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三十六章 后宫选秀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152 2015-01-17 20:21:57

  顺王府对方嬷嬷来说,依然那么有吸引力。

  张宇杰俊朗依旧,只是显得更沉默了,周身透露着一丝说不出的沉重。

  方嬷嬷上前,大胆的望着年轻的王爷:“老奴给王爷请安。”

  张宇杰转头来望着她,仍然没有因为她的大胆而呵斥。

  许是那种熟悉的味道,让他对眼前的方嬷嬷总是格外开恩一般,他只是轻轻回道:“嗯,你来了。”

  “王爷!皇后娘娘已经大好了!而且已向皇上推荐了尹海亮,皇上非常欣赏尹海亮。”方嬷嬷缓缓汇报着。

  “很好!”张宇杰抬眼望头顶上的桂花树。

  深秋了,转眼就要中秋了!

  “王爷!”方嬷嬷并没有停下来,而是继续道:“卫贵妃已经晋皇贵妃了。这在咱们天元朝还是头一回呢!只是伺个寝就晋升到这么高的位份了。”说着,她往张宇杰的脸上望去。

  可是张宇杰并没有出现她预料的难过、惊讶等表情。

  他淡定依然,冷冷的说:“你的意思是,皇后要失宠了吗?”

  方嬷嬷没想到他会反问自己,并把矛头指向梦云。

  她低头道:“王爷,虽然皇贵妃最近颇得皇宠,但是皇后娘娘还是深得皇上的宠爱,王爷不必担心。”

  “那么!”张宇杰眼神一转,漫不经心的问她:“你向本王透露皇贵妃的动静,用意是什么呢?”

  方嬷嬷虽然深感意外,却并不胆怯。

  她抬头望向他,他的眼睛与母妃特别像,漆黑有神。

 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:“老奴是希望王爷能坚定自己的心,把自己的事做完,不为他人所动。”

  张宇杰自然是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,哼笑一声:“五哥确实找了个好帮手。你回宫去吧!”

  方嬷嬷眼中又流露着不舍,深望他两眼:“王爷自己的身子也需保重啊!”

  不见有回应,她掉头而去。

  听到她远去的脚步,张宇杰回想着半烛香前,玲珑的来报:“皇上半夜突然到了梨月宫,皇贵妃娘娘正在梦魇中。所幸,服了药,很快就睡着了,早起安然无事。”

  那时候,才是他真正心惊的时候。

  只是,都安定了。

  他知道他们没事,他知道,如郁没事。

  “王爷!”阿忠悄声道,“卫相已经开始行动了。我们该怎么动?”

  收回飘远的思绪,张宇杰吩咐着:“他拉拢的府僚,都安排好了吗?”

  “安排好了!”阿忠应道。

  张宇杰神色却紧张起来,如郁啊如郁,你该怎么办啊!

  卫相怎么会这么致你于不顾呢?

  难道他不知道,自己一旦起事,女儿就成了罪臣之女吗?

  如郁,我要怎么样,才能让你不受牵连。

  可是,如果你被张宇成逐出宫,不正是如我所愿?

  望着桂树上时而零星飘落下地的桂花,虽然闻面而来的是阵阵清香,他的心,却苦的很!

  而他想念的人,此时正为一旨晋位,伤神的很。

  越想躲,越躲不掉。

  这就是她穿越过来的命运吗?

  难道不应该是千年之后,自己没有认真的对待左亮,所以穿到千年之前,与张宇杰好好相恋吗?

  张宇成其实也很帅,而且还是这个年代地位最高的男人不是吗?

  可是为什么每每看到他,心里就会想到他的弟弟,就会觉得他们很可怜?

  隐约间,她觉得张宇杰心中对皇室是有仇恨的。

  如果他心中没有这份仇,如果张宇成可以只想着他的皇后梦云,这日子,也未尝不好!

  可是,怎么就越来越不好了呢?

  皇贵妃既已成定局,就不可避免的又要走一趟太后的宫里。

  与上回不同,太后显得非常亲昵。

  她甚至叫上琳琅拿出自己早年间的一个玉镯,送给了如郁:“来,衰家给你戴上!”

  晶莹透亮的淡绿色玉镯,在如郁光滑洁白的手腕上,显得十分通透。

  文太后非常满意:“皇上是越来越肯在你身上用心了。衰家真是高兴啊!如郁啊,当初在太子府,若能早早的这样,你今天可就不是皇贵妃了!不过,也无妨,只要皇上肯用心,只要你一朝得子,衰家保你能重登皇后之位!”

  她越说,就越眉飞色舞。

  如郁却听的心惊,她望着质地极好的玉镯,笑道:“母后,其实皇后人也非常好,皇上与她也是伉俪情深。如郁只愿能在后宫中安然渡日就好。”

  “是吗?”文太后依然笑着,语气却渐冷,“郁儿,眼看后宫里就要来新人了。个个的都年轻貌美。纵然你想安然渡日,却不见得没人打你这皇贵妃的主意。即使你与她们从来都没有恩怨,从来都没有纠葛。”

  如郁当然知道,在现代的时候,看了那么多后宫的电视剧,真的是没吃过猪肉,还没有见过猪跑吗?

  她还是顺从的,而且确实有那么点疑惑:“马上要大选了吗?”

  文太后笑着,只见琳琅递给她一本名册,她又递到如郁面前:“来,郁儿!”

  如郁好奇的望着手里的名册,上面记载着的是。。。

  文太后解释道:“跟皇上商量了好几次,他都不愿意大选。他是新帝,不选妃怎么行?所以,就是不大选,总算他同意了让这三位年华尚好、家势颇旺的入宫。来,你看看,都给个什么位份好呢?”

  如郁赶紧把名册关上,双手递还给她:“母后,这样的大事,还是让皇上和皇后作主为好。”

  文后接过名册,笑的更响亮了:“看你这孩子,怎么吓成这样!衰家和你定了就定了!皇上准能听衰家的。”

  说着,她又翻开了名册,眼神凝重的扫视着上面的内容:

  宁江巡府之女席惜雪

  合北县府之女罗清舒

  宝庆县府之女李念露

  更是详尽着列举着她们的芳龄,生辰,八字,家中应景。

  文后感到非常满意,指着名字对如郁说:“衰家觉得这席惜雪相当不错,能文善舞的,现在四妃位份尚空,不如就放在妃位上。”

  如郁只听得头皮发麻,文太后说的对,即使她想安然渡日,可她是众人眼中艳羡的皇贵妃啊!

  正听着文后津津乐道的说话,忽然外面宫人面色匆匆进来,却远远的站在门口不敢靠近。

  琳琅赶紧走过去,轻声询问着,刹时脸色也凝重着,回到文后面前耳语着。

  文后面色稍紧,轻轻放上手里的名册,问道:“人在哪?”

  琳琅低声回着:“正在太上皇处关押着呢!”

  “走,领我去看看!”说着,文太后下了榻,唤着如郁:“郁儿先行回宫吧!以后要多来看看衰家!”

  “儿臣恭送母后!”

  如郁福着身,望她急忙离去,心中也不愿意猜测到底是什么事。只要与自己无关,她都不想过问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