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二十章 出手商道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018 2014-09-23 22:40:02

  天元朝

  朝庭之上,张广渊严肃的望文武百官:“一个民间的商贾现在说要停一半的水运商行,朝庭就拿他没办法了吗?”

  满朝官员低头不语。

  柴公子的商行已经控制了整个国家的水运、陆运。

  停一半水运,这损失将是不可预见的,他的实力实在庞大。

  如若要朝庭出面打击他的商行,恐怕首先打击的是自己的财政收入。

  张广渊面色阴郁,对卫远益说:“卫宰相,你有什么高见?难道要朕答应他的要求,朝庭的颜面何存?”

  整个朝堂上,卫远益非常平静。

  他在揣测柴公子此举是不是在回应自己,他朗声:“皇上,臣以为满足他的要求为上策。”

  “不可以!”太子愤然起声:“父皇,儿臣以为一定要严惩此举。如若朝庭让步,天威何在?不仅让民间商贾笑话,如果商贾们群起效仿,后果将不堪而言。卫相历来严政,为什么会选择退让之路?”

  太子说的振振有词,大有绝不善罢甘休之势,面对这位岳丈,他也是毫不客气。

  卫宰相对着太子:“太子爷!柴公子并不是普通的商贾。臣以为,他是想在新帝继位前向朝庭证明自己的实力,同时也希望新帝继位后能继续重视他。太子爷,为了皇上禅位后大局安宁,臣以为还是同意他的条件为好。”

  张广渊望着太子与他的岳丈一来一去的争执,心烦不已。

  卫远益说的貌似有点道理,但如此之来,唉,真是两难权衡。

  消息传到凤鸣宫,文后也感到惊诧。

  她坐在凤座之上,回想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历程,眼望着儿子马上要继位了,竟然来这么一出。

  “铭秋,你也没有见过到柴公子?”她问着身边的年轻人,年轻人竟是铭秋!

  铭秋无奈的回:“禀皇后娘娘,草民从未见过他的真容。皇后娘娘派草民去查,但是每每有点眉目之时,线索就断了,仿佛有人刻意掐断似的。”

  文后第一次觉得束手无策,她在明,柴公子在暗。

  不知道他的用意到底是什么,如果他只是要朝庭减税赋,那是最简单不过。

  如果用意在江山,那朝堂之上可会有他的人?

  他,又是谁?

  文后用手撑着自己的头:“铭秋,这些年辛苦你为本宫办了这么多事。”

  铭秋回道:“皇后娘娘看得起草民,是草民的荣耀。皇后娘娘,听说卫宰相的主张与太子相悖。”

  “恩!卫宰相的想法本宫倒是赞同。让本宫再好好想想,铭秋,你先出宫吧!”皇后轻言。

  铭秋欲言又止,思量着要不要和文后说卫宰相曾书信柴公子:“恐怕太子会恼卫宰相,不知会不会牵怒太子妃。”

  文后知道他的心思:“铭秋,你眼里看到的应该是属于自己的东西。”

  铭秋不再多言,随着太监退了出去。

  文后突感心力憔悴,头一沉,想要小憩一下。

  迷糊间却看到一粉衣女子曼妙身形走来,走近一看,原来是戚霏。

  她笑容可掬的望自己:“冰儿,我来看你了,你可想我?”

  文后听她唤自己小名,内心顿时温暖,坐起身连忙迎上她:“霏儿,你好久都没来看本宫了!快,来本宫身边坐。”

  两人同坐在软塌上,显的十分亲密。

  文后望着她姣好的面容,想想自己最近出现的白发,不禁叹道:“霏儿还是娇嫩如昔,不像本宫,总是感到疲累不堪。”

  戚霏心疼的望向她,淡笑:“冰儿太过累心,所以才会觉得累,这些年你过的可好?”

  文后被她问到软肋:“冰儿,好与不好,都是过给别人看的。只有你最懂本宫。”

  戚霏笑着点头:“霏儿自然最懂冰儿的好,这么多年,我一直感谢你,给了我嫁给卫远益的机会。”

  文后脸色微变:“霏儿怎么说起这番话来,在本宫眼里,你嫁他做妾室实在委屈。”

  “冰儿,如果不是你,恐怕今日我就得在这后宫与你争宠了吧?霏儿一直偷偷仰慕卫大人,对入宫之事趋之若鹜。正左右为难间,冰儿帮了我一把,入宫前的那场病来的真是太及时。我原本以为,你的心也不在宫里,肯定会舍不得他!让霏儿好长时间内疚与自责。”戚霏细言细语的。

  文后震惊的望着她,原来她什么都知道!!

  面上一阵羞愧,深叹:“霏儿!纵然本宫与他情真意切,但本宫是万万不能委身于他,屈居为妾的!本宫何尝不知道你对他的心意,所以姐姐就想成全你。”

  戚霏听完最后一句,脸上的笑容消失的一干二净:“冰儿,既已成全我和他,为什么又要拆散我们?”

  文后心虚的问:“霏儿,你说的本宫听不懂。”

  “冰儿,当日如果不是你在我的茶水里下了药,我怎么会突觉晕眩?皇上怎会突然出现我面前?我怎会摔倒在他的怀里,正好被大人撞上?冰儿,时间你掐的刚刚好。你的心里为什么从来都没有满足感?”

  。。。。。。

  文后望着戚霏随侍女出了自己的宫门,唤着张广渊:“皇上,听说御花园里荷花都开了。粉红粉红的,好看的很。不知皇上可有雅兴陪臣妾去赏花?”

  张广渊宠溺的望着她:“好啊!冰儿喜欢,朕一定奉陪。”

  两人正准备出门,文后突然惊呼:“呀!皇上,臣妾想起,赏荷花一定得配上我那副粉红的玛瑙耳环才叫一个应景。皇上先去,臣妾换好,随后就到。”

 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当年的情景一幕幕惊现,文后觉得心跳厉害。

  她做的鬼不知神不觉,戚霏怎么可能知道?

  “霏儿,不属于你的就不应该妄存贪念。你与本宫当年既为姐妹,你怎么可以看上他?本宫让你与他半时恩爱已是宽容。”文后强忍心虚,故意反问。

  戚霏眼中流露出一丝悲哀:“既如此,又为何阻止我入宫?他是你不要的,你竟也不许别人得到?冰儿,你以为你住在皇宫中,享尽人间富贵,你就快乐了吗?霏儿看你不过是夜夜针毡,层层算计,何来幸福而言?”

  “霏儿,你太放肆!纵然与本宫姐妹情深,你也不能在本宫面前说如此大不尊之话!”文后终于提高语气,拿出皇后的身份与口气。

  “冰儿,你太可怜!”戚霏语气越来越弱,渐渐走远,消失不见。

  “霏儿!”文后大呼一声!差点跌座下来,她突然觉醒,才发现刚才的一切,不过是一场梦!

  “皇后娘娘,您怎么了!”她的贴身侍女琳琅见她满头冷汗,连忙为她拭去。文后伸手拦住她:“传本宫懿旨。黄历十六日,所有皇室成员进宁国寺为国祈福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