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十九章 一方紫藤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358 2014-09-21 22:29:33

  太子府

  如郁终于在庞侧妃的陪伴下,第一次走进太子府的花院。

  太子府的花园很大,空气中尽是芳香的紫藤花味。

  一池绿水周围竟然种了一圈紫藤花,花开正艳,放眼望去,紫色成片,偶尔一阵风吹过,仿佛一片紫色的云海。

  庞侧妃笑着对如郁说:“姐姐身子大好了,就该出来走走。逛逛园子,我们说说话。”

  说着,她疑惑的问着:“姐姐旧疾有多久了,每次犯病都这般难受吗?”

  如郁知道,旧疾只不过是借口。

  以往那些异样的情景只是在梦中出现,不知道这次为什么会真实的出现在脑海。

  举手托起一朵正盛开的紫藤花,她薄笑着:“以往还没有这么痛过!”

  她是在柴公子面前晕倒的,顺王就是她认识的柴公子吗?

  不知道他会不会像以前那样心疼自己呢?

  她的思绪早就不在园子的美景里。

  正凝思间,听庞侧妃轻声道:“姐姐,梦侧妃来了。”

  原来一直想避让的,终会碰上。

  果然,梦云正在嬷嬷的陪伴下,朝湖边走来。

  微风阵阵凉意,吹动湖水荡漾开来,一波又一波。

  梦云果然是一脸婉丽柔情,新月般的弯眉,似花瓣般娇嫩的唇,姿态甚为绝美。

  恐怕任何男人看到她,都足以被她的笑融化。

  她似乎也没想到会碰到如郁和庞侧妃。

  虽然不曾见过,她却已经猜到了如郁的身份。

  她盈盈走来,思忖着要不要行礼。

  她的嬷嬷死死盯着如郁的脸,就像要把她看透。

  如郁在如针的目光中镇定自若,倒是梦云让她总有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  而在梦云的眼里,她虽然有点憔悴,但却纯粹清雅。

  梦云还是稍弯膝:“梦侧妃给两位姐姐请安!”声音莺转婉约。

  如郁轻笑:“太子爷免了你向我行礼,梦侧妃就不必如此客套。”

  庞侧妃也淡然:“姐姐,虽然太子爷有心照拂,但也不能失了规矩。”

  如郁被梦云的嬷嬷盯着非常不自在,她只是一位下人,怎么这么大胆的望着自己。

  如郁索性开口:“梦侧妃怎么不用位年轻点的丫鬟?嬷嬤毕竟年纪大了,只怕有时候照顾起来会有心无力。”

  梦云声音略不满:“嬷嬷虽然年纪大了点,但却是最忠于我的。”

  说这话时,她的嬷嬷才将眼光从如郁身上移走,对如郁的话并无任何反应。

  如郁笑而不答,只把目光望向湖边。

  似乎在告诉梦云,如果没有事,就可以走了。

  梦云见她不再理睬自己,露出失望之色。

  她很快就调整了面色:“太子妃从来不出自己的庭院,今儿总算是肯出来走走。看来,以后可以经常看到姐姐了呢!总闷在自己的院里,委实不好,心情也一定苦闷吧?”

  如郁看她非但不走,反倒有挑恤之意,露出一丝讥讽的笑:“梦侧妃何以得知我心情苦闷?看来我这院里的人都该好好调教调教了!”

  说完,她转向庞侧妃,嫣然一笑。

  庞侧妃一双玉手握过如郁的手:“姐姐,我还是比较喜欢和你坐在树下吃茶赏画,不如这会去你的小院品茶可好?”

  如郁点头:“妹妹能看得上姐姐的茶,不胜欢喜。”

  “呵!”梦云嗤笑一声:“说到茶,太子前几日赏了一些皇上御赐的白茶,不如两位姐姐到莲心小筑一坐可好?”

  庞侧妃转身望她:“既是太子赏给梦侧妃的,我们哪敢期望?就不与梦侧妃分享太子爷的心意了。”

  如郁与庞侧妃已然走远,梦云也望向湖边的紫藤花。

  只因为她喜欢,太子就把这湖边种满,他的情谊真是难能可贵。

  见她走神,嬷嬷上前提醒着:“姑娘,戏才刚开始呢!”

  “嬷嬷!”梦云恍然:“太子妃何其善良,一定要这样伤害她吗?”

