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四十二章 贤妃面目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977 2016-10-13 22:37:10

  整晚,如郁都在做一场梦,梦中有张宇成的明黄,有张宇杰的白衣,恍忽分不清是谁。

  梦幻间,她听到院内响起一阵尖叫。

  玲珑忙从内殿冲出去,发现一群下人围院内一棵古树下,每个人的脸上都惊呆不已。

  如郁微微皱眉,起身望窗,天气尚早,却不知众人为何如此喧闹。

  文心赶紧起来为她梳妆,心里也是忐忑不安。

  她们听玲珑在院里吩咐着:“你们两个都过来,把这脏东西弄出来。其他的人都散了,皇贵妃娘娘马上就要醒了,快准备娘娘用膳,万不可耽误。”

  一阵声响后,如郁听到传来了阵阵挖土的声音。

  玲珑疾步且稳的回到内殿,向如郁行礼,脸色却凝重:“娘娘,恐怕要出事了。”

  如郁望着铜境里自己秀丽的脸庞,不如所动,淡然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玲珑用一种嫌弃的表情往院外望了一眼,压低声音道:“昨儿,贤妃那只猫,死在我们院里了。”

  脑海中闪过贤妃那张作做的脸,如郁恶心万分:“怎么发现那只猫身的?”

  “娘娘,奴才们早起打扫院落的时候,发现树下散落着新土。所以就去翻了一下,结果发现土里埋着那只猫,已然死了。”

  “死了就死了。自然有人找上门来的,等着就好了。”文心第一次没有大惊小怪。

  如郁明白,庞贤妃这是按奈不住了,怪不得昨天当着张宇成的面,一副宠猫如子的样子。

  她忽然心生杀气,这是天元朝,她已是皇贵妃,她也握着生杀大权。

  “玲珑,我要换件衣服。”她轻声道。

  玲珑本就是张宇杰的心腹,该怎么做,她自然明白。

  第一次,如郁在自己殿内穿得如此隆重。

  一袭玫瑰红蹙金双层广绫长尾鸾袍,一色宫妆千叶攒金牡丹首饰,碧玉滕花玉佩,尽显尊贵。

  不出所料,贤妃身边的丫头火急火燎的出现在院外,急急的嚷着:“小雪,小雪,小雪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玲珑和文心对望一眼,同时望向如郁:”来了!“

  如郁把玩着自己的玉佩,气氛显得特别古怪,静中待发,却又是蓄势而发。

  “啊!!小雪!天呀!这是我家娘娘的小雪!”一阵预料中的惊呼响彻院内。

  “姐姐,我们也是今天早上看到的,可把我们吓坏了。姐姐,你轻点,我家娘娘还睡着呢!”梨月宫内的粗使侍女有点心神不灵。

  玲珑望如郁,后者点点头,她就强势的出现在贤妃的侍女面前:“什么人吵着我家娘娘?”

  只听得有人说道:“玲珑姐姐,今天早上我们起来发现小雪不见了。一路寻来,竟发现在你们院里。可是,可是,这可如何是好?我家娘娘看到小雪的样子,定会伤心。这可是皇上御赐的。”

  玲珑听完了她的话,冷冷然说:“这只猫是怎么到梨月宫来的,还不得而知呢,这位姐姐,我看,你不如去请贤妃娘娘过来说个明白才好。”

  贤妃的侍女满脸愤怒,生硬的嚷道:“我这就回去禀娘娘。”

  那只被唤作小雪的御赐的猫,已经失去了昨天的生气,此时冷冰的躺地泥土里。

  把它结果了的人,只是稍作掩埋,为的就是让人快速的发现它。

  如郁望着它被泥土沾染的毛发,吩咐着文心:“本宫记得,席妃的闺名唤作惜雪。她怎么可以把一只宠猫叫作小雪?把贤妃以前送本宫的那件寝衣找出来,放到大殿上。”

  文心听她自称本宫,心知,自家小姐这是真的下了狠心了。

  贤妃果然来了,满脸怨恨的跨进了梨月宫。

  进来就朝如郁一个大礼行下:“姐姐,如果对妹妹有什么不满,妹妹甘愿受罚。为什么要降罪在小雪身上,它只是一个畜生。”

  话说间,却见转赠小雪的席妃也带着侍女进来,行礼:“嫔妾见过皇贵妃娘娘。”

  两人都行着礼,如郁却没有叫她们起来。她只是面对着席妃: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
  “回皇贵妃娘娘,”席妃说道:“贤妃姐姐的侍女请嫔妾过来一趟,还不知道所为何事。”

  “一大早的到底什么事情非要把朕叫来?”张宇成早就看到了这一幕,直进梨月宫冷声道。

  如郁略施礼:“皇上!”

  “都起来吧!”张宇成愠怒着望着贤妃:“什么事?你来说!”

  贤妃眉眼一锁,忽闪的眼中就流下一行泪:“皇上御赐席妹的小猫着实可爱,臣妾明白,纵然再喜欢席妃妹妹的猫,也不该夺其所好。但真的是席妃妹妹愿意送给臣妾的,臣妾没有勉强妹妹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张宇成催促着。

  “昨日都乱臣妾太过唐突,不知道皇贵妃娘娘怕猫,所以才会提意把小雪送给她。今日清晨,臣妾起来就不见小雪,又差人到处寻找,都不见它的踪影。”

  张宇成听得有点心烦,她的声音继续道:“不知哪位宫人疏忽,让小雪跑出了宫。宫人们四处寻找才在皇贵妃娘娘的院内发现了它,却已是了无生机,若不是梨月宫的侍女正在掩埋,宫人们还无法发现。不知它是否惊扰了贵妃娘娘,才会遭此横祸。皇上,臣妾真心觉得冤枉,但小雪却何其无辜,即使是吓到了皇贵妃娘娘,也不至于被下人弄到这个地步。”

  “席妃妹妹闺名带雪,皇上才会赐宠猫名小雪。可见皇贵妃的心思让人深感恐惧!难道是想借宠猫伤害席妃妹妹吗?”

  在如郁听来,这个女人的话,就是一派胡言,疯言疯语,简直是为了争宠到了不知深浅地步。

  席妃听着皱起了眉头,似乎也感觉到有点牵强。

  她望向张宇成,看到他一脸厌恶的神情。打定了主意,她开口了。

  “皇上,臣妾有话想说。”

  “说!”张宇成完全没有好语气。他不明白,以前那个贤妃挺有个性的,现在怎么愚蠢得像一个农妇。

  “臣妾以为,如果真是皇贵妃娘娘的宫人执意要处死小雪的话,为什么还要掩埋在自己的院子里呢?”

  一席话落音,贤妃恨恨的朝她望去:“席妃,如果早知道你不愿意把小雪送给本宫,本宫又何必收下它?妹妹,我今日也是想为你讨个公道!”

  文心手捧着贤妃送过的寝衣来到院落,冲着张宇成跪下:“请皇上为皇贵妃娘娘作主。”

  张宇成望向如郁,她没有任何的惊慌、失措,她不是一向如此吗?

  他反问着文心:“你这又是什么?”

  “请皇上作主,请太医过目。这是贤妃娘娘几个月前送给皇贵妃娘娘的寝衣,女人只要穿上这件衣服,就可终身不孕!”

  “什么??”张宇成大惊失色,贤妃忽觉不稳,不可置信的望向如郁:她怎么可能知道?

  玫瑰红的衣服衬得如郁的脸色红润,一早的闹剧,在她眼里就像是电影,搞笑又愚昧。

  贤妃,你太操之过急了,你这是离死不远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