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三十一章 帝王之爱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920 2014-11-07 00:56:23

  如郁坐直了身子,轻叹一声:“妹妹也是至情之人。”

  庞妃突然就像是被说中了心思似的,反问着:“姐姐在说什么呢?”

  如郁却道:“折腾了这么久,我真饿得慌,妹妹陪我用一碗银耳莲子羹吧!入秋了,滋阴养肺是最好的。”

  庞妃不知她怎么突然换了话题,望着文心走向殿外准备甜品。

  玲珑却冒然插上一句话来:“两位娘娘,奴婢看你们说话真犯愁。都是我啊我的,要是被太后知道了,准罚你们。娘娘,后宫里还是多注意点吧!”

  庞妃见她言语诚恳,说的倒也在理,对如郁笑道:“姐姐,你身边的人真个个都是护着你的。”

  如郁一口花茶喝下,淡笑:“可不是吗?后宫里如果没有几个贴心的人,那可怎么过呢?”

  说着,吩咐着玲珑:“文心那丫头毛手毛脚的,你去帮把手。本宫喜欢吃甜一点的,不知庞妃妹妹口味如何?”

  庞妃轻笑:“本宫也喜欢甜一点的,要是能兑点牛乳就最好了。”

  玲珑很贴心的回道:“奴婢这就去准备。”

  殿内时不时传来阵阵香,那是院里的桂花开了。如郁微闭眼轻轻闻着:“真的是秋天来了!”

  庞妃也闻着沁人心脾的香:“桂花真香!姐姐,我们也要互相护着对方的周全可好?”

  如郁睁开明亮的眼睛,点头,轻握她的手:“这是自然。”

  凤鸣宫很早就落了宫灯。

  皇上并没有留在凤鸣宫,因为皇后伤心过度,自称不宜面君。

  而顺王府,却有一位嬷嬷护着一位宫女模样的女人进了书房。

  方嬷嬷又看到了顺王爷,她总是这样,一见到他就忘了自己身份,目光不曾离开他。

  今晚的张宇杰非常严厉,是梦云和方嬷嬷未曾见过的表情。

  他紧锁眉头,轻抿薄唇,阵阵怒气。

  阿忠也不说话,这一刻,宁静的可怕。

  终于张宇杰说话了:“梦云,你知道后宫里的女人残害皇嗣,会有什么后果吗?”

  梦云自然明白:“王爷,梦云正是因为了解后果是什么,才会这么做的。”

  “本王没有让你害她的性命!”

  “王爷!”梦云急道:“你不是说,只要她越惨,卫远益就越恨吗?难道王爷交待我的不是这个意思吗?”

  张宇杰心中阵阵悔意,那只是为了在她面前隐瞒自己对如郁的感情,随口说词而已。

  “你只要让他渐渐重用尹海亮就可以了。本王会安排尹海亮去着手去做,剩下的根本不用你安排。在你心里,皇后有无上的权力是吗?”张宇杰语气越来越冷。

  冷的梦云不禁冷颤:“王爷,梦云从来都没有在意皇后的权位。王爷难道不知道……”

  话刚要说出口,她赶紧就嘎然而止。

  方嬷嬷从她身后投来一记复杂的目光。

  “你敢再动她一根毫毛,本王定会废了你这颗棋。”张宇杰说完这句,轻轻将正在书写的毛笔一掷,墨汁如他的情绪般绽放在雪白的宣纸上,滴滴醒目。

  “王爷,难道梦云对你来说,就只是一颗棋子吗?皇上尚能如此爱恋我…。”她没有继续说下去,只剩下拼命咽下去的低咽。

  她秋水般的双眼,永远都是柔情似水。

  张宇杰望她却不为所动:“你根本就不可能怀孕,却为了要害她让自己的身体遭罪,梦云,什么时候开始,你变成这样?本王只需要你做该做的事情。并没有让你去杀人!杀人是男人做的事,不是你该做的!回去吧,记住本王今晚的话!你的任务就是帮尹海亮上位。如果再有什么小动作,别怪本王不留情面。”

  梦云颤微着起身,只听到心中角落里咯噔一声,就像希望破灭那般,她轻声问道:“王爷,难道你和贵妃?”

  “回宫去!”张宇杰打断她的话。

  方嬷嬷扶着她:“娘娘,回去吧,不早了,一会就不好进宫了!”

  说完,朝张宇杰深望:“王爷,入秋了,晚上多加件衣服。”

  张宇杰听她中粗低沉的声音,虽是奴婢,却沉稳有力,心中竟然不排斥,反而倍感温暖。

  只见她们离开书房,他才冷喝道:“出来吧!不花!”

  不花一脸坏笑的现身:“我藏的这么好,竟然也被你发现了。”

  “你干的好事!你给她吃的药,对她的身体有没有危害?”