  深夜。

  顺王府的后门悄然打开,崔管家带着来客到柴公子的书房。

  柴公子听她道着:“王爷,太子爷对梦云相当宠爱,夜夜都宿在莲心小筑,梦云也没有异心。”

  说完她慢慢抬起头,苍老的脸上没有特别的表情,眼底却流转着关怀,望着面色清明的柴公子。

  柴公子并不满意这些答案:“如果梦云连这些都做不到,那我这么多年对她的栽培还有什么用?”

  他对着方嬷嬷似笑非笑。

  方嬷嬷不回避他的眼神,上下打量他:“老身会在梦云身边时刻提醒她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。”

  “那太子妃?”柴公子故作轻松的问道。

  方嬷嬷脸色闪过一丝柔意:“王爷对太子妃很是关心,老身已然察觉到了。”

  柴公子严厉的盯她:“你的话有点多了。”

  可她却不退让,反而理所当然的说教着:“老身只是提醒着王爷。我看太子妃并非多事之人,可惜她生不逢时。王爷若是怜惜,日后等太子废她之时,多多照拂也是可以的。”

  阿忠提醒着嬷嬷:“方嬷嬷,你出太子府的时间太久了,快回去吧!”

  嬷嬷扭头再望柴公子一眼,福了福身:“王爷,老身告退!”

  柴公子望她蹒跚的背景,忽然有种冲动。

  方嬷嬷的话是多了,但是却句句说到他心里。

  她对自己表现出来的关心,让他觉得实在。

  他问着阿忠:“嬷嬷是哪里找来的?”

  阿忠吞吞吐吐:“是五王爷安排过来的,五爷的人一定靠得住。”

  柴公子不再追问:“新皇要继位了,我得送件大礼才行!”

  阿忠烔烔有神的眼神,听他这么一说,顿时来了劲头:“王爷早就该出手了!”

  “停一半水运!”柴公子简单明了的五个字,阿忠立刻回道:“王爷英明!”

  柴公子走出书房,望满天星斗,恍然间,所有星光聚成了如郁出浴后,在月光下的笑脸。

  他苦笑着自语:“他就是把你废了,你也不会难过,是吗?”

  一夜无梦,如郁醒来,内室里只有玲珑一人。

  她奇怪的问:“怎么只有你一个人,文心呢?”

  玲珑正专心的帮她收拾着梳妆台,见她忽然醒来,惊吓一跳:“文心被庞侧妃叫去了。

  “这么早?”如郁疑惑。玲珑赶紧伺候着梳洗。

  玲珑拿起凤钗准备为她饰上,如郁却按住她的手:“就用那串珍珠吧!”

  玲珑跟她时间不长,并不多话,替她轻絻长发,只用珍珠固定,别致清雅。

  望着镜中的如郁,顿觉不仅气质淡雅,就连长相也越发俏丽,眉眼间更有股特别的神情,似魅,似艳。

  她不禁轻道:“太子妃越发好看了。”

  如郁也抚上自己的脸,笑说:“玲珑也会说俏皮话了。”

  正说着,文心捧着点心盒进来:“小姐,庞侧妃真有心,一早就差人叫我过去,给小姐拿点心来。庞侧妃亲自下厨做的,您快尝尝。”

  如郁看她手中的盒子,笑言:“羽彤妹妹做好点心,让丫头送来便是,何必再差人来叫你?快说吧,什么事,别瞒我。”

  文心咬了咬嘴唇,真是什么事也瞒不住如郁,她不情愿的说:“小姐,昨日我见梦侧妃在你面前太过猖狂。所以就去和庞侧妃商、商量。。”

  “商量怎么和梦侧妃斗是不是?”如郁接过她没说完的话。

  话音刚落,文心就跪下:“小姐,奴婢也是为了您好!”

  “你从卫府出来怎么越来越没有长劲了?庞侧妃怎么回你的?”

  “她,她,她说小姐你心清肚明的很,让奴婢只好好服侍你就行。”文心小声回道。

  如郁心疼她为了自己变成这副样子,她伸手拉文心起来:“起来吧!我的心思你还不明白吗?文心,自你开始服伺我,我就失忆了,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。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过完这一辈子。不想有争端,不想有争斗。”

  她说着说着,眼望着地板,心却飞到了蝴蝶谷。

  “小姐,我错了,以后,我再也不干这种傻事了。”文心终于明白了如郁的心思,诚意认着错。

  玲珑听她们主仆对话,不禁多望如郁,正出神的望着的地板,仿佛在回忆什么。

  她拉过文心:“快把点心布上吧,让太子妃尝尝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