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三十五章 梦回故里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261 2015-01-13 21:59:50

  “小姐,这是为什么啊?”文心疑惑不解的问着。

  如郁疲倦的躺下,缩在床里,喃喃的说:“后宫的女人真的是累啊!文心,我要睡觉,你不要吵我。”

  这一觉却睡的极不踏实。

  她仿佛回到了千年之后,那个世界有左亮。

  可是,左亮是否知道自己发生了车祸?

  她好像看到左亮在哭,是为她哭吗?

  对不起,左亮,这么久了,我竟然不知道你的心意。

  我想回来,我太想回来了。可是,我怎么回来呢?

  忽然间,左亮的模样又模糊了,依稀间又变成了张宇杰的模样。

  她不可置信的摇头:“左亮,左亮?”

  张宇成皱眉望着惊魂不醒的如郁,双手紧紧的抓着锦被,额头上满是汗,似是惊梦般。

  忽然,她嘴里嘟喃着一个人名字,他听的不真切,轻声的唤她:“郁儿!”

  如郁好像被人叫醒,竟忽地坐起来,抓住他:“左亮,不许走,不许走啊!”

  张宇成惊吓不小,扶着她瘦削的肩,见她满头大汗,轻轻为她拭去,心中满是疼惜:“郁儿,快醒醒!你做恶梦了!”

  如郁瞪大着眼睛看他,又看看梨月宫四周,死命的望着张宇成:“张宇成,怎么是你?”

  张宇成不可置信的问道:“你叫朕什么?”

  “张宇成!”如郁几乎是失望的望他:“大半夜的,你不睡觉跑我屋里来作什么?”

  张宇成也是在梦云宫中半夜惊醒,醒来后他再也睡不着,竟直直的来了梨月宫。

  却没想到如郁正被梦纠缠。

  玲珑值夜,陈康伴侧,都听到如郁生生的叫着“张宇成”,都吓的不敢出气,只低头不语。

  张宇成有点无奈,想她是半夜梦醒,不知所谓,也不追究,只轻声说:“郁儿,朕在这里,不用怕。先睡下吧!”

  没想到如郁拨开他正为自己擦汗的手,生气的说:“怎么是你啊,张宇成!你快走!回你家去!”

  张宇成脸上有点挂不住:“贵妃,在朕面前不得失礼。”

  如郁却越发生气:“什么朕?什么贵妃?都是你这个后宫,把我困在这里,你为什么不放我走?你们都不放我走!”

  张宇成阴沉着对陈康说:“快叫太医来!”

  不花来的非常快,很快就熬了一碗安神汤来。

  张宇成低沉着问:“贵妃这是怎么了?”

  不花皱眉:“回皇上,是心火过旺所致。让娘娘喝碗安神汤,好好安睡,明日就好了。”

  可是如郁却拒绝喝药,她哑着声,还沉浸在左亮的回忆里,这一群古人让她感受厌烦透了。

  如果一定要让让她见到谁,只希望那个和左亮一模一样的人能出现。

  张宇成从文心手里接过药,像哄小孩似的:“来,喝药,喝了药好好睡。”

  如郁盯着他手里黑乎乎药摇头:“我不喝中药,中药苦的很。我要回去,我想回去。”

  张宇成又轻声道:“如郁!喝药!”

  “我不喝中药,我要吃西药!我要回去!”如郁仿佛彻底疯狂似的,说着他们听不懂的事,眼里却泪如泉下。

  张宇成不语,端起药自己喝了一口,一把抱紧如郁,印在她的唇上,轻轻闭眼,感觉到她泪水在脸庞上的冰凉。

  如郁只觉得唇间一热一苦,一阵温苦的药缓缓流进喉间。

  她似乎清醒了起来,瞪大眼睛望着张宇成,不再出声。

  张宇成松开她,转身再次拿药:“如果你不好好喝药,朕就只有这样喂你了。”

  说着,亲手将勺子举起,试了试药温,递向如郁的唇边。

  如郁终于安静喝下安神药,缓缓的睡去。

  张宇成用手轻轻抚住她眉间的紧锁,轻轻掀开被子,半躺在她身边。

  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,让她睡得更安稳些。

  张宇成半夜留宿梨月宫的消息就如风一样,席卷了后宫。

  每位宫女都在议论着看似一点也不得宠的贵妃。

  梦云浅笑着,却更似苦笑。

  她无神的望着方嬷嬷为自己梳妆,说着:“嬷嬷,不用本宫再费心思,皇上和她已经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方嬷嬷为她插上一支凤钗,轻言:“娘娘,老奴一会出宫去禀告七王爷。娘娘只要想着以后,能与七王共享福祸就可以了。”

  梦云微微闭眼,点头:“嬷嬷,本宫希望七王能早点来结束这一切!”

