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二十一章 重挫太子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388 2014-09-25 22:27:29

  想到卫远益在朝上的举动,太子就恼怒。

  进府,他破天荒没有去看梦云,而是直接到了如郁的寝殿。

  院门口的丫鬟来不及通报,他已经气势冲冲到了内室。

  如郁正坐在软榻上,撑着下巴凝望着窗外,专注认真完全没有听到太子已经进来了。

  秀美的侧面,嘴唇含笑,皓指如玉,显的特别迷人。

  太子从没有认真看过她,纵然是怒气在怀,竟也惊呆了会。

  如郁感受到来人,回头一望,明眸顿时暗淡,起身淡然的行礼:“太子爷。”

  太子恢复神色,冷哼道:“卫如郁,你在我府里的日子过的很自在嘛!”

  如郁望着他,不知道他用意何在,并不出声。

  太子得不到她的回答,心中甚至因为刚才被她吸引恼火,恶狠狠的上前:“你爹和你到底在想什么?把你弄进我的府里,朝上又处处和我作对。他就不怕我继位后把你废了?”

  如郁总算知道他为什么要来找自己的麻烦了,心中突然感到他的可悲:“太子,在我入府之前,你可曾听过我的名字?”

  太子眼存厉色,并不作声。

  “我想你可能也甚少听说过吧?我是相府不得宠的女儿,怎么会被指为太子妃,和你一样,我也匪夷所思。能肯定的是,爹不期望我能为卫家带去任何荣耀。所以,如郁在太子府是生是死,恐怕爹都不会过问,日后入宫也会如此。”如郁说到此,突然像弄清一件事情似的,顿感悲凉。

  太子却不这么认为,他恨恨的:“我只警告你不要妄想在太子府耍花招。你有那么狡猾的爹,就一定也有满腹心计!”

  如郁深深的被他刺激,她本就打发了文心出去,安静的坐在房间回想着蝴蝶谷。

  不仅被他生生打断,还莫名被他羞辱,一丝轻蔑浮上脸庞:“太子以为但凡是女人就得看上你,爱上你,为你生死相许?我也有相爱的人,我也为被困在太子府无法与他相守苦恼,你既已存废我之心,不如索性废了我,也好成全我。”

  太子原以为她一定会像平常那样淡然,却没想到她竟然说出这番话来,尤其没想到的是,她竟然也有相爱之人。

  如郁说出心底的话,就什么也不畏惧了。

  她有种强烈的渴望,渴望出太子府,渴望再次碰到柴公子。

  她却不知道自己触碰到了男人的底限。

  即使太子不喜欢她,不想要她,但也一定不会让她心里有别的男人。

  太子气红着眼,冲上来掐住她的脖子,把她逼退到房梁:“卫如郁,你这个贱人,你竟如此不守妇道,敢背叛我!”

  “太子!”如郁没料到他会突然发难,脖子感觉力道加大,说话都很困难:“我根本就不是你的人,何来背叛之说?你掐死我吧!困在这里,我生不如死!”

  她的脸已经涨的通红,但眼里却是极为不屑的神情。

  太子已经把她逼到死角,整个人都贴在她身上。

  鼻间隐约扑来她身上的淡香,他心智一清,松开掐着她的手,但却没有放过她,狠狠的甩过一掌。

  如郁刚可以呼吸到空气,就被他用力甩倒在地,扭头,嘴角已渗出血丝。

  她咳着,凄然一笑:“太子还是了结了我吧!活在这个世上,我既不知道自己是谁,也不能与相爱的人在一起,着实痛苦。”

  太子猛然想到梦云,他也曾经苦恼相爱不能相守,内心里他懊恼自已的冲动。

  明明就是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,为什么偏偏就为了她这么上火?

  他狠狠的说:“你就继续生不如死吧!”

  他拂袖出殿门,却被端着炖品的玲珑撞上一身。

  玲珑本想着赶紧端给如郁喝,却不料太子突然冒出来。

  她不顾打翻在地的碗,跪下连声道:“太子爷恕罪,太子爷恕罪,奴婢大意,奴婢该死!”

  太子却不与她计较,冲她飞起一脚,离开了庭院。

  夜深,顺王府安静如旧。

  柴公子脸色凝重,刚听到一个消息,内心杂乱无章。

  他坚定的对阿忠说道:“所有商行停业!”

