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二十六章 放我出宫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103 2014-10-07 22:32:02

  如郁依然沉睡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  文后却心急如焚,她一遍遍跑梨月宫,却一次次的失望。

  不再犹豫,凤鸣宫里她的声音果断镇定:“太子,继位大典不能延后。”

  张宇成迟疑道:“太子妃还未醒,如若继位,我朝岂不是无国母?”

  话一出口,他自己也吓了一跳。什么时候,他曾想过立卫如郁为后了?

  文后忽然觉得哭笑不得,当初她就怀疑张宇成继位后,一定会不顾反对立梦云为后。

  她甚至想过一定要威逼他立卫如郁。而现在,他自己反而改主意了。

  望着自己从小用心栽培的儿子,脸色不禁温和:“本宫还以为你要拥梦云为后呢!”

  张宇成苦恼着:“最了解不外乎母后。但儿臣也仔细想过,卫如郁是重臣之女,又是太子正妃,如若一意孤行,恐怕会引来朝庭不满。”

  说的于情于理都没有任何的漏洞,文后轻哼道:“本宫也极为看重太子妃,屡屡加以照拂。可她自身不争气,本宫心里极为焦虑。梦云的生世虽然不高,封后却也有好处。至少不会有外戚干政之险。成儿,后宫之险你都看到了。母后从入宫,到诞育你,都是如履薄冰。唯一的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,看到你承统大业。不能因为太子妃的状况功亏一篑!母后的心再也拖不起了!”说完竟神情黯然。

  张宇成一向习惯她母仪天下的高贵,突然在自己面前显的十分的无助,尽显寻常母亲常态,情急之下,跪在文后面前:“母后为儿臣深谋远虑,是儿臣太过执着。母后您不要心焦,成儿一切都听母后的。”

  文后终于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  话说间,她的贴身侍女进来道:“皇后娘娘,不花太医前来请脉。”

  “快请起来。”瞬间,她又恢复了常态。

  不花进来就先请罪:“臣呃见皇后娘娘、太子!请娘娘赐臣死罪!”

  文后安然望他:“不花太医何罪之有?”

  “娘娘,微臣自医治太子妃以来,已逾7日,太子妃还未醒来,自当有罪。”

  “起来吧!”文后有点不耐烦,“所有太医都没办法,唯独你的药用下去,她脸色倒现红润。可见,你还是有用的。这些天,你帮本宫调理的甚好,常年的头晕有所好转。你就安心为太子妃调治吧!”

  不花暗喜:“谢皇后娘娘不杀之恩,臣定当竭尽全力!”话说间,望一眼太子,见他双眉紧锁,思忖颇深。

  **

  时值六月,骄阳明媚。

  皇帝张广渊宣告退位,太子张宇成继位,于皇城举行重大的登基仪式。

  宰相卫远益因位高权重担当仪式司仪,文武百官朝拜新皇、太上皇、太后。

  天空中无数白鸽振翅远飞,阵阵钟声悠扬沉长响彻宫殿。

  梦云按诏封后,卫如郁封贵妃,庞羽彤封为贤妃。

  为充实后宫,特选礼部赵高丽之女赵敏之为嫔,并诏告天下选秀。

  柴公子每每想起这些,都隐隐心安,还好,如郁昏睡着,否则,她是不是会难过?

  除了如郁,皇后以及各妃嫔的册封大典都已经完成。

  日渐炎热。

  文心忙着把内务府拿来的冰块镇在如郁寝宫,生怕昏睡中的她沾染了暑气。

  不时又用拧干水了的毛巾,往她脸上拭去。

  她脸色素白,透明的没有血色。

  文心正准备给她梳梳头发,却发现她突然眉头紧锁,似呻吟了一声。

  文心听得不太真切,慌忙放下毛巾,轻唤道:“小姐,小姐!”

  如郁确实醒了,仿佛过了几个世纪那么久,模糊中她不愿意醒来,如若醒来不知是身处天元朝,还是布小凡的世界。

  灵魂就像是不属于自己的那般,游离在苍茫之间。

  隐约听到有人唤着,脸上一阵冰凉,视线模糊间,文心急迫的神情落入眼帘:“小姐,你可是醒转了?”

  在外厅的玲珑听到,忙冲了进来:“贵妃娘娘醒了?”