  “大问题没有,只不过她本来就生不出孩子,就当感受一回吧!”不花漫不经心:“你还真的这么在乎那个卫如郁呀?她现在都已经是贵妃了!皇上的女人你也要?”

  “我让你进宫,不是让你跟着梦云胡闹的!你们就不要给我节外生枝了好不好?”张宇有点无奈的望着他。

  不花悠然笑道:“你也太辛苦我了!我一边要护着皇后娘娘的身体,一边要护着卫如郁的安危,一边还要帮你查太上皇的因由。你就不怕我累死了?”

  “可你却在害她!!”

  “她不是还活的好好的吗?听说皇上当场就选择信任她!照我看,皇上是不是看上她了?”

  “你给我住嘴!!”张宇杰恨恨的望他!

  不花终于正经起来:“好!其实我这一招是试你,也是试皇帝。一试就有效!不错!不错!”

  “父皇的事怎么样了?”张宇杰不想再和他耗时间。

  不花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纸包:“就是这味忘情药的效力。让他忘了曾经最爱的女人,只相信文太后就是他的爱人。所以才会对你母妃,对你们这么无情。”

  张宇杰心中一痛,似要滴血:“有解药吗?”

  “有!”不花说道:“需要你母妃的帮助!”

  张宇杰的眼神随着不花的话放光、暗淡,他哑声道:“母妃整个人都…哪里还帮得上忙?”

  不花同情的望他,竟抚上他的浓眉:“唉,说的也是。”

  张宇杰冷眼望他:“把你的手给我拿开!”

  不花又换成嘻笑的眼神:“哈哈,本太医这就回宫去了。皇后和贵妃,你到底是要保哪一位?”

  “哪一位缺了半点毛发,你都等着被追杀吧!”

  不花摇摇头:“你何必这样呢?卫如郁迟早是你的拖累!”

  张宇杰略动容:“即使是拖累,也只有她能让我心安!此生有她,足矣!”

  远望着皇宫就要到了,梦云神色依然凄然,忽地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:“贵妃留不得啊!”

  她惊讶的望着满脸皱纹的方嬷嬷,混花的眼里传来坚定的眼神。她愣愣道:“为什么?”

  方嬷嬷冷酷的语气在小小的马车里回响:“这个女人一定会坏王爷的大事。”

  “嬷嬷!”梦云急急的唤着。

  方嬷嬷就像对自己女儿般,拉过梦云的手:“嬷嬷来办!娘娘放心就是!日后,王爷成事,娘娘即使不是皇后,也一定是副后之尊的皇贵妃。”

  梦云从没想到方嬷嬷竟有这么厉练、毒辣的一面。

  张宇杰俊郎的面孔在她脑海里荡漾着,她梦呓般:“嬷嬷尽管放手去做吧!”

  她又疑惑着:“可是王爷又不让动她,嬷嬷有好主意?”

  方嬷嬷反问着:“娘娘看不出皇上对她动心了吗?”

  梦云轻笑:“怎么会看不出来呢?皇上问都没问她,就选择相信她。这么久以来的宠爱,原本也是假的啊!”

  方嬷嬷若有所思着:“皇上对你并不假,只是身为皇上,哪有不被别的女人吸引的?卫如郁也确实有过人之处。”

  梦云也听懂了:“那如果让她真的成了皇上的人,王爷不就死心了吗?”

  方嬷嬷没有再回她的话,只是黑暗中,两双期盼的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。

  卫如郁恐怕怎么想不到已经有人在算计自己的了。

  她被下午庞妃的一句话说的心烦意乱,庞妃问的是:“姐姐,皇上对你可真是好。这么大的事,他完全不疑你。”

  让她心慌意乱的人,此时也在想她。

  赵妃父亲身居要职,把女儿送进宫来目的可鉴,可惜还没有来得及分一点恩宠就被送进了冷宫。

  张宇成自然明白她是被冤枉的。

  可是,他看到事情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卫如郁,心里竟然有想掐死人的冲动。

  这种感觉让他自己也很茫然。

  在他心里,明明一直就是爱着梦云的,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竟然开始想了解卫如郁了。

  在她宫里呆着,竟然有了一钟安然的味道。

  这种感觉让他愧对梦云,以至于不敢在梦云最伤心难过的时候陪着她。

  他告诉自己,对卫如郁的感觉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,而是好奇,仅仅是好奇而已。

  可这份告诫竟然让他觉得压抑。

  他克制着自己不去她的宫里,却强烈的想要知道她在干嘛!

  他在自己的寝宫里坐立不安,很想知道她现在是怎么想的。

  他很庆幸有赵妃,可以让她去顶罪。

  意外的,他没有去想到底是谁让梦云落胎的,反而担心如郁会不会理解他的心,他急于坦护她的心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