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二十七章 欲念不能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384 2014-10-13 23:55:41

  正说着,只听文心通传皇后来了,但见梦云被人簇拥而入。

  她虽说为后,终因家世原因未能衬出高贵。

  着一袭华贵红衣,裙长拖曳,金线密密穿透着红色玛瑙石,绣着凤凰。

  凤眼更用蓝宝石点缀,日头从窗棂上照进来,照在这颗蓝宝石上,折射着耀眼的光芒,却又仿佛是夺人心神般的诡异。

  梦云进来,盈盈向张宇成行礼,复又望向如郁:“贵妃姐姐这回可是大好了?可叫本宫担心坏了。听说姐姐醒了,本宫赶紧过来看看。”

  说着让身边的方嬷嬷递上礼品,一柄润白色的上好玉如意,锦盒里装着上等人参,笑颜可掬的白玉观音。

  如郁望她一番殷勤,在床上欠着身正欲行礼,梦云却上来一把扶住:“从前,皇上免了本宫向你行礼,现如今你还病着,就不用拘礼了。”

  如郁见她这样,也不多话,只望向她身后的庞羽彤。

  她身边则是位圆脸的年轻女子,秋水汪汪的浓黑眼眸在肤色白润的面庞上,就像璀璨的明珠在黑夜中那般明亮。

  羽彤与她一道行礼,对如郁道:“嫔妾参见贵妃娘娘。”

  如郁伸手向羽彤,声音虚弱道:“我们之间不用这么客套。你们都起来吧!”

  赵敏之惊讶的望她,眼光掠过张宇成和梦云。

  梦云用一丝绢巾抹笑:“贵妃妹妹,这是新晋的赵妃,第一次见你,行礼是应该的。”

  几个人在如郁殿里说了会话,让如郁甚感疲倦。

  自梦云进来后,张宇成就少言,见她面色疲乏,寻了个由头领着众人离去。

  彼时。

  柴公子手里却有了两道密信,上面均报:贵妃已醒,安然无恙。是夜,方嬷嬷却护送着梦云偷偷出宫。

  黑夜中,梦云望向身后的皇宫,静静的上了巷子里早就等待着的马车里。

  她琢磨着自己的心事,想着要如何询问呆会要见的人。

  她要见的自然是柴公子,她不明白这么久了,柴公子都没有让她做伤害张宇成的事。

  现在张宇成对自己是极其爱恋与信任,夺他性命简直就是易于反掌。

  秋水轩里柴公子思绪万分。当初他让梦云到这里向尹海亮学习诗词,却不料碰到了如郁。

  思虑间,尹海亮和梦云走进来。梦云虽已位居皇后,仍谦卑的向他行礼:“王爷!”

  柴公子扶她起身:“你已经是皇后了,何必如此。”

  梦云笑着:“没有王爷,何来皇后之说?”

  “本王知道你是知恩图报之人,才敢将事拖付于你。尹海亮已经高中状元,你要让他取得张宇成的信任。”柴公子品茶细言。

  梦云坐下轻道:“王爷,即是状元,皇上一定是看中的,还需要我去多言吗?”

  柴公子眉头微蹙:“卫远益一派很快就要完结了,你要帮海亮接替宰相之位。”

  “王爷,卫如。。。。贵妃虽不得宠,但卫远益的势力如日中天,怎么会完结呢?何况即使有这么一天,海亮是不是太年轻了?”梦云反问着。

  “所以,我才要你帮衬着。”柴公子声音轻淡。

  “王爷,梦云有一事不明。为什么不让梦云直接了结了呢?王爷也是皇子,再继位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
  “梦云。”柴公子望向她:“这么久了,你对他有感情了吗?”

  梦云被他突兀一问,脸上绯红一片,当下心跳不已:“王爷何出此言?梦云的心本就不在他身上。纵然他许我一世荣华,我也时刻不忘自己的身份与目的。”

  柴公子面上一滞,梦云的心他何尝不知呢?

  他顿了顿:“死,对他们来说是解脱。我要他得到所有,又失去所有,尝尽失落的滋味。”

  梦云自己的心境有点不平静,稳了下心情:“贵妃已经醒了。王爷最近似乎打探她的消息,比打探皇上的还要多。”

  “她是卫远益的女儿,她越惨,卫远益就越恨不是吗?”柴公子轻描淡定。

  梦云却微微一笑:“王爷,梦云就先回宫了。”

  凤鸣宫已经换了女主人。

  梦云回到凤鸣宫里,一直回想柴公子那句:“她越惨,卫远益就越恨。”

  她疑惑着问方嬷嬷:“嬷嬷,王爷的意思你听明白了吗?”

  方嬷嬷自打进王府就魂不守舍的,听梦云问话,也心不在焉:“皇后娘娘听出什么来了吗?”

  “卫远益!王爷这是要让尹海亮取起代之呢!但我看卫如郁也并不得卫远益的疼爱,她都屈位贵妃了,也不见他在朝庭上有什么异议。”梦云揣测着,不知方向。

  方嬷嬷替她卸下头上明晃的红宝石流苏步摇,梳着她乌黑粗发:“娘娘,自古后宫争斗都是从子嗣开始的。”

  梦云回过头望着她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凝视着她身后无尽的黑夜,仿佛那里有着说不清的故事。

  正凝思着,张宇成来到了她的殿内。

  脸上立即换上温柔可人的笑容,款款走向他:“皇上万福金安。”

  方嬷嬷神色复杂的望望张宇成,低头退下。

  张宇成望她身着白纱睡衣,玉颈下衣领微开,尤显肤白胜雪,隐约中透露着光滑的肌肤。

  他抱她入怀:“就我们俩在,用不着行这么大的礼。”

  “皇上怎么这时候过来了?夜深了,更深露重,着凉了可不好?”

  “不要把朕当小孩好吗?朕批了折子,乏得很,就想到你这来歇息了。”

  梦云纤手马上扶上他的肩膀:“臣妾给皇上按按吧!您刚登基,政务繁忙。如果累了就不用直接过来了,臣妾知道您记挂着,就满足了。”

  张宇成按住她的手,轻轻一带,又把她抱在怀里:“朕只要看着你,什么困乏都没有了。”

  说着,往她殷红唇上轻酌。梦云却伸手挡住他,脸羞红一片:“皇上,臣妾现在不是一个人了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张宇成疑惑。梦云头低的钻到他怀中,整个人扑在他胸口:“臣妾有身孕了!”

  “真的?”张宇成惊喜的一把扶起她,与她交握双手,眼底尽是温柔:“云儿,当真?我们有孩子了?太好了!多久了?”梦云纤怜的手扶着胸口,似要压回某种感觉似的:“皇上,刚月余,还小呢!”

  张宇成欣喜道:“可有什么不适的反应?明日唤太医来好好细问,一定要好好养着。”

  梦云更是妩媚婉约之态:“只是有点胃口不适,没有其他什么,皇上不必费心。”

  皇后有孕,合宫欢乐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