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三十四章 礼厚情薄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227 2015-01-10 23:39:53

  凤鸣宫

  梦云无助的望着方嬷嬷,后者脸色也极为不好。

  宫灯闪烁,梦云喃喃道:“嬷嬷,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,竟然中途冒出个贤妃。”

  方嬷嬷同样深觉可惜:“是呀,真是天算不如人算。娘娘放心,以后还的是机会呢!既然有了第一次,就一定会有第二次。我们再等就是了。”

  梦云美丽的大眼睛望向殿外:“嬷嬷,其实最初本宫真的不忍伤害她。可是现在本宫却多么想让她离开本宫的视线。”

  方嬷嬷见她眼神略为呆滞,面上闪过一阵不忍:“老奴知道。”

  “本宫记得,刚认识王爷的时候。他对本宫真好呀!让人教本宫诗词、练琴,本宫觉得那段日子是最幸福的。原本以为,只要为王爷办完了事,本宫就可以安心的伺候他了。不求什么王妃、侧妃,哪怕只是一个伺候他的丫鬟也可以。可是王爷变了,他心里有了卫如郁,本宫就沦落成他可有可无的棋子了!嬷嬷,连皇上尚能对本宫如此爱恋,为什么王爷就看不到呢?”说着说着,梦云眼里流下了泪来。

  “娘娘,王爷其实也是个可怜的人。这些都是命啊!”

  “嬷嬷,一定要让王爷对她死心,一定要!”

  “不用娘娘吩咐,老奴也一定会遏尽所能的。”方嬷嬷一脸的坚定,为梦云按着肩。

  “云儿!?”殿里响起张宇成的声音。

  梦云惊讶抬头,和方嬷嬷对望一眼,急走两步:“臣妾不知皇上来了,不曾接驾,还望皇上恕罪。”

  张宇成心疼的扶起她,见她梨花带雨,脸色略有愁云病色,轻揽她的腰身,把她往自己怀里一抱:“看你,都要和朕生分了。快告诉朕,怎么哭了?你身体不好,可不能这么伤神的。”

  梦云把头伏在他怀里:“皇上,臣妾没事。刚才和嬷嬷说起失去的孩子,不免难过。”

  张宇成叹口气,紧抱她:“云儿,我们还会有孩子的。眼下最重要的是先养好身子。”

  “嗯!”梦云轻声应道。

  张宇成和她一起坐下,用手抚着她的脸:“云儿瘦了。嬷嬷,皇后最近进食可好?”

  “回皇上!”方嬷嬷应着:“娘娘胃口一直不太好,吃的也不多。加上每日要喝药,更加没有胃口了。”

  “让太医好好的开药,光吃药不能好好进膳怎么行?”张宇成生气道。

  “皇上,不光太医的事,都是臣妾体质如此。”梦云温柔的让人心碎。

  “云儿,朕最近冷落你了!”张宇成语气中尽是愧疚。

  梦云纤身一歪,靠在他宽阔的肩膀上:“皇上,是臣妾自己身子不好,不能伺候皇上。”

  “云儿,你总是这么体贴,朕有你,真是一件幸事。”张宇成伸手搂过她瘦削的肩。

  梦云轻声道:“皇上,纵然心里记挂着臣妾,还请皇上多去贵妃姐姐和贤妃妹妹那里。”

  张宇成直身,双手扶起她:“云儿,你不怪朕吗?”

  梦云眸间闪动,凝望着他:“臣妾丝毫也不会怨皇上。反而,臣妾要恭喜皇上,终于可以和贵妃姐姐琴瑟相合。”

  张宇成听到这句话,明显的有点泄气:“离琴瑟相合还远着呢!”

  梦云安慰道:“本宫相信贵妃姐姐一定会明白皇上的心意。皇上今晚也去梨月宫吧,臣妾再送你们美酒一壶。”

  张宇成笑着摇头:“今天不去了,你这么大度,希望朕和她琴瑟相合,可她却还没有这个心思呢!”

  “皇上!”梦云急道:“天下的女人都是你的,贵妃姐姐应该懂这个道理。”

  “朕会等她的!”张宇成似是苦笑着,再次拥她入怀。

  梦云在张宇成怀里,感觉到他此时的真心,用手抚着他龙袍上的丝绣,说道:“听说皇上最近科考得一良才,不知道皇上准备怎么安排他呢?”

  张宇成略惊:“云儿一向不过问朝政,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了?”

