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二十九章 千年之后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415 2014-10-28 21:59:30

  张宇成到她宫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。

  疾步走进殿中,张宇成笑着:“贵妃如今见到朕怎么总是恭敬有加?倒是没有以前的味道了。”

  如郁听着他语气中的玩味,心中一笑,以前是卫如郁,现在是布小凡。

  卫如郁冷傲,而自己却只想在这个时代好生活着。

  她也笑着起身迎他坐定:“皇上,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?”

  张宇成忽然拉过她按坐在自己身边,如郁下意识的端坐一边。

  张宇成脸色一沉:“贵妃视朕为猛虎野兽吗?”

  如郁不自然的扶了扶自己的发角:“只是有点不习惯而已。”

  张宇成若有所思般:“昨晚朕去庞妃宫中,她也这么说。”

  望着如郁低头不语,他问道:“难道贵妃就不想朕在你宫里过夜吗?”

  如郁清晰的听着他说的每一个字,仍然不抬头:“皇上,皇后有了身孕,还望多多垂怜才好。”

  正说着,听见外面传话:“宰相府有人送东西入宫。”

  张宇成和卫如郁同时感到惊讶万分。

  如郁只见一位眼生的太监把东西送上,嘴里朗朗道:“奴才叩见皇上,贵妃娘娘。”

  张宇成似笑非笑着:“想不到宰相府还挺有心的。”

  如郁倒也淡然:“其实臣妾也与皇上一样心生疑惑。宰相府还是第一次送东西进来呢!”

  小太监应声道:“贵妃娘娘,这是民间上等的胶道阿胶。这是自2800米高的山峰上采集下来的野生蜂蜜。都是补体养生美颜的绝等佳品呢!”

  如郁并不望他呈上的东西,只吩咐着玲珑:“皇后娘娘有身孕,正好可以用来补补身体。玲珑你收下东西,就送到皇后宫里去吧!”

  玲珑应声收下,福身而去。

  张宇成奇怪的问道:“贵妃自己怎么不留下呢?”

  如郁道:“皇上,如果如郁告诉你,这是宰相府第一次送东西进来,你信吗?”

  她一双大眼明亮透彻,与张宇成对望,通透的没有一丝杂念。

  张宇成凝望她:“朕信你。”

  如郁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略为羞怯的笑:“那如郁就放心了。”

  ……

  天元朝的宫廷与如郁记忆中的故宫不一样。

  宫中宽阔的太掖湖上是白玉雕刻的砌栏,偶尔会有白鹭会过,湖上睡莲朵朵煞是好看。

  如郁欣赏着与众不同的宫廷,信步走着,望白鹭飞过触动湖水涟漪,却见不远处的凉亭里立着一道熟悉的身影。

  如郁望他一身银灰绸缎袍,金冠系发,腰间明黄玉带,不禁想起他现代的模样,一时心酸。

  望他面庞道:“王爷!“

  来者正是张宇杰,一入宫他就自有王爷的气势了。

  毕竟如郁是贵妃,他行礼:“贵妃有礼了!”

  卫如郁深知机会难得,又想着他另一重身份,所以直接了当的说:“蝴蝶谷的缘分,如郁于心底不能忘却,入宫也非我所愿。但在这年代,已经是无法逆转的事实了。”

  新皇登基,张宇杰一改以往躲避宫廷的作风,时常入宫看望太上皇。

  远远望她过来,他明白自己其实也是为她而来。

  如郁主动与他说此番话,他甚至还有点听不懂,他皱眉道:“这年代?”

  如郁稍愣,调整着话语:“不管你是公子也好,是王爷也罢。如郁暗思道,王爷是否有不可表达的苦衷?亦或是有什么打算?”

  张宇杰听出她的疑惑,心感她的聪慧过人:“如若本王有什么打算,贵妃会怎么做?”

  她心神一动,果然如她所料,他在江湖中以“柴公子”的身份示人,是另有目的。

  她深知皇家向来如此,后宫的恩怨牵扯前朝的动荡,受苦的不过是黎民百姓,她说:“王爷不如就此打开心结。如郁只愿你能随心随意的活着,不要给自己强压才好。”

  她望着张宇杰,心中念着:何必这么累呢?好好活着不就好了吗?生为皇子本是不幸,兄弟残杀不是更加不幸吗?你能听懂吗?

  张宇心中一暖,她总是这么懂自己。

  他语气温和着:“贵妃也要保重自己的身体,才不会让关心你的人担心。”

  “我知道!”如郁用手拢了拢被风吹扬的碎发:“我原本也不是体虚心弱的人。有些事情想通了,自然就不会让自己的身体吃亏了。”

  刹时无言,两人只望着湖中的睡莲,宁静卧放。

  “公子!”如郁唤的是公子,而不是王爷:“你可曾想过以后?千年之后,天元朝会是什么样子?千年之后,如果你我相遇,公子能否在人群中一眼认出我呢?”

