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四十章 独宠于你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528 2015-02-01 17:42:04

  正说着,外间却听着玲珑报道:“皇上驾到。”

  如郁连忙给文心使了个眼色,叫她闭嘴,接驾行礼:“臣妾叩见皇上。”

  张宇成摆手道:“起来,外面这么热闹,也就你这里,如此平静。”

  如郁却落落大方道:“臣妾要恭喜皇上,新得佳人。”

  “朕信你是诚意恭喜。”张宇成话间透露着点滴失望。

  他刚从皇后处过来,梦云似乎有点失落,但他只是嘉许了她一切安排的妥当,并没有安慰她。

  而且她居然主动提到了让自己来梨月宫,不时说:“皇贵妃实在是贤良慧淑,皇上该多去看看她。”

  这话说得他心里舒畅极了,可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。

  面对梦云那张曾让他魂牵梦系的脸庞,他问自己:“这是变了吗?”

  如郁笑容可掬,为他递过一杯香郁的茶,葱葱玉指上的指甲才由凤仙花染过,浅红深蕴的好看。

  张宇成一把抓住她的手:“告诉朕,当初,你父亲为你求得太子妃时,你是什么想法?”

  如郁并没有把手伸回来,因为她知道,即使如此也是徒然。

  任他握着自己的手:“晴天霹雳!”

  张宇成望着她漆黑的眼眸,点头:“于我也是这样。”

  如郁趁机收回手,轻问:“皇上,新进的嫔妃都安顿好了,皇上也该去看看了。明儿一早,臣妾也得去凤鸣宫呢!”

  张宇成面色无奈:“皇贵妃希望朕今晚在哪个宫过夜呢?”

  如郁心里暗笑:“这个是臣妾说了算的吗?”

  “你为什么不问问朕,怎么不给你宫里安排人呢?”张宇成问道。

  如郁垂下眼帘:“皇上大约是知道臣妾爱清新,所以故意为之吧?”

  张宇成用着一种如郁从未听过的温柔的语气说:“为什么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,可你却这么了解朕?”

  如郁心中咯噔一下,听他继续道:“朕不喜欢,来你这里的时候,还有外人在。”

  。。。

  这天早上,如郁起的很早。

  因为,要去凤鸣宫接受新进妃嫔的进见。

  玲珑正贴心的为她装扮着,她端坐在梳妆台前,长发轻绕在腰间。

  玲珑为她绾发,丝丝缕缕分分明明,替她戴上珠花,一支墨玉步摇在发髻间特别显眼,这是张宇成前几日特意赏的。

  她望了望镜中的自己,唇红齿白,肤如凝脂。

  唇边淡笑,轻轻取下了墨玉步摇,摇摇头,换上了平日里喜欢的珍珠簪子。

  玲珑不解的问:“娘娘?今天是重要的日子,你该为自己树威呀!”

  如郁仍然淡笑:“都是些年轻的姑娘们,何必吓到她们呢?这样就最好了。”

  凤鸣宫里,难得坐满了人,皇后梦云坐在主位上,贤妃早就到了。

  接下来的新面孔,一个个光鲜如花,如郁来不及细看,只向梦云行礼:“叩见皇后娘娘!”

  梦云赶紧向她伸手示意着:“皇贵妃快快请起,坐吧,本宫已为你沏好了茶。”

  如郁起身温婉笑着,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立刻方嬷嬷就把茶递到了她面前。

  接过茶,才见贤妃向自己行礼:“叩见皇贵妃娘娘!”

  她忙放下茶杯:“妹妹!”

  待贤妃入坐,她这才得以往殿中央立着的几位妃嫔看过去。

  此时,几位面生的妃嫔均,不是她所听到的三位,而是五位,面向皇后,行着大礼。

  “嫔妾叩见皇后娘娘,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  梦云何曾受过这样的尊重,因张宇成宠了这么久,竟也消受住了。

  她也是非常年轻的呢,却不得不摆出皇后端庄的架势:“众位妹妹请起。”

  转眼间,又听她们行着礼:“参见皇贵妃娘娘!贤妃娘娘。”

  如郁感叹古人后宫,强迫自己摆出姿态:“妹妹们平身吧!”

  贤妃也和气的:“快,都起来吧!”

  梦云笑吟吟的介绍着:“原本只挑选了三位妹妹进宫。但太后娘娘说,后宫人数过少,加上这年纪相当,又优秀的秀女实在是多,虽不大选了,但不多选两位进来,却是不舍,所以,我们宫里就又多了两位妹妹。”

  如郁听着纳闷,这事自己竟然一点也不知道。

  她看了看贤妃,似乎她也不知情。

  梦云接着说道:“本宫也是昨天得知。”

  她的容貌一直秀雅绝俗,说话更是气若幽兰,加之现在位高身重,更显得清雅高华。

  民间早就盛传张宇成专宠皇后,如此一看更是让几位新进妃嫔证实了这点。

  她们都认真的听梦云讲话,看不出任何脸上有什么异心。

  “这位是粹丽宫的席妃。”梦云刚落,一位肌肤胜雪,双目犹似清水,却又容色清丽、气度高雅的妃嫔起身行礼:“席妃见过皇后娘娘。”

  “嗯,以后要好好伺候皇上。”梦云话落,席妃也落座。

  罗贵人明眸皓齿,楚楚动人,在众人间尤其显得年幼些;

  李贵人却也显得兰质蕙心,软香温玉;

  跟着就是太后最后挑的两位,李清白净可人,玉洁冰清,位份稍微低了点,是位常在;

  颜常在虽个头小巧,却也秀丽端庄,温柔可人。

  一时间,凤鸣宫里,娇声四起,极为好听。

  从皇后宫里出来,如郁的确颇感疲倦,想到自己将要在这么多女人中应付,她的头就疼。

  她急急催着宫人步伐快点,恨不得赶紧回宫,马上就躺下睡去。

  事与愿违,她听到贤妃的声音:“姐姐,等等我啊!”

  闻声转头,贤妃的步撵追赶了上来:“姐姐怎么走的这么快呢?别人会以为姐姐看到新来这么多妹妹心中不快呢!要说,也真是奇怪,明明说进三位,结果进了五位妹妹。”

  如郁无奈的说:“本宫不知何故,觉得特别困乏。可能是今天起的太早了,这不,赶着回宫休息。”

  贤妃眼中闪过一丝神色,担心道:“姐姐身体没事吧,不是春天怎么也犯困了呢?那姐姐快回去吧!”

  如郁心中与她早有芥蒂,也不愿多说,只唏嘘几句就离去。

  贤妃心中却翻江倒海般:“犯困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