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三十三章 贤妃真面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452 2015-01-08 23:42:07

  如郁知道,不能再刺激他。

  张宇成这是在向自己表白呢,如果再刺激一番,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端来。

  只有继续这样装着傻,任着他去。

  可张宇成却不想放过她似的:“贵妃,今晚,朕想留在梨月宫。”

  “皇上!”如郁终于忍不住,失声轻唤!

  “你放心,”张宇成温柔的笑着,仿佛极不容易的控制着自己:“朕不会勉强你,只是留在你宫里而已。朕会等到你心甘情愿的作朕的女人。”

  如郁再次哑然,她不想再忍了,不想再被后宫女人的身份压抑着。

  她问着:“皇上对臣妾的心思是什么时候的事?臣妾竟然毫不知情,而且突然的觉得受宠若惊。皇上与臣妾就像以前那样,相敬如宾,难道不好吗?”

  张宇成也像中了魔似的,征征道:“朕也以为,有了梦云就不会再想别的女人。没有走进朝和宫,朕对你也没有这么眷恋。但是朕有了梦云以外的女人,朕才发现,朕多么希望,那个女人是你。”

  **********

  凤鸣宫里,得知消息的梦云压抑着内心的狂喜,传话的宫女却如临大敌,生怕梦云会大怒降罪。

  梦云果然装出了一丝生气,轻按桌角:“去,把嬷嬷叫来。”

  方嬷嬷进殿就谴走了所有的宫女,走到梦云面前,轻声道:“皇后娘娘,奴婢已把东西都准备好了。今天晚上正好派上用场。”

  梦云极其端庄温柔的笑着:“那就麻烦嬷嬷赶紧送到梨月宫去吧!本宫也为贵妃高兴,皇上终于肯留在她宫里了。”

  “是,皇后娘娘!”方嬷嬷低头应声,端着一壶酒离开。

  *********

  这顿晚膳,如郁吃的如坐针毡,张宇成都望在眼里,心中却十分吃味。

  只是一顿两个人的晚膳而已,用得着这么不自在吗?

  正吃着,就见方嬷嬷进来了。

  她非常得体的行礼:“老奴给皇上请安,贵妃娘娘金安!”

  张宇成有点惊讶的望她:“方嬷嬷怎么来了?皇后最近身子可好?”

  方嬷嬷微笑着:“回皇上的话,皇后娘娘安心静养,身子逐日渐好。只是还不能伺候皇上,总是自责。今日听闻皇上与贵妃共进晚膳,皇后娘娘甚是欣慰,特让老奴送上美酒一壶,还望皇上与贵妃娘娘品尝。”

  张宇成脑中闪过梦云那张温柔可人的脸,又望望如郁。

  是啊,梦云也是他用心爱过的女人。

  她竟然还这么大方,真的是宽容体贴。

 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回想起梦云相识,再和眼前的女人相比,总觉得梦云少了点什么。

  他对方嬷嬷道:“皇后真是有心了。你让她安心养着,朕明日就去看她。这酒,送的非常好,朕一定会与贵妃好好享用。”

  方嬷嬷眼底闪过一阵兴奋:“那老奴就告退了!”

  张宇成亲自为如郁斟满酒,举杯望她。

  如郁却为难了:“皇上,臣妾不会喝酒。”

  “无妨,轻啄即可。”张宇成温柔的说着,为她端起酒杯。

  如郁犹豫着接过来,对他道:“臣妾就尝一口。还望皇上不要怪罪。”

  张宇成用眼神鼓励着她,自己也笑着,两人轻轻的碰着酒杯。

  “皇上,贵妃娘娘,外面好像是朝和宫的宫女求见。”就在如郁与张宇成,刚要喝酒的时候,文心忽然进来回禀。

  张宇成和如郁对望一眼,放下酒杯。

  如郁赶紧说着:“现在来求见,必定是有什么事,皇上就让她进来吧!”

