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三十二章 美酒着色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621 2015-01-05 21:37:33

  如郁一早就被太后叫到了宫中。

  她知道,梦云落胎这么大的事,矛头都指向自己,太后不过问那是不可能的,纵然张宇成选择信任自己。

  如郁问安后,就安静的坐在一旁,也不说话,也不动作。

  文太后唇角一扯:“如郁,怎么不尝尝衰家这里的新茶?”

  如郁莞尔:“太后宫里的茶清新香郁,儿臣喜欢的很。”

  “什么时候也会说漂亮话了?”文太后抬眉望她,“贵妃也认为是赵妃害皇后落胎的吗?”

  如郁既不害怕,也不紧张:“母后心里不是有答案了吗?”

  文太后深望她平静的脸,终于露出微笑:“皇上果然没有看错人。衰家知道不是赵妃做的,也不是你做的。皇后说是你,皇上偏要坦护你,如郁,你看不出皇上对你的心吗?”

  如郁起身跪下:“母后的话,如郁明白。”

  文太后牵她的手,扶她起身,拉到自己身边坐下:“你明白就好。衰家心里都有数,明镜似的。你分点心思在皇上身上,只要你有了身孕,皇贵妃就是你的。若皇后一直无出,连皇后......“

  她没有把话说完,握着如郁的手上暗使了把劲。

  如郁只觉得心里苦味纷呈,望着文太后仍然年轻的脸,想着她一生的算计,深知此人不能拒绝,要好生应对才行。

  她点头:“谢母后关爱!”

  文太后继续说着:“听说让你受到非议的是卫相府送来的东西?”如郁应声,“母后,是的!父亲差人送进来时,皇上正好也在儿臣宫里。”

  “嗯!”文太后伸出后,端起茶轻抿:“以后就不要让卫府再送东西到你宫去了。免得节外生枝。他是朝庭重臣,你又是后宫的贵妃,很容易让人引起误会,后宫与前朝勾结,那样可就不好了。”

  “儿臣明白了,儿臣会差人给卫府回话的。”

  望着如郁盈盈离去的背影,琳琅轻声问着:“太后,为什么不直接告诉贵妃娘娘实情呢?”

  文太后轻叹道:“难道要衰家告诉她,那蜂蜜里本就是藏红花所酿?告诉她,她的亲身父亲想害她?”

  琳琅也摇头:“奴婢也想不明白,卫相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贵妃娘娘若有了身孕,对卫家岂不是更好吗?”

  文太后抚上自己仍显光滑的脸:“都是年轻时造的孽。如郁和她母亲真的很像,以后,只有衰家来保护她了。”

  琳琅剥一颗水晶葡萄给她:“太后,最近,太上皇好像不常过来。而且,总是提七王的母妃。”

  “哼!”文太后品尝着葡萄的香甜:“你是想说,他恢复了点记忆?随他去吧,再怎么想起来,江山已经不是他的了,他当初最爱的宠妃也早已撒手人寰了。他又能怎么样呢?”

  琳琅试探着问道:“太后,您就不怕他来问你?”

  “问就问吧!”文太后道:“衰家的心愿都已经达成了,还有何所惧?”

  “太后所言极是。”琳琅低头回着。

  “琳琅,衰家最记得,七王出生时,太上皇那股子高兴劲。他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都给她们母子,衰家每每想起,心就阵阵的痛!”说着,她的手在小桌上轻轻一拍。

  琳琅连忙托起她的手掌,揉着:“太后,您这是何苦,可别伤了自己。”

  正说着,张宇成急步走进殿内,刚进来就急急的道:“母后,母后!”

  文太后神色立刻恢复正常,起身迎住他:“成儿,怎么了?都是当皇上的人了,这么冒失。”

  张宇成抓住她的双手:“母后,听说你召见卫贵妃。你是不是想问皇后的事情?母后,此事,不是她作的,肯定是有人想陷害她。”

  文太后看他着急的表情,心中暗喜,他这是越来越喜欢卫如郁了。

  这是好事,至少他不会专宠梦云了。

  但是她却不动声色的坐下:“可衰家看,也不是赵妃所为。”

  张宇成被她这么一说,堵气似的:“反正朕也不喜欢她,那种场合下,不识大体,一点也没有当主子的样子。再说,一下子也查不出所以然来。”

  文太后暗笑:“好了,你是衰家的儿子,衰家当然知道你的心思。叫她来,并不是责怪她,而是叮嘱她一些事。现在梦云暂时也无法伺寝了,皇上对贵妃也颇为在意,也该和贵妃圆房了吧?”