  ********

  感觉到自己的头枕得软软温热的舒服,如郁朦胧睁眼,却被一阵龙涎香疑惑。

  她缓缓起身,看到的是张宇成半靠在床榻上,她是枕着他的上半身睡了一夜。

  “啊!”这一惊着实不小,如郁捂着嘴望他,另一只手轻轻拍他:“皇上!皇上!”

  “嗯。。”张宇并不睁眼,“醒来了?怎么不叫朕的名讳了?”

  “名讳?”如郁愣着重复道,往自己身上看了看,再看看他的模样,放下心来,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。

  张宇成坐直,与她四目相对:“普天之下,敢叫我名讳的女人也就只有你了。你不记得了?”

  卫如郁记起什么似的,不自觉的往床深处挪了挪:“皇上,臣妾不记得了。”

  张宇成深望她,清醒的她,清晨的她,睡眼惺松,脸庞微红,长发搭在肩旁,

  他轻轻别过头,忍着不看她:“朕想知道,你心里的人叫左亮是吗?”

  如郁心里暗呼“幸好”,应声:“皇上怎么知道?”

  “你在梦里也在叫这个名字。”张宇成压抑着自己的生气,“朕会把他找出来的。”

  “不用找,你找不到他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左亮不是这个世界的人。”如郁喃喃的吐出这句话时,张宇成十分惊讶:“不是这个世界的人?他已经离世了?”

  如郁不禁失笑,原来这句话可以这样理解,她望着张宇成,不说话,也不接腔。

  张宇成心里掠过一阵欢喜,他起身,唤人伺候着自己,吩咐着陈康:“叫太医来给朕的腰上好好按一下吧!

  陈康一迭连声的:“是是是,皇上。”

  如郁自然明白这是说给她听的,谁让她靠在他身上睡了一夜呢!

  望着他离开梨月宫去上朝,她软软的松下一口气,问玲珑:“昨天晚上皇上怎么来了?”

  玲珑摇头:“奴婢也不知道。娘娘,昨晚你是怎么了?让奴婢好生担心。”

  如郁知道自己又作梦中,可是梦里,为什么左亮为变成张宇杰呢?

  自从作回了布小凡,自己不过是在这后宫里消磨自己的生命而已。

  对张宇杰,说实话,已然没有了卫如郁那般的爱恋。

  但是却关心他,因为,他是那个与左亮长的一模一样的男人;

  因为他心里一直想着一件,在这个年代,非常重要事关生命的大事;

  因为,一种说不清的感觉,让她想劝他放手。

  正胡思瞎想间,却见内务府的总领太监领着一队人进来了,每个人手里都端着沉沉的东西。

  隔着一道珠帘,只听那总领太监行礼:“奴才参见皇贵妃娘娘!”

  “皇贵妃?”如郁疑问:“林公公,你不是说错了?”

  林公公一脸巴结的笑,起身道:“皇贵妃娘娘听旨。”

  这么个早上,已然让如郁晕头转向了。

  她稳住自己的心气神,说道:“林公公请在主殿等,待本宫梳妆妥当,再来接旨。”

  一席淡紫娟纱金丝长裙,广阔的袖口绣以玉兰花,头上也只是一枚花簪将黑发束起,如郁整个人看上去都淡雅出尘。

  林公公却是决计不敢多看的,他只等她在殿中跪下。

  展开明黄色的圣旨,尖声道:“朕惟典司宫教、率九御以承休。协赞坤仪、应四星而作辅。祗膺彝典。载锡恩纶。卫如郁德蕴温柔、性娴礼教。故册封为皇贵妃。钦此!”

  读完,他示意让小太监们把张宇成的一众赏赐应数献上,用腻腻的声音道:“奴才向皇贵妃娘娘道喜了!”

  梨月宫的宫人们也都跪下,只听刹时间,一阵阵声响:“恭喜皇贵妃娘娘,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  只有如郁接过圣旨时,觉得圣旨与心情如千斤般沉重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