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二十三章 缘起宁国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126 2014-10-02 21:25:33

  礼毕,如郁见梦云并未与太子同行回厢房,当下念头一转,走到她面前温言道:“妹妹可觉辛苦?”

  梦云没想到如郁会主动找她,当下回道:“姐姐,有话要和梦云说吗?”

  如郁和颜悦色:“想和妹妹一起走走,不知妹妹可赏脸?”

  这番情真意切的邀请,仿佛让梦云没有拒绝的理由,她应道:“妹妹也正有此意,与姐姐一道说说话。”

  两人并肩走出内院,如郁领她绕过侍卫,踏向寺后。

  梦云没想到她带自己出了寺,停下脚步,问道:“姐姐,出了寺怕是不安全。我们还是回去吧。”

  如郁却不理她,自顾往前:“姐姐记得前面有一处非常好的竹林,风起叶响,别有一番风景。”

  方嬷嬷与文心一直跟在她们后面,赶到前面:“两位娘娘,天气不早了,这路偏幽的很,还是请回吧!”

  如郁沉声道:“妹妹与我一起出来,我铁了心去赏竹,妹妹却执意回去,如若皇上皇后不见了我,问起你,你该如何自保?

  梦云皱眉,朝前方望了会:“姐姐我们就只管走到竹林就好。”

  如郁只笑着继续走。

  果然,竹林到了。林中传来张宇文的声音:“这片竹林不错,改天我让人过来,把每棵竹里都种上我精心酿的酒,七弟,你给酒取个名字吧!”

  “你的主意永远有新意。竹子节节高升,美酒自清泉而酿,就叫节泉道吧!”

  熟悉的声音从竹林中传来,如郁一阵颤栗。

  她紧走几步,她日思夜想的,总回忆着的图像再现,冷清的表情,玉树临风的身影就站在那。

  她望向梦云,从她眼中捕捉到迅速闪过的匆忙!

  没错!梦云是她在秋水轩碰到的女人,顺王爷就是柴公子!他们认识!

  张宇文见盈盈而来的如郁,风吹的蓝色绸缎在黑发上飞舞,他明白了为什么她会让柴公子心动。

  他望向柴公子,却见他面色并无异样。

  微风阵阵,将如郁的发丝吹起,已经验证了答案,她更是阵阵心痛。

  那日府中见到梦云,就觉得面熟。

  今日更是故意引梦云来,在她的潜意识里,会在这里碰到柴公子。果不其然!

  答案终于被自己无情的揭晓了,更昭示着一切不可能。

  见柴公子深瞳望她,就像幽深的井望不穿。

  一股无以名状的痛意肆起!

  她并没有理会面前的人,而是冷淡的转身:“妹妹,我想回去了,你要留在这里吗?”

  梦云岂会料到在这里碰到柴公子?

  见柴公子也装作不认识她的样子,她略行礼跟上如郁。

  “皇嫂且慢,天色渐晚,让五弟和七弟为你们带路吧!”张宇文突然起声,拉着柴公子走上前。

  如郁侧过脸,略行礼:“皇嫂?不知道您是哪位?”

  “臣弟五王张宇文,这位是顺七王张宇杰。”

  一句张宇杰,让如郁转身面对他们,她竟然灿笑一笑:“原来是顺王爷,有礼了!”说着对着他一个大礼行下去。

  柴公子赶忙上前扶住,仓促触碰间,与如郁双眸对望,顿时眼神凝结,似有千言万语却不得表达,

  如郁眼圈淡淡湿红,他却只能扶着她的手臂,想抚不能动。

  。。。

  宁国寺祈福,文后内心非常满意,遂后又召大家入宫家宴。

  说是家宴,却极其奢侈,仿佛要以此宣泄心情似的。

  宴席间,丝竹阵阵悦耳,文后望席间众人皆神色谨慎,不禁莞尔:“皇上,家宴本应该是轻松才是,你看大家都如此慎小谨微的,可见你平日里过于严厉。”

  张广渊也感觉到如此,道:“那你有什么主意吗?”

  文后望着殿下的梦云,“不如让一众女眷以自有特长表演助兴,你看可好?”

  “既是家宴,也未尝不可!”张广渊颔首:“容妃向来诗词不错,就为大家现场作诗一首吧!”