  如郁终于醒了,挣扎着想坐起来,却觉得晕眩。

  玲珑忙扶她坐着,文心早就泪朦朦的:“小姐,你可吓死奴婢了,你要是再不醒来,奴婢也要跟着你一起睡死过去了。”

  如郁望着室内的湘妃帘,自己睡的床前,竟挂着金丝密线芍药花样的绣帏。

  她明白,这还是天元朝。

  后世今生的记忆都回到她身上,她恍恍然说着:“我记得你叫文心,你叫玲珑。”

  两人都对望一眼,不禁呆住,玲珑虽一向清冷,却也疑惑了,往她身后放上几个软软的靠垫。

  轻言道:“贵妃娘娘,你这是怎么了?”言下之意,你是不是睡糊涂了?

  如郁歪着靠在细软里,她何尝没听出这意思,只是,她们哪里懂她是谁?

  正思虑着怎么和她们说下去,却听门口一阵紧响的脚步,眼前已是一片明黄压影。

  修长的身影,初为帝的气宇轩扬,和不语明状的紧张结合在一起,张宇成匆匆走到如郁面前:“朕听说你醒了,所以赶过来看看。”言语间透露着浓重的担心。

  如郁皱眉,这是真的穿越了,这是要唱一出《后宫·如郁记》吗?

  回想着穿越前看过那么多的电视剧,现在自己生生的也要留在不知名的朝代,不知名的后宫,和不知名的女人去争不知名的恩宠?

  想到此,她只征征望着眼前的这位皇帝,不施礼,也不说话。

  张宇成被她望的不知所谓,伸手搭上她的额头,她轻侧一旁,躲过他的手:“我没有病。”

  “我?”张宇成皱眉:“你应该称臣妾才对。朕已然登基。朝庭之上对你昏睡一事众说纷纭,故改立梦云为后,朕知道是委屈你了。但也实属无奈,国不能一日无主,也不能无国母。”

  如郁别过头去,并不想听解释,却被张宇成理解成为生气。

  一股郁结之火自心底升起。

  听说她醒来了,他急忙赶来;见她似乎在意,又急着解释,这恍然不是自己了。

  可她竟然生气!凭她为何气恼?原本他就没有立她为后的想法。

  如郁的声音飘渺的很:“一觉醒来,我就成贵妃了。以后是要在这天元朝后宫里老死终生了。”

  张宇成听她话中多有惆怅,挥手令下人们退下,坐在床沿上,望如郁苍白的脸庞:“朕虽不喜你,但一定会护你周全,不会让人害你性命的。”

  如郁扭过头来望着他:“那我是不是要谢谢你呢?我想起来了,以前我对你是多么的不敬。难道你不是应该讨厌我,并怪罪我的吗?”

  张宇少见她恳切的与自己说话,心头一软:“怎么醒来了,反倒忘了规矩?在朕面前要称臣妾。要是在太后面前,是要失了礼仪的。”

  如郁仔细回想着与张宇成的过往,那时候她失忆,不知道自己是穿越来的,更带着卫如郁本身的冷清孤傲。

  可现在,她是布小凡,她回不去,就只有在这宫里呆着。

  纵然在这里有一位长着和他一模一样的男人,但他终究不是他。

  缘分微妙,竟又与卫如郁相爱一场。

  她在心底轻叹,走不掉,回不去,和他相像的人又不是皇帝。

  是不是只有收起这份心,向眼前这位男人示软,期望他能放自己出宫,出宫找到他。

  纵使不是千年之后的他,那也是一份爱恋向往所依。

  想着,她眼睫微湿,泪水盈眶,恰如梨花带雨。

  现代的自己是不是死了?他知道后一定会伤心的!

  张宇成见她忽然落泪,慌乱间不知所措,犹豫着为她拭去。

  他指腹轻触如郁的脸,让如郁感觉到一阵凉:“朕并没有怪罪你,你怎么哭了?”

  如郁横下心:“皇上,臣妾可以求你一件事情吗?”

  “你说!”仔细为她拭去泪珠,张宇成的手依然停在她的脸庞上。

  “我实在是不适合呆在后宫。皇上的心我明白,你也是专情致爱之人,让我佩服不已。皇上能不能放我出宫去?这样,你也可以和你最最最最,最最最最心爱的女人厮守终身!”如郁恳求道,把那几个最字说的真真切切的,完全没意识到这是在与一位古人说话。

  张宇成万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,嫔妃弃位属大罪,难道她不知道?他冷着声音问:“你是想去找你的爱人吗?恐怕这一生,都不能了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