  梦云从他怀里起身,羞涩的:“皇上,臣妾不仅知道你得了良才,还知道他叫尹海亮。”

  张宇成有点不快:“云儿?”

  梦云抿嘴笑着:“他是教臣妾诗词的先生,皇上。”

  张宇成顿感内疚,原以为梦云想干政,突兀的感到怀疑:“真的吗?云儿?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啊!他能为朕教出这么好的云儿,朕一定要好好重用他。”

  云儿脸上飞起红晕:“先生能为皇上效力,臣妾心里高兴的很。”

  张宇成自己也很欢喜:“云儿,朕今晚留下来陪你。”

  *********

  贤妃确实很久没有来梨月宫了。

  以致于她出现时,文心觉得特别奇怪。

  她款款的向如郁走去,行着大礼:“嫔妾参见贵妃娘娘!”

  如郁一把扶住她:“妹妹何故行此大礼!”

  贤妃示意着身后的宫女向如郁呈上一件东西,语气诚恳的:“妹妹是特意向姐姐来请罪的。皇上难得在梨月宫过夜,妹妹却坏了姐姐的好事。妹妹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,如果不向姐姐来请罪,总是寝食难安。”

  如郁总算弄明白了她的意思:“我以为多大的事呢!妹妹完全不必为这件事费神,反而姐姐要感谢你呢!你的手怎么样了?”

  贤妃在她对面坐下:“谢姐姐关心,已经无大碍了。”

  她观察着如郁的脸色:“姐姐,真的不怪妹妹吗?”

  如郁笑着摇摇头,示意玲珑上茶:“一点也不怪,真的!”

  “姐姐一定奇怪,为什么我会和以前不一样吧?”

  “没有!”如郁用手拿起一块板栗膏,轻放在嘴里,“女人都是这样,会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产生莫名的爱慕,哪怕以前是多么的不喜欢,也可能会因为成为了他的女人,而爱上他的。”

  贤妃面上绯红:“姐姐!”

  如郁再笑着安慰她:“我完全能理解,你也不必感到难为情。以后,后宫里的人会越来越多的,如果没有皇上的恩宠,就会被人践踏,所以,你是对的。姐姐支持你。”

  贤妃感激的应声:“妹妹打心里喜欢姐姐!姐姐,既然你能看得这么明白,难道你就不需要这份恩宠吗?姐姐是真不喜欢皇上,还是有自己喜欢的人呢?”

  最后一句话,她说的很迟疑,但还是说了出来。

  如郁心里咯噔了一下,脸色却依旧。

  雕花烛台上,已经点上了闪亮的火烛,此时燃烧正旺,一缕缕的流着烛泪,不禁让她想起了和张宇成大婚之夜。

  烛也是这样闪亮着,可她却觉得被关进了一个牢笼里。

  彼时,她是卫如郁;此时,她是布小凡。

  太子府和后宫,同样都是她的牢笼。

  她不想多言,只轻轻道:“都是皇上的女人,还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?”

  贤妃听了,揣测着她这话的意思,叫着自己的宫女上前:“姐姐,妹妹为了赔罪,特意为姐姐准备这件寝衣,还望姐姐不要嫌弃,一定要收下。”

  早就看到她的宫女端着一盘东西进来。

  这时细看,原来是一件绯色丝绸衣服,一眼望去光滑亮丽,在暖暖的烛光下,看上去行云流水般。

  见她的宫女端上前,如郁用手细摸,只觉手感轻薄柔软。

  她称赞到:“真不愧是上等的丝绸,光洁柔顺,想必穿起来一定十分舒适,这绣功也是一等一的棒。”

  贤妃笑着望着这件衣服:“送给姐姐的自然得是最好的。”

  如郁并不推辞:“好,那姐姐就收下了,谢谢贤妃妹妹。”

  贤妃一脸满意的笑:“妹妹要谢谢姐姐才是呢!不早了,妹妹这就回宫了。”

  如郁起身相送,唤着宫里的小太监:“小安子,好生掌灯送贤妃娘娘出去。”

  望着贤妃走出宫门,如郁感到疲倦不堪,文心扶着她:“小姐,你可是觉得累了?奴婢看你脸色不太好。”

  如郁拖着脚步,对玲珑说道:“玲珑,把这件衣服好生收起来,不要和我其他的衣服放在一起。”

  “是,娘娘!”玲珑简洁的回道,就拿着衣服走了出去。

  文心却疑惑:“娘娘,这件衣服这么好,为什么要拿走啊?”

  如郁却跌坐在自己的床间不语,只征征的望着红烛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