  话音刚落,席间走出一位体态丰腴,神色间大为期盼的盛装美人,并不谦让,待宫中太监摆放好书墨后,一气呵成,自成一诗。

  她兴冲冲的望向皇上,皇上温润而望,赏了瓜果,并未有其他表示。

  大公主望着仅剩的两位妃嫔已经表演完,噘嘴道:“五哥,她不会把我也叫上去助兴表演吧?”

  张宇文望自己可爱的皇姐,逗乐着:“我倒想看看你能表演啥?”

  大公主坏笑着:“我可以翻筋头啊!保管上面坐着的那位母后连声叫停。”

  坐她身侧的潘桃桃忍笑:“嫂子,你要记住将军的话。你回宫了,就是公主。”

  “让你多嘴!”大公主轻踹他一脚。

  话说间,已引起张广渊的注意,他望着自幼活泼的张灵菲:“公主兴致勃勃的,可是也想着要为父皇表演一下?”

  张灵菲很满意自己被点到名,她起身笑道:“父皇,灵菲不才,从来只爱武不爱文。若父皇让灵菲表演,岂不让各位宾客笑话。”

  她望望还有在座的宰相,尚书等重臣:“我眼看着皇嫂斯文温柔的,想必一定是才华横溢,灵菲此番回京有幸能观赏皇嫂表演的话,一定连做梦也是甜的。”

  文后转头对张广渊笑:“大公主向来爽朗大方,这么多年依然如故,真叫人看了就喜欢。只是如郁最近身体一直不好,不如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大公主并不卖文后的帐:“那不是还有梦侧妃,庞侧妃吗?”

  梦云自大典那日,就被张宇成刻意保护着,不让她多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  大公主言语明白的指向她,张宇成不禁皱眉望张灵菲,找不到最直接的拒绝理由。

  却听文后说:“梦侧妃这孩子也太安静了,自入府,本宫还未曾见过。今日倒可以开开眼界。”话间高贵不可抗,语气柔和却犀利。

  梦云也知道自己不得文后喜爱,是必须要出来会一会了。

  盈盈举眸走向殿中央,向帝后行礼:“儿臣幼时曾习舞,就以一舞献父皇、母后。”

  转眼,太监上来在地上铺满长长的白纸,旁边备有大盘新墨。

  乐声悠扬,梦云赤足踏墨,轻身而舞,裙裾飞扬,玉足轻点,一曲完毕,白纸上赫然一朵莲花。

  梦云低首含笑:“祝父皇、母后万寿无疆,永结同心。”

  话毕,殿上两位嫔妃脸色一变,张广渊欣喜望地上的莲花,文后似笑非笑:“跳的不错!”

  梦云嫣然而退,张宇成不禁伸手扶她,脸上尽是说不出的欣赏与爱恋。

  席间热热闹闹,唯独如郁与柴公子并不多言。

  偶尔会对望一眼,但马上又将眼神移转。

  最后,如郁强迫自己不再望向柴公子所在的方位,凝神不语,即使卫远益也在殿上,她也并不在意。

  只听有人说道:“梦侧妃舞技果然超群,太子弟弟,你府里尽是高人。想来庞侧妃也一定厉害。”

  庞侧妃淡然回话:“公主高看我了,我和你一样,武多文少。唯一爱好清歌一曲,但也得是为心爱人所唱。宛如世间普通女人的心思,如何能登得了大堂之雅。”

  文后蹙蹙眉,看来梦云在府里还真是专宠。

  太子听庞侧妃的话,心里非常不爽,正准备斥说间,余光扫过如郁,见她旁若其人的坐着,顿感压抑,

  他不悦的说道:“太子妃,云侧妃为了祈福大礼都献了舞,你不应该也尽点心意吗?”

  如郁没料到他话锋一转就指向了自己,文后已经为她开脱一次,如若再行拒绝,恐怕有损皇室颜面。

  她起身道:“父皇、母后,如郁略通琴理,望母后赐琴一把,并配鼓师一名。”

  文后见她不再推辞,也兴致大起:“去把本宫那把红颜醉拿来给太子妃弹奏,请乐府最好的鼓师上来。”

  柴公子自开席始终把玩着酒杯,此刻也是如此,漫不经心的望着殿中的如郁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