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四十一章 错觉有爱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403 2015-08-12 10:12:43

  一连数日。

  张宇成都流连在新人的宫里。

  文心又开始唠叨起来了:“小姐,奴婢真是觉得奇怪。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呢?这五位娘娘都是来分皇帝恩宠的,如果她们把皇上抢了去,那小姐可怎么办呢?”

  如郁只低头注视着手里的丹青,淡淡道:“为什么我总是教不好你?这皇宫对我来说,只是一个有吃有住的地方而已。”

  她画笔略收,着色一翻,定睛一看:竟然是张宇杰!

  看到画上栩栩如生的人像,她的心不禁颤抖了一会。

  定定神,画笔轻放,她强迫自己不去看画,只听文心的话。

  “小姐,皇上对你挺好的。如果小姐也懂皇上的心,那以后不是什么都不用愁了吗?”

  如郁笑着望她:“文心,那你现在愁什么呢?”

  “奴婢当然愁啊!要是皇上被那些新进的娘娘们吸引住了,以后都不来看小姐了,那小姐以后在后宫里不是会被人欺负吗?小姐,你以前在王爷府被欺负得还不够吗?眼看着皇上对小姐越来越好,你却又不在意。”文心小声滴咕。

  如郁的心思却飘得很远,明明已经把对张宇杰的情绪整好,他不过是这具身体本人的爱人,而自己也只是因为他长得像左亮才会多加在意而已。

  为什么会无意中画出他呢?她不解,像要抚平自己情绪似的。

  她抚着自己的胸口,又望一眼画,吩咐着:“文心,把这副画烧了吧!”

  文心不高兴扭着身体,看着画道:“明明小姐也是喜欢皇上的嘛,你画了皇上,为啥又要毁掉?”

  什么?如郁心头又一惊:画的是皇上?

  啊!张宇杰和张宇成本就是兄弟,举手投足五官之间,是有那么点像的。

  “来,给朕看看!”张宇成的声音凭空响起。

  让屋内主仆两人惊讶不已,赶紧行礼。

  如郁却被张宇成一把扶住:“朕到你寝殿都找不到你,玲珑说你在作画。朕就寻来了!这是重新布置的一个画室吗?别拘一格,颇有味道!”

  如郁小心的起身,不知道她与文心的话被他听去多少,只柔声道:“玲珑你也真是的,皇上来了,也不告诉一声。可把皇上怠慢了!”

  玲珑张口欲语,却被张宇成禁止:“是朕来得突然,不关她的事。来,给朕看看你的画。”

  如郁刹时脸色发白,惊觉不对连忙低头掩饰,眼看着画被张宇成拿在手间。

  而这一幕却被张宇成理解成为羞涩,因为在他看来,画中人物就是自己啊!

  只不过没有穿着朝服,一袭富贵人家公子的模样,刹有韵味。

  他竟然有点看痴,拿着画,轻道:“如郁,如果朕也能如平常人家男儿,我们也这般打扮,共游江湖,是不是很好?”

  如郁忐忑的心稍安顿一下,略抬头,见玲珑望着画若有所思。

  她只言:“不过是臣妾随手瞎画而已,还不足以入皇上的眼。”

  “怎么会?”张宇成一手握画,一手牵过她的手,走到茶桌前坐前,双眼怎么也不肯离开画卷。

  “皇上,请用茶!这是用娘娘每天清晨在翠竹上采集的露水煮的龙井!”玲珑恰到好处的端上茶。

  张宇成却被自己的错觉感动着:“如郁果然有心!”

