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三十章 皇后小产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195 2014-10-31 19:56:34

  卫如郁刚踏进宫门,就见总管太监上来报:“娘娘,皇上召您去凤鸣宫呢!”

  凤鸣里,肃静的可怕。

  如郁紧走几步,走进内殿,见梦云正伏在张宇成怀里,脸上苍白无色,低声哭泣着。

  赵妃面色不安的立在边上,庞妃只低头,看不她的面色。

  如郁先行着礼:“皇上万福金安,皇后娘娘万福金安。”

  等了一会,却没有听到任何叫她起身的声音。

  在她身边还跪着一位伏头在地的宫女,感觉到气氛的异样,朝庞妃往去,正好看到庞妃低着头对她使着眼色,意思是不要动。

  张宇成对那宫女低声喝着:“你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那宫女颤栗着:“皇上!一早皇后娘娘一直都好好的,太医给娘娘请了脉,也说娘娘身体健康无事,只需多进补就可以了。娘娘想着前几天贵妃娘娘送来了上等的阿胶,所以就让奴婢去取了来。谁知道娘娘吃着吃着,就…就身体不适,没多久,娘娘她就见红了!皇上,娘娘的皇子去的着实冤枉啊!”

  张宇成听完她的话,眉头紧锁:“是吃了贵妃送来的阿胶,皇后就小产了??”

  “是的,皇上!奴婢不敢说半句谎言。”

  听到这里,梦云更是一阵呜咽,抬起头,小脸泪痕斑斑,幽怨的望着如郁:“贵妃姐姐,梦云知道自己是鸠占鹊巢,但是皇子无辜,姐姐何必下此狠手。”

  说完又柔弱的仰倒在张宇成怀里,只剩下低低的泣鸣。

  张宇成怀抱着她的肩膀,脸色微凛。

  如郁终于明白了,原来这一切的矛头都是她啊。

  庞妃朝她投来急切的目光,赵妃惊呼一声:“啊!”

  张宇成冷眼望着赵妃:“你怎么这么不识大体!如何担得住四妃之名?传旨,赵妃御前失仪,有失妃德,降为婕妤。”

  赵妃听闻征的跪下:“皇上!臣妾是没想到贵妃竟会如此作为,所以情不自禁为皇后娘娘担心而惊呼,还望皇上明鉴啊!”

  张宇成厌恶的望她一眼:“皇后失子,本就难过,更需要静养,你在这里大呼小叫做什么?陈康,带下去!”

  如郁心中大惊,赵妃只这么一下,就从四妃主位降到了位份。

  看来张宇成对梦云小产之事是非常痛心。

  不过,她倒是不怕,因为这场景她在电视里见的多了。

  她嘴角浮上一阵冷笑,梦云是不是太过心急了,她已经得到张宇成一片倾心,又身居后位,何必来害自己呢?

  抬头望向张宇成,她无畏大胆。

  张宇成竟也在望着她,他沉声道:“该死的奴婢竟敢诽谤贵妃,拖出去乱棍打死!”

  话音刚落,全屋的人都诧异望他。

  梦云从他怀里缓缓起身,似乎不认识他似的,声音哀怨的:“皇上?”

  那宫女脸如死灰,望向梦云:“皇后娘娘,救我啊!娘娘!奴婢说的句句属实啊!”

  可是却没有人理她,直到她悲鸣声远去。

  方嬷嬷也远远的站在殿外,望她被拖走。

  张宇成起身拍拍梦云的肩,扶她好好的靠坐在床头,起身站在如郁面前。

  如郁望眼前一阵明黄,近身龙涎香扑鼻而来,她不解的望他。

  张宇成向她伸手,她犹豫了片刻,把自己的手放在他手心里,站了起来。

  张宇成应声道:“那阿胶是宰相府给贵妃的。”

  梦云抚胸轻喘低泣:“皇上,宰相府对臣妾入主东宫一定颇有异议。”

  张宇成接过她的话:“贵妃当着朕的面,原封不动将东西送进了凤鸣宫。朕相信,贵妃不是这么愚蠢的人。”

  张宇成接过她的话:“贵妃当着朕的面,原封不动送进了凤鸣宫。朕相信,贵妃不是这么愚蠢的人。”

  如郁屈身:“臣妾谢皇上信任。”

  张宇成望着她,话却没有停:“从御膳房查起,凡事经手过这份阿胶的人,依次查到。一定要把人给朕查出来。”

  梦云轻嘤一声,张宇成忙坐下抚慰着:“朕一定给你个交待。”

  梦云似乎还很虚弱,只低低的道:“皇上,梦云自从认识你,倍受宠爱。不知道是不是宠爱太过,才会受此厄运?梦云觉得都是自己的错,皇上以后要多分点爱给贵妃姐姐和庞妃妹妹,梦云才觉得心安。”

  听她这么一说,如郁与庞妃又不得不行礼,庞妃终于开口:“皇后娘娘,你与皇上伉俪情深,嫔妾们虽羡慕,但时刻谨记《女德》之训、嫔妃之德,不敢有妒忌之心。”

  张宇成心中郁结,并不出声,梦云气若游丝般:“妹妹快起来,地上凉着。”

  正说话,传来一阵紧急的脚步声,只见陈康急冲冲的走进来,跪着回禀:“皇上、皇后,御膳房的宫女翠宜已然招供。是赵婕妤指使她在阿胶中放了益母草膏,这味药膏颜色与阿胶极像,如果不是太医,混在阿胶中根本无法分辨。娘娘正是吃了掺了益草膏的阿胶,才导致小产。”

  “赵婕妤?”张宇成重复着,“这个贱人!就因为朕到现在还没有临幸她,她竟然就因此生妒,残害皇子。传旨,废去赵氏婕妤位份,降为庶人。即时起迁入冷宫!”

  冷冰冰的说完这番话,他继续道:“皇后身体还弱,需要静养,你们就不用在这里了,都回宫吧!”

  ******

  如郁坐在自己的殿里,终于松了口气。

  文心贴心的为她泡着玫瑰花茶,轻轻的揉着她的肩。

  庞妃抿了口茶,放下轻声问着:“姐姐,这一下午也是够折腾的。只是,你觉得会是赵氏干的吗?”

  如郁端详着她的眼,思虑着:“很明显不是。赵氏虽有点没见过世面,感觉她的心还不至于这么毒辣。”

  “姐姐说的有道理。不是你,也不是我,那依姐姐看,到底是谁做的呢?”庞妃自然道出这个问题。

  如郁忽然有点佩服她,她竟然没有半点防备问这个问题:“妹妹惠心兰质,心中是不是已经有答案了?”

  庞妃望她,只笑不语。如郁轻托脸庞:“我的脸上有答案吗?”

  “难道姐姐想说的是那位……”庞妃话还没未说完,如郁纤指堵上她的唇上:“不许瞎猜。”

  说着,笑着斜望她:“不可能是她!她就算心机再重,也不可能害自己的孙子。”

  “那就只剩自己了!如果真的是这样,她的心也太狠点了。”

  “你愿意为一个不喜欢的男人生孩子吗?”如郁反问着庞妃。

  庞妃倒是疑惑了:“皇后不喜欢皇上吗?怎么可能?姐姐难道是知道点什么?”

  如郁摇头:“如果我说,我什么都知道你信吗?”望庞妃愈加疑惑的脸色:“我也只是瞎猜而已!皇上那晚在你的朝和宫,你可有感觉?”

  庞妃脸上一红:“我觉得很不自在,也很不习惯,而且…而且…”红着脸话,不再说下去。

  如郁却笑着她:“和衣而睡?”

  “嗯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