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十七章 休想争宠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245 2014-09-17 23:40:44

  如郁醒来时,是在自己的房间里。

  她感到头沉的厉害,记得自己是晕倒在皇宫的,还看到了他!

  他怎么会在皇宫里?

  “文心!”她低唤着:“我是怎么回来的?”

  文心轻扶着她坐起:“小姐,皇后说启明殿是皇上理政的地方,就让奴婢们移你去偏殿,但是太子坚持要送你回来。”

  如郁抓着文心的手急切的想要知道答案似的:“文心,那日皇上身边的年轻男子,你知道是谁吗?”

  文心想了想:“听太监们叫他顺王爷!”

  顺王爷!

  如郁在心里默念着三个字。

  暮地,她想起来了,他曾经对自己说,他叫张宇杰。

  这天下,姓张!

  想到此,她突然心灰意冷!

  他是王爷,她是太子妃!怎么会这么巧、这么巧。

  如若不是这样的身份,或许有一天还能重逢,可如今各自的身份,他们之间哪里还有相聚的可能?

  可是脑海里的画面又是什么?

  那个故宫又是什么?这一切到底是什么?

  想着想着,她的头又开始痛起来。

  想到与他的感情终究是无法再圆,明白了彼此的身份后他心里和自己的那份失落,她觉得要崩溃了。

  文心见她面色苍白,神情悲戚:“小姐,自从你出事回来后,就没有真正开心的笑过!你有什么事,就说出来好不好?奴婢纵然帮不了忙,但也能为你开解一下。”

  正说着,房间门被人狠狠的推开,夹着一阵凉风吹进,太子走了过来。

  帅气如他,出口却非常恶毒:“你可真厉害!平常装的很斯文,不吵不闹,倒是很会选地方犯病。现在父皇也很关心你了,你一定非常满意吧?”

  如郁望着他俊美的眉眼,怪不得总觉得和柴公子有点像。

  她完全不想和他说话,虽然有点像,但感觉却截然不同。

  “太子妃怎么样了?”门口响起羽彤的声音。

  她正问着门口的小丫头,并径直走到内室。

  见如郁正病怏怏的躺在床上,而太子却一脸怒气。

  没有给太子行礼,她就坐在了如郁的床沿,拉过她的手:“姐姐,怎么入了趟宫,人就变成这样了?”

  如郁见她真心实意的关心自己,任她握自己的手,苦笑着:“旧疾犯了,妹妹不用担心。”

  太子见她们这样,心中特别烦,忽然觉得自己在这里特别可笑。

  两个硬塞给自己的女人,一个个的见到自己就像没见到似的。

  只有梦云,那么温柔、可人,对自己百依百顺。

  他望过她们一眼,不再言语就准备出门。

  “太子爷!”羽彤唤道:“你不觉得刚才对姐姐说的话太过份了吗?”

  太子惊讶的转身望她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姐姐都病成这个样子了,你居然还说是她去皇宫里邀宠?我们都知道你爱梦侧妃,你就放心的去爱吧!我和姐姐不过是被赐婚的而已,谁也没有想从你的梦侧妃那里去分宠!今日你可以对姐姐如此,以后就可能对我也如此。所以,太子爷,妾身希望你继位后也能对梦侧妃独宠,对姐姐、对我都不要过于干涉。”

  如郁也惊呆了,看着温柔的庞侧妃怎么突然义正严辞的说出这番话来。

  但却也是她自己的心底话,于是她也对太子说道:“妾身也正是此意。太子府不过是我的栖身之地,但求太子不要太过苛刻。”

  羽彤温柔的脸庞、如郁清雅的神色,此时在太子眼里看来,忽然觉得假不可言。

  他只有一个想法,这女人为了得到自己装的够可以!

  不再说话,他已离开如郁的寝殿,直奔莲心小筑。

  。。。

  “王小姐,人物像中,手是最难画的。但您的手,在下画起来却游刃有余,实在是王小姐的手生得太精致,让张某灵感顿开!”

  柴公子坐在文记茶叶蛋铺里,见张宇文专心致致的唬弄着一位千金小姐。

  果然,张宇文手中,鸡蛋上已经彩绘出一副绝美佳人图,尤其是那葱葱玉指,画的维秒维肖显得特别嫩滑纤细。

  王小姐被他说的满心欢喜,接过鸡蛋,大呼神奇,

  这趟进京真是值,终于见到盛传的在鸡蛋上作画的帅气掌柜。

  满目崇拜的付完银两,王小姐千恩万谢的离去。

  柴公子见张宇文关上店门,问道:“今天三副画完了?”

  张宇文轻笑:“画完了!我们到后院去说事吧!”

  满院绿色,柴公子站在一棵桂花树下。

  五月,花还未开,桂树叶却油绿发亮。

  张宇文望着长势甚好的桂树,问着:“卫宰相的心思真是让人琢磨不透!他亲自为女儿求得太子妃,现在却要找你合作。难道他知道你就是顺王?如若他的计谋成功了,他女儿将何去何从?”

  柴公子面色严肃:“他找的是天下第一公子、富甲柴公子。要利用柴公子的财力帮他完成计划。哼!简直可笑!”

  “想不到父皇最信任的大臣,居然会策反。卫宰相究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,七弟,我们是不是应该查一查?你要选择和他合作吗?”张宇文问道。

  柴公子闪过卫远益忠诚的模样,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。

 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卫宰相既要为女儿求得太子妃,又要策反,

  “五哥,让人查一查卫如郁以前在卫府的情况,还有上次在大禹岭遇刺也要查一查。”

  “查她生平倒是好办,只是遇刺已经过去了这么久,几乎连珠丝马迹也没有留下。刘承不是也派人找了吗?听说也是没有收获。”张宇文有点为难。

  “从来只听说宰相府有个卫伊雪的,怎么多出个她来。”

  “心痛吗?不管是卫宰相反,还是你起事,最终她都会遭殃!虽然没有见过她,但凭感觉,她倒也是一位清雅淡泊之人,把她扯进来,是不是有点无辜?”张宇文竟然为如郁忧虑起来。

  柴公子心底一阵痛,强压下去,藏住眼底担忧:“不过是一段有缘无份的情感,已然如此,就只能选择陌路。这是我们的命数!我一定会夺回属于我的东西,帮母妃找回公道。”

  “唉!”张宇文拍着他的肩膀:“何不像我这样,作个悠闲自得的王爷。高兴了就到宫里去看看,不高兴了,就乐在民间。”

  柴公子眼神真的忧伤起来:“难道我真的在乎那个位置吗?如果不是他们逼疯我母妃,我又何需背负这么重的心思,我也想和你一样乐的自在。”

  “生为皇子,身不由已。你要看开!”张宇文由衷的劝着:“我既然选择帮你,就一定会帮到底。不要总是牵挂你的母妃,她在自己的世界里甚好。你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,终有一天会承受不起。卫远益那里你要怎么回他呢?”

  “坐山观虎斗!”柴公子扔下这句话,继续凝望着桂花树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