  张宇成终于松下一口气,听文太后这么一说,脸上露出一丝向往:“母后,朕会让贵妃真心实意的想作朕的女人之时,再和贵妃行周公之礼。”

  文太后有点震惊,未曾表露神色,只淡淡的:“那这段时间就多去朝和宫吧!”

  破天荒的,张宇成没有反对,顺从的应着:“儿臣知晓。”

  一连七天,张宇成都在贤妃的宫中过夜。

  梨月宫里,文心正在帮如郁整理出一个书房。

  为她摆放着文房四宝,嘴里嘟喃着:“哼,贤妃也太过了,竟然缠着皇上。有了皇上,咱们梨月宫她也不来了。”

  如郁正看着一本让自己头痛的书,倒着装的,还是竖着写的,眼睛看着就生疼。

  听文心这么一说,不禁笑道:“这可真是船上人不急,急死岸上人。我都不过问,你倒是瞎操心。文心,当着我的面你可以这么放肆,但如果是在外面,你这话说出去,就要给整个梨月宫带来大祸了。”

  文心果然是单纯,不过轻描淡言的话,她竟吓的跪在地上:“小姐,我都是为了你好!我可从来没想着要害你啊!”

  如郁望着她,摇摇头:“快起来吧!地上凉着呢!以后还嚼舌头不?”

  文心委屈的擦擦眼角:“文心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。”

  话说间,就听玲珑来报:皇上已然到了梨月宫正殿。

  如郁连忙放下古书,往正殿赶去。

  果然,正殿中央,一道修长明黄身影,背着手望她。

  礼数自不能少,她行礼道:“皇上万福金安。”

  没有听到让她起身的声音,她疑惑的抬头,却望见张宇成清澈眉眼张望着自己。

  眸间一闪,她躲闪着低头,又重复起来:“皇上万福金安。”

  “万福金安?”张宇成也重复着,走近她,弯腰牵起她的手。

  她也顺势起身,想把手抽回来,却被他拽的铁紧。

  他牵着她往内殿走去。

  因为一直被他拉着手,也只有随他一起坐在榻上,问着:“皇上这是怎么了?”

  “每当听你说万福金安,朕就很想问,你真的希望朕万福金安吗?”张宇成一本正经的反问。

  如郁不知道他的真意是什么,但这是古代,弄不好就有性命之危。

  她用着平常但诚恳的语气“臣妾自然希望皇上能万福金安。只有皇上安好,后宫才能安好,后宫安好,我们才能安好。”

  “好一个安好!”张宇成忽然抚着她额前的细发,动作突然,竟让如郁无从躲起。

  刹时间,两人之间的气氛十分暧/昧:“你可知道,朕这几日在朝和宫,心里想的竟然全都是你。”

  如郁僵硬着头皮,心呼不好:“臣妾谢皇上记挂着。只是,皇上,你要知道,臣妾的话都是实实在在的心里话,只有皇上一人能让后宫安好。”

  她想了想,索性与他摆摆现实比较好:“你是皇上,专情专爱本就不属于你。所以,皇上既然人在朝和宫,就该与贤妃妹妹恩爱才是。现在还没有选秀,如若选了秀,后宫的女人就会越来越多,那个时候,如果皇上还留恋着专情专爱,那你的后宫就会有很多的血雨腥风,就会有很多很多你想像不到的黑暗。所以,皇上,臣妾是真心希望你能万福金安,能让你的前朝后宫都万福金安。”

  “选秀?”张宇成叹了口气:“朕忽然很怀念以前的你。那时候的你,对朕还有点抵触,可现在的你,对朕却像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。难道你也如母后一样,希望后宫的女人越来越多?”

  如郁心中暗叹:“那时候是卫如郁,现在是布小凡啊,皇上!”

  她轻声道:“既使臣妾不愿意,皇上也必须选秀啊!”

  “只要你不愿意,朕就不选秀。”张宇成望着她清秀的脸,坚定着说。

  忽然征住,如郁不知道该如何回他的话,“皇上,不早了,你该回去了。”她转移着话题。

  张宇成望向窗外,确实暮色刚起。

  握着如郁的手竟有点出汗,他依然没有放开她的手,却吩咐着文心:“去吩咐你们的小厨房,给朕作点拿手的菜式。”

  文心没想到张宇成竟主动留下来,高兴的几乎跳起来,开心的应着:“皇上,奴婢这就去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