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二十二章 为国祈福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349 2014-09-27 22:55:31

  卫远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冷笑着:“我的女儿是太子妃,日后太子继位,她就是皇后。公子刚才说道不同不相为谋,你想要未来的皇后,岂不是存了谋反之心?”

  柴公子并不与他废话:“卫大人可还记得大禹岭,你女儿遇刺一事?”

  卫远益心中微颤:“公子怎么知道小女遇刺?”

  “因为我看到了!”柴公子不露声色。

  卫远益更是暗惊:“难道是公子救了小女?如此,在下应当感谢才是。”

  说着,卫远益起身想进里屋。刚抬脚,就感觉腿上无力,无法迈步。

  柴公子自顾走出里间,在他对面坐下,笑道:“只是点了你的穴而已。”

  卫远益顿时生畏,柴公子几乎无声无形的,让他无法动弹。

  此时的天下第一公子,已经不是顺王爷的面孔,邪魅、妖异,给人一种突如其来的压抑感。

  卫远益道:“听说公子一向行事端正,怎会突然暗袭?”

  “因为你想见我,所以我就出来了。你想见我,那是万万不能。我想见你,却随时可以出来。”柴公子笑的灿烂,在卫远益眼里却那么可怕。

  “放心,我怎么会杀朝庭重臣!既然免了税赋,我自然会实现承诺。你的女儿,我现在还不想要。等我想要的时候,你会配合我吧?卫大人?”慢条斯理的说完,柴公子解开卫远益的穴位,还他自由。

  卫远益平生官运亨通,周旋在朝庭中,从未失手。

  竟然被一民间的年轻男人玩弄于股掌,内心气愤不已,“在下这就回禀皇上!如若公子能与我共谋大事,何止小女,天下女人都是你的。”

  “我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想杀一位足不出户的千金小姐。”柴公子望着他急于离开的表情,颇为搞笑。

  卫远益顿足,不愿再作停留:“在下告辞。”

  望着卫远益离去,柴公子的笑才收敛起来,墨瞳神色凝重:“原来真的是他。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?凭他也想造反?”

  阿忠从内室走出来:“公子,我去打探他在朝庭勾结的官员。”

  “嗯,我们的人也要迅速布好。安排不花在太子继位前进宫吧!”柴公子吩咐着。

  宁国寺迎来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祈福盛典。

  不仅皇上、皇后亲临,后宫仅余两位妃嫔及皇室成员尽数到场。

  文后霸后宫多年,自七王出生后,皇宫中竟连一位公主也没有诞育过。

  大公主张灵菲却在这时赶了回来。

  出嫁边境两年,大公主对京城甚为怀念,驸马无法亲自送她回来,派了自己的亲弟弟潘桃园护送。

  还未入宫,公主就差人送信。

  皇上与文后都出乎意料,尤其是皇上,依稀记得她是一位早逝的嫔妃所生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皇上一想到以前的妃子,都会想不起模样和与她们相处的经历。

  文后会意,立刻着人迎接公主,终于在去宁国寺那天与公主汇合。

  皇上与文后坐在高大舒适的马车里,并不觉得摇晃。

  皇上感叹万分:“没想到灵菲回来了。朕还记得她小时候经常要朕抱她,只是她的母妃,实在是记忆淡薄了。冰儿,为什么朕总是想不起杰儿的母妃?”

  文后眉目流转,竟然蒙上一层水意:“皇上忘了吗?臣妾当初差点死在她手里。皇上一怒之下,把她打入冷宫。皇上为臣妾焦虑过度,重病一场,醒来后,就再也不愿意记起她了。”

  皇上见文后伤心,连挽她入怀:“冰儿,是朕没有保护好你!祈福完毕,朕想赶紧禅位,陪着你好好享受余生。”

  “皇上,其实你还年轻。。。。。。”文后声音越来越低。

  “朝政太平,朕没有什么眷顾的。最怕的就是朝上进言纳妃啊,冰儿!朕有妻如你,足矣。”

  文后窝在他的怀里,细腻温柔的说:“冰儿能得皇上的一心呵护,即使死也无憾!”

  。。

  如此重大的场合,太子不敢造次,携如郁同上宁国寺台阶。

  太子本也称得上玉树临风,如郁特意穿的淡雅,水蓝色裙,配着蓝色的发簪,簪尖细珠链,并不奢华,但气质出尘。

  走在着装隆重的人群中,用以束发的蓝色绸发尤为惊鸿一瞥。

  自她出现,柴公子一眼就望到她。

  她温柔平和,目光沉稳,与太子跟随着皇上、皇后走着,并不张望。

  张宇文自然也见到了如郁。

  虽然听过她的名字,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  不妆已惊艳,更是冠压群芳,只是远远望去,总觉得满腹心思。

  碧空如洗,偶见浮云,天广无际,纯净不染。

  如郁记得几个月前,宁国寺偶遇冷俊极至的翩然少年,冷然道:“在下柴公子。”

  此时,他却已是七王,对自己置若罔闻。

  往事如昨日,如今,却已物是人非,明知就在眼间,却不得相认。

  无谓大师率众僧跪迎帝后:“皇上万岁,万岁,万万岁;皇后娘娘千岁,千岁,千千岁。”

  张广渊扶起他道:“无谓大师是得道高僧,何需行此大礼。快快请起。”

  他引众人入中殿,僧人们开始颂经吟唱。

  张广渊与文后双目微闭,喃喃自语,虔诚面佛。

  众人皆原地跪下,祈祷颂福。

  日头淅上,中殿吟唱声却并未减轻。

  柴公子以皇子身份在众人前首,望向中殿内帝后、太子夫妻,眸中深幽。

  感觉到有人轻扯他的衣袖,侧目一望,原来是大公主。

  他暗笑皇姐在如此隆重的场合,居然和他说起悄悄话:“七弟,祈福好无聊。皇姐要热死了。”

  “扑哧!”张宇文听大公主的话,忍不住笑,压低声音:“皇姐,你看我们该怎么办呢?”

  大公主不以为然的朝中殿呶呶嘴:“不如我假装晕倒,然后你们送我回厢房好不好?”

  柴公子掩饰住嘴角的笑,皇姐还是这般可爱:“我看甚好!”

  血色残阳,暮色渐浓,在无谓大师与众僧越渐轻慢的吟唱中,帝后终于起身。

  文后起身顿感膝盖酸麻,因为自己内心的愧疚,她主张了这趟祈福,不知是否能以慰心灵。

  望着院内众人跟着起身,无谓大师着人安排大家的厢房。

  他转向如郁:“太子妃安好。娘娘可还记得老纳当日一言?”

  如郁自然不忘,她谦和回道:“谢大师赠我金玉良言。如郁铭记在心。”

  文后因她母亲所累,此刻见到她,心中抵触极深。

  张广渊慈祥道:“如郁也见过无谓大师?”

  无谓大师躬身:“太子妃出阁前曾随卫大人前来进香。贫僧一眼望去,便知她是极贵之相,果然如此。”

  太子望如郁镇定的表情,自从打她一巴掌后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。

  她唇着淡彩,刻意掩饰着什么,唇红衬的容如白瓷,着装虽淡,却雅贵非凡。

  一向自认爱认梦云的他,却总是因为如郁生气、恼怒。

  恼她淡然自如,恼她平静渡日,恼她心中竟然还有爱人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