  “王爷!这个损失太大了!”阿忠极力劝阻。

  “他们的损失比我更大!”柴公子的语气简直是冷酷!

  张宇成,你敢打如郁!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真正的打脸!

  还未继位,天元朝的商业流通就发生了困难,你这新帝还能有多少人扶持?

  当下想到来人的通报,想像如郁被打倒在地的情景,他更觉自己的心阵阵缩紧。

  如郁,我该拿你怎么办?

  阿忠谨慎的问着:“王爷,宁国寺祈福,咱们去吗?”

  柴公子惊醒,宁国寺,“为什么不去?我很想看看文后的表情。太子这次会主持祈福大典吧?我们也去看看他的表情。”

  无论他怎么轻描淡写,阿忠却知道,他最想见的人其实是。。。。。

  太子又在朝上与卫远益争论了一番,最终张广渊却派卫远益约谈天下第一公子。

  皇后要祈福,他是大典主持的不二人选,继位前如果不解决商户停业这件大事,他对国民要如何交待?

  才走进太子府,他不禁想起如郁。

  她说她有爱人,她说自己生不如死,她说不知道自己是谁?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难道真的错怪她了?

  想到此,他又摇头,不可能!

  卫远益不过是想利用她来抬高自己的身份罢了!身份,一切都是身份!

  如果不是身份所困,梦云就能。。。。。。

  他奇怪自己居然还想去看看如郁怎么样了,他提醒自己,这是因为自己讨厌她,想看她有多惨而已。

  “你去告诉卫如郁,宁国寺祈福不要给本太子丢脸!”他拉着脸对崔总管交待着。

  崔总管知他心情不好,应着:“是,太子!老奴这就去通传太子妃。”

  “慢着!”张宇成喝道:“传完话问问她有没有传太医。”

  “哎!好咧!”崔总管一迭声的应着跑开。

  张宇成晃头,想把脑海里如郁的脸晃走。

  她不屑的眼神,冷清的表情总被他不自觉的忆起,黑瞳中他见到一丝与她不相符的倔强。

  他恨恨的想着:“我不管你心里的男人是谁,嫁到太子府,你生是我的人,死是我的鬼。”

  京城这两天显的冷清不少,街道上隔三岔五的就有几家店铺关了门。

  卫远益的官轿徐徐经过,他望着两旁的情景,不禁暗叹:柴公子的本事还真不小。

  他终于约到了天下第一公子。

  本居茶楼,名字古怪不说,连客人都非常稀少。

  他随店小二上楼到了一个雅室,雅室里间坐着一个人,以帘相隔。

  他望见雪白的长衫,看身形是个年轻的男人。

  正准备掀帘而进,却传来声音:“卫大人就在外面坐吧!”

  卫远益止步,压抑住想进去的冲动,坐在雅室中,已有人泡好了一壶绿茶。

  茶香汽扬,顿时脑海清醒不少。他问道:“天下第一公子果然名不虚传。短短几天,天元朝不仅财政锐减,更让民间议论纷纷。不知公子此举用意何为?”

  “你不用揣测我的用意,我只想知道皇上答应我的条件了吗?”柴公子冷冷的答着。

  透过帘,他能感觉到卫远益的焦虑。

  “公子!为何不考虑我的提议呢?”卫远益有意压低音。

  柴公子讽刺的笑了:“你以为你能坐稳那个位置吗?卫大人,你太高看自己了。你就不怕这封信成为证据,被我呈到当今皇上面前吗?”

  卫远益却不生气,反而非常坦然:“我的眼光一向很准。我既敢发英雄贴,就算准了公子不会那么做。至于那个位置,只要他能下来,谁在那个位置上对我来说都一样。”

  “只可惜,本公子与你道不同不相为谋。你今天来,如果是为了自己的私事,那现在你就可以走了;如果是为朝庭来谈判的,你只需告诉我,皇上答应与否,就可以了。”柴公子悠闲的饮茶。

  卫远益惊叹他的镇定:“皇上已然答应,公子所有商户将减免一半税赋。”

  “可我今天还有一个条件!”

  “公子,江湖人要有信用!”卫远益愠怒。

  柴公子冷声道:“我要你的女儿,卫如郁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