  轻捧茶盏,递到张宇成面前,如郁笑着:“皇上今天怎么有空到这里了呢?后宫刚进新人,皇上应该多陪陪她们才是。臣妾看着,席妃不错,温良端庄。”

  “如郁,朕不知道你是真的想让朕去陪他们,还是在意朕这么些天都没有来你宫里?”张宇成望着她纯净的眼眸发问着。

  如郁并不躲闪,坦然望他:“臣妾身为皇上后宫妃嫔,理应遵循后宫礼教,自然是希望后宫安宁,后宫安宁,皇上前朝才能顺心,即使皇上不来看望臣妾,臣妾也会做好本份的。”

  她这翻工工整整的对答,让张宇成不禁失望,原以为她画自己,是对自己有所心动。

  可是,为什么一举一言间,竟然看不到她对自己有半点的眷恋?

  “臣妾见过皇上!贵妃姐姐!”正当两人心思各一时,屋内突然响起了贤妃的声音。

  如郁心中闪过一阵庆幸,及时躲过张宇成的眼光,用礼数回应贤妃。

  “臣妾就知道,只要来贵妃姐姐的宫里,就能见到皇上呢!”贤妃话中透露着酸意,却笑盈盈的望着如郁。

  张宇成笑哼一声,牵着如郁的手坐下:“贤妃此话有理!朕觉得很受用。”

  如郁微微笑过:“皇上可不要和妹妹一起来取笑臣妾,叫人听去了,会冤枉臣妾的。”

  贤妃继续打笑道:“姐姐才是皇上心尖尖的人,即使后宫里来了新人,皇上也不会忘记姐姐的呢!”

  话说间,一声娇憨的猫咪声打断了贤妃,张宇成和如郁才发现贤妃的侍女手上抱着一只浑身雪白的猫咪。

  张宇成眯着眼望过去,若有所思的问:“这只猫,不是前几天赏了席妃的那只吗?

  贤妃立刻笑容满面:“皇上真是好眼力,正是呢!席妃妹妹今天来臣妾宫里,看臣妾喜欢这只猫,就送给臣妾啦!本来,是皇上亲赐的,怎么说不也能随便给人。只是,臣妾看妹妹也是一番好意,就这收下了。”

  如郁听完,低眼从睫毛间望一眼贤妃,想到席妃可能就这样莫名的被她在皇帝面前摆了一道,不禁皱眉。

  张宇成似乎并没有听出她语中有话,点头道:“既然你喜欢,就养着吧!郁儿喜欢吗?要不要朕叫人再上供一只来?”

  如郁没料到他又把话题转向了自己,摇头:“猫咪确实可爱,雪白雪白的。臣妾也确实是喜欢,不过,还是不要了,臣妾恐怕没有精力照料呢!”

  贤妃笑着道:“姐姐,又不是自己养,有宫人们呢!姐姐要是喜欢,妹妹这就把它留下您宫里。”

  “不用,真的不用!”如郁慌忙摇手。

  张宇成起身:“好了,朕还要回去看点折子,就不打扰你们姐妹两个聊天了。”

  贤妃似无意间:“臣妾恭送皇上。皇上,臣妾的小厨房里炖了您爱吃的老鸭汤,晚上给您送去吧?”

  张宇成已迈步走起来,回道:“不用了,晚上我去席妃宫里坐坐。”

  说着望了望行着礼的如郁,走了出去。

  见张宇成走远,如郁起来,示意玲珑把画收起来,轻笑:“妹妹,还是到本宫的殿里去坐吧!”

  贤妃和她一起,边走边笑着:“姐姐这是和妹妹生疏啦!皇上都可以呆的地方,妹妹难道不能呆着吗?”

  说着还特意招呼侍女:“小雪娇贵着呢,给本宫好好的抱着了!”

  想到她送的寝衣上淡淡而出的香味,望着她的侍女抱着的猫。

  如郁扯嘴角一笑:“妹妹,本宫也乏了,想休息一会去。”

  贤妃却并不生气,反而大方道:“妹妹就不打扰姐姐了!”

  望着她走远,如郁心中不止一次的作呕。

  这个女人最初表现出来的温顺、体贴都变成她恶心的理由。

  她不禁皱眉,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地方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