惊:“皇妃贵娘娘,您怎么来了。这可不是您来的地方。您快回去吧!这里有奴才们守着呢,定不会出什么差池。”

  “姐姐是来看我笑话的,还是来守着我送死呢?”庞羽彤的语调宛如在太子府那般。

  “妹妹的变化太大,我真的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你?”卫如郁淡然的问道。

  庞羽彤看着如郁:“哪一个都是真实的我。”

  如郁含首示意着:“你们都出去吧,我和庞妹妹有些话要说。”

  眼望着四人下去,如郁走近庞羽彤,她的官服早就褪下,头上的饰品也取掉了。

  此时,穿着素衣,头发凌乱,眼神却不屈,倔强的看着卫如郁。

  卫如郁是真的不解:“妹妹,本宫依稀还记得,当初你在太子府对我说,你不会爱上他。为什么短短的时间里,变化这么大?你明知道本宫不会和你争,为什么要针对本宫?而且,你今天布的局根本就是蠢得无可救药。”

  庞羽彤斜眼望她:“姐姐,你是真傻,还是装傻?你不知道现在整个后宫里,只有你最得宠吗?如果他不要我,我也就此在宫中了却残生。可是你却把他推到了朝和宫,只因为你不想要他!”

  ”你以为只有你聪明,看得出这个局很蠢吗?我不过是心急了点而已!他最近不是宠爱席妃吗?我不过是想让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死心而已。却不料,最狠毒的竟然是你!是你!如果不是那件寝衣,我怎么会走进这个鬼地方!“

  ”人算不如天算。到底是我失策了!姐姐,你应该要感谢我,席妃现在会忌惮他和你,你又可以独宠后宫了。“

  如郁揪着心轻声道:“本宫一直都不要他,这些你都懂的。宠幸后妃,是他的本份,你何苦来作出这番戏,作死你自己。”

  “你不要他,为什么要推给我?他在朝和宫住了七天!他喝醉了,问我会不会画画。我会,但是我画的自然不如你。我为他画了副肖像。他就把我当成了你!”

  “即使拥抱的是我,即使是床@第之间,他都叫着你的名字!”

  “如果我没有过他,我不会怪你。可是,我真正成了他的女人,我也只想好好的爱他。”

  “但他的心里,只有你,只有你,只有你一个人!”

  “我恨你,你为什么总是这么无辜的样子?你不要他,你就告诉他,你就不要坐在皇贵妃的位置上,你这是在伤害所有的人!你难道自己不明白在做什么吗?”

  “他要我死,我就为他去死!可是为什么我要因你而死?为什么?姐姐,你表面上温柔善良,但是你做的事却桩桩残忍!你伤害皇上,你伤害后宫嫔妃!你根本不爱他!”

  “别人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,你爱的是顺王爷,你根本就对不起皇上!”

  庞羽彤已经失去了理智,连哭带喊的冲着如郁说出心底压抑许久的话。

  听到最后一句,如郁也吓了一跳,她冲上前,抓住庞羽彤:“不许你胡说!”

  庞羽彤脸上流下两行泪水,轻摇自己的头:“哈哈,胡说?姐姐你怕了吗?”

  “我为什么要怕?你既然爱他,就应该努力成为他喜欢的样子。而不是来害我,而且这么不择手段,不择时机,简直愚蠢之至。”

  如郁仔细过滤着与入宫后与柴公子相遇的种种细节,即使见面都不再提及情感,怎么可能被庞羽彤发现?

  “哈哈哈哈!我是操之过急了!你和顺王爷在御花园相见,你们两人的眼神都那么殷切,你自以为没人看到?我想等你和顺王爷露出点马脚再告诉皇上,这样,你就不会再得宠了。皇上就会废了你,就不会再爱你!我太笨了,我应该马上就告诉他的。我太爱他了,我太想拥有他了,我不想再成为你的替身了!”庞羽彤忽然冲到如郁面前,几乎是用吼的说出这些话。

  如郁拼尽全力推开她,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:“你可以去死了!”

  话说间,一位小太监上前,压低声音说:“娘娘,该送庞氏上路了。”

  “滚!你们都给我滚!你这个肮脏的东西!”庞羽彤指着小太监,尖厉的叫着:“下贱胚子,不准碰我!”

  说完,一股鲜血从她的嘴角涌出。

  庞羽彤缓缓倒在地上,如郁吓得惊慌失措。小太监上前察看,忙搀着如郁往外走:“走吧,娘娘,她已经咬舌自尽了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