  “嗯!”张宇成应着,“让她进来。”

  果然是朝和宫的宫女,进来就跪下发颤:“奴婢惊扰皇上和贵妃娘娘,奴婢罪该万死。只是贤妃娘娘的情况实在是不妙,娘娘又不让我们来请皇上,奴婢这才自作主张,斗胆前来。”

  张宇成眉宇微愁:“朝和宫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如郁见他过于严肃,自然的搭住他的手。

  就这么一搭,张宇成忽然觉得浑身如电流击中似的,如郁轻言道:“慢慢说,贤妃妹妹到底怎么了?”

  “娘娘,今天下午,贤妃娘娘说皇上可能会过来用膳,就让奴婢们在小厨房里好生做菜。娘娘说要亲自为皇上作一道菜,不顾奴婢们的劝说,执意下厨。却被一锅热汤烫到,娘娘当时就痛的差点晕过去了。”小宫女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。

  “瞎胡闹!”张宇成喝着:“你们都是怎么伺候的,贤妃烫到哪了?”

  “还望皇上怜惜我家娘娘,前去看望。”小宫女头俯在地上,一个尽的恳求。

  “还不赶紧宣太医,找朕有什么用?”张宇成说着。

  如郁起身走到那宫女面前:“起来吧,快带我们去看看。”

  朝和宫里乱成一团,隐约听到贤妃轻声道: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

  只见贤妃在内殿的软榻上,手上已经被包了一层白纱布,一股淡淡的清香散发在室内。

  见张宇成与如郁赶来,急忙下来行礼:“皇上万福,贵妃姐姐金安。”

  如郁急走两步扶起她:“快起来吧!让我看看,这是伤到哪了?”

  张宇成一声不吭,坐在榻上,只看着她们两人。

  贤妃望一眼张宇成,眼眶渐红:“贵妃姐姐,都是嫔妾不好,坏了姐姐的事。姐姐可不要怪罪才是。”

  如郁仔细的托着她的手,闻出屋里的清香正是来自她手上的药。

  责怪的望她:“都这个时候了,还说这样的话。你是为了皇上才烫到的,皇上都心疼死了。你平常都不怎么下厨的,怎么今儿这么不小心。”

  张宇成回想着她们两人在太子府的一幕,如郁在病榻中,贤妃还是侧妃。

  她振振有词的告诉自己:我不会爱上你,不会在乎你。

  怎么转眼就变了?他有点想不明白。

  或许是因为成了他的女人,所以就?

  他也扶过贤妃的手,仔细看了看,询问着太医:“贤妃的手伤的怎么样?”

  太医垂首回着:“禀皇上,娘娘的手幸无大碍。外用几剂药就可以恢复了。”

  如郁急急的追问:“可会留疤?”

  太医摇头:“贵妃娘娘请放心,不会的。”

  张宇成也放下心来:“那就好!”

  贤妃轻声道:“臣妾没事了,皇上和贵妃姐姐不用担心,你们就先回去吧!”

  如郁笑着:“就让皇上陪着妹妹吧!”

  张宇成见她这么快就把自己推给了朝和宫,心中虽不悦,却也知道,贤妃此举不正希望如此吗?

  他也顺势道:“贤妃是为了给朕亲手做道菜才烫伤的,朕理应好好补偿才是。”

  *************

  如此折腾,回宫,桌上饭菜尽凉。

  张宇成亲手斟满的酒也摆在那,仿佛在嘲笑着什么。

  如郁心里感慨万分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只望着一桌冷菜发呆。

  玲珑轻轻上前:“娘娘,让厨房再给你热一下吧?您还什么都没吃呢!”

  如郁略为疲倦的拒绝了:“不用了,这会我也吃不下。”

  “娘娘是?”玲珑试探着问,“是在意贤妃娘娘吗?”

  “她是对的。后宫的女人越来越多,如果她没有恩宠,那该怎么过下去?”

  “可是奴婢记得,她在太子府时,并不愿意承宠。”玲珑问的直接了当。

  “所以,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呢?”如郁低声反问着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