  张宇杰望她纤长鸦黑睫毛,微露痴神:“千年之后?我们还有千年之后吗?”

  如郁用轻得只有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说:“当然有!”

  张宇杰被她坚定的语气感染着,望着她姣好的面容,就像要把她刻在心底:“我的心永远停留在蝴蝶谷了。”

  又轻声问着:“那首歌很好听,可以告诉我名字吗?”

  如郁望着他,想着在现代与左亮一起听歌的场景:“歌名叫《卷珠帘》,歌词也甚好,改天我誊写出来送你。”

  张宇杰心中一阵感动:“不用了,我听在心里了。”

  正说着,忽听后面一阵喧闹,原来是太上皇和文后来到身后。

  如郁忙走上去:“太上皇万福金安,太后万福金安。”

  张宇杰眼波冷冷望文后:“儿臣见过父皇、母后。”

  太上皇望着宇杰若有所思般:“杰儿,起来吧!太后,朕①这段时间依稀想起杰儿的母妃,看到杰儿,越发有点想念她了。”

  张宇杰心底一阵酸楚,文太后语气微顿:“太上皇放着大好风景不看,怎么尽想着伤神的事了?杰儿最近入宫频繁了。你和贵妃认识吗?”

  她犀利眼神不停的在他们两人身上穿梭。

  如郁自然的站立着,并无半点不安。

  看他们这番貌合神离的对话,心中却阵阵吃劲。

  张宇杰很自然的答道:“儿臣今日入宫见皇兄,也正好想去看父皇,不想在御花园遇到贵妃娘娘。”

  “皇上政务繁忙,杰儿如果没有特别要紧的事,就不用打扰他了。”文太后似乎说的很自然。

  “母后,皇兄劳累,我是臣弟更应该分担才是。”张宇杰与她过着太极拳。

  文太后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憎恨,对太上皇说:“我们回宫吧!”

  太上皇恍然点头,与她转身离开。

  张宇杰不禁神色黯然,他的父皇竟然显的这么憔悴。

  从他的神情来看,似乎开始忆起母妃了,看来是不花的药是管用了。

  如郁不舍却也不得不告辞:“公子,如郁也要回宫了。”

  张宇杰望她:“回去吧!”

  回宫的路上,忽见几位宫人行色慌张匆忙,竟然有位小太监冒冒失失的撞到了她身上。

  文心护主心切,用身体挡在如郁面前,喝道:“你这奴才,做事怎么这么冒失,竟敢冲撞贵妃!”

  小太监知道自己做错了事,跪在地上不住发抖。

  事还没有做完,又撞上了贵妃,内心惶恐不安,说话也发颤:“娘娘饶命,娘娘饶命。奴才是皇后娘娘宫里的,娘娘出了事,奴才赶紧的往太医院请太医去。不想火急火潦的误撞了娘娘。还望娘娘大人有大量,不计奴才的过失。奴才确实还等着去请太医呢!”

  “你们娘娘要请太医,你就要把我们娘娘撞伤吗?”文心寸土不让的回着。

  “文心!”如郁轻声叫住她:“皇后娘娘的身体当然比本宫的重要。你若这么不懂事,本宫这就送你去皇后娘娘那里,好好听她的教诲。”

  文心一听,知道自己心直口快说漏了嘴,连忙也跪下:“娘娘恕罪,奴婢知错了。”

  如郁并不理会她,只问小太监:“恩,看你也确实是皇后宫里的人。皇后怎么了?这么急着召开太医。”

  小太监哭丧着脸:“禀贵妃娘娘,皇后娘娘小产了!”

  “什么?”如郁不禁失声:“小产了?你快起来,到太医院去,这可耽误不得!”

  “谢娘娘饶恕!奴才这就去!”只一会功夫,小太监就爬起来没了身影。

  “娘娘!”文心也起来了,扶着如郁。

  玲珑听了这么多,却没半点声响,此时倒轻言道:“这也没几天,皇后娘娘怎么就小产了呢?”

  如郁隐约感觉不对劲,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。只说道:“赶紧回宫吧!晚点的时候再去看看。”

  刚踏进宫门,就见总管太监上来报:“娘娘,皇上召您去凤鸣宫呢!”

  

薇薇凉意

注解:   ①一般说来,如果本人健在并且是按照本人意愿主动传位于继承人,这个时候权利往往还在手上,所以会自称“朕”,如果说是被迫传位并且已然失势,往往会称“孤”道“寡”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