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十六章 往事重现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011 2014-09-15 23:23:52

  如郁不知不觉的抚摸着宫墙,好像有一股力量推动着她往前走。

  引路的小太监感到她有点不对劲,赶紧跑到她跟前:“太子妃,您走错路了,这不是出宫的路。”

  如郁迷茫的望着他,只顾自己往前走。

  文心也感觉到她的异样:“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  如郁不理会他们,跟着推动自己的那股力量一路走到了启明殿,

  门口当值太监赶紧拦住她:“这是皇上处理朝政的地方,不能随便进去。”

  小太监上前喝住:“大胆,她是太子妃!”

  当值太临跪下:“奴才叩见太子妃。太子妃,您不能随便进去,皇上和顺王爷正在说事呢!”

  如郁望着“启明殿”三个大字,脑子定格的图像却是:

  短发的柴公子对着她说:“这是承乾殿。是清朝历代皇帝处理朝政的地方。”

  殿外的喧闹引来了张广渊的总领太监,他急步赶来:“外面怎么这么喧哗?”

  见到如郁,躬着腰:“原来是太子妃!太子妃,您走错路了哦,还是让奴才着人送您出宫吧!”

  说着对如郁身边的小太监道:“小兔崽子,怎么照顾太子妃的。”

  小太监不敢多语,只得低头诺诺的应允。

  如郁面无表情,只望着头顶上的镀金木匾,脚却迈了进去。

  “哎哟!”总领太监真着急了,“太子妃,您不能进去,您真不能进去。”

  文心也急了:“小姐,咱快回去吧!一会皇上听到了,怪罪下来可不好。”

  正忙乱间,张广渊真的因为喧哗亲自出来了,走到门口,威严的问:“谁在那里??怎么如此吵闹??”

  话说间,他背后走出一个人,白绸缎长袍,光泽鲜亮,祥云暗透,

  如郁就像看到脑海中跳出一个活生生的人似的:柴公子已然站在自己的面前。

  她此刻的神情宛如一个被抽去了灵魂的人,死死盯着柴公子,不,顺王爷!

  连给张广渊请安都忘了。

  张广渊面上因为看到她而温和:“如郁,原来是你。你还没出宫吗?如郁?”

  如郁压根没听到他在叫自己,头已经开始剧烈的疼痛,眼前渐渐模糊,泪水也不知不觉的流下,

  两幅画片如此真实的在她脑海与眼前呈现,她分辨不清,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柴公子,真实的自己。

  泪眼朦胧中,她看到柴公子并无惊讶之色,没有更多的表示,整张脸冷峻平静。

  渐渐的,他的脸也变的模糊,与脑海中的画面一起,消失不见。

  启明殿的人当下乱作一团,张广渊尤其紧张,就像当年看到她母亲晕在自己怀中一样!

  “来人!快,宣太医!”张广渊急忙吩咐着。

  总领太监更是扯着嗓子尖嚷:“快去请太医!”

  唯独柴公子站在殿旁毫无动静,张广渊惊讶的望他:“宇杰,快去把太子叫来!”

  他深望晕倒在地的如郁一眼,迈出了启明殿!

  太子正在太医院,柴公子带给他的消息,只是让他稍皱了下眉而已。

  他并没有停止吩咐太医,柴公子冷眼望着他的热烙劲,轻声道:“太子,你这是给太子妃抓药吧?”

  太子因想着梦云,脸上柔和了些:“她既然是在皇宫中晕倒的,母后又岂会不照顾她?想必母后一定会给她上好的药品。”

  “那你这些药是?”柴公子不动声色问道。

  “你话已带到,就回去吧!”对于这位一直不怎么联系的弟弟,太子并不热忱。

  柴公子故作惊讶状:“太子不赶紧去看看她吗?”

  “嗯,我一会再去。”太子敷衍着。

  柴公子心里忽地一阵无以名状的难过。

  他看到如郁眼中的诧异,他能肯定她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  如郁,果真如他所想,并不是刻意接近自己。

  如果文后真怀疑他是柴公子的身份,又何必派个女人来接近自己呢?早就出手了!

  虽然没有完全相信阿忠的话,但他在这期间倒是有点动摇!

  望着她满脸泪水,他是真的想亲手为她拭去;但他不能,他强迫自己摆出一副铁石心肠,不认识她的模样,看她在自己的面前虚弱的晕过去。

  梦云是他派到太子身边的,她的任务就是入宫后占尽太子所有的荣宠。

  他信如郁并不会因为得不到太子的宠爱而难过,入府以来她一直淡雅应对。

  但他深知,他们之间总有一天会在宫中相遇。

  面对她,他必须冷淡、漠然,必须伤害她!

  她痛,而他也很痛!

  皇后赶到了启明殿,严厉的交待着太医:“太子妃到底如何了?”

  两名太医正跪在地上:“皇后娘娘,太子妃是一时焦急攻心,气冲郁结。待学生为太子妃配一剂醒神汤,就无大碍了。”

  皇后点着:“嗯,快去吧!太子妃怎么到启明殿来了,为何会看到皇上就泪流满面?”

  她严厉的询问着在场的太监,还有文心。

  文心跪在地上,头也不敢抬:“回皇后娘娘,今天小姐,不,太子妃一定要自己寻到启明殿,奴婢们实在是拦不住。”

  “拦不住?”皇后反问着:“太子妃第一次进宫,连路都不认识,怎么会拦不住?你,让你领着太子妃出宫,这等差事也办不好?领二十板子去吧!”

  她对着领路的小太监威严的训着。

  小太监吓的趴在地上:“皇后娘娘饶命!皇后娘娘饶命!”

  求饶间,已经被人拖了下去。

  张广渊坐着一直没出声,见皇后处置完小太监,才走到她身边:“放心吧!如郁会没事的。对了,太子怎么还不来?”

  皇后却没有停下来,继续问着总领太监:“太子妃是见到皇上就晕过去了吗?”

  说此话时,恰巧柴公子走了进来。

  文后望他一眼,柴公子行着礼:“儿臣参见母后。”

  她并不理会,如果可以的话,她想让他走的远远的,永远不要出现在皇宫。

  总领太监说到:“太子妃仿佛中了邪,冲进启明殿时,奴才怎么也拉不住。看太子妃的神情倒是跟头风有点像!”

  皇后转向文心:“太子妃以前在卫府可有头风症?”

  文心一个劲的点头:“禀皇后娘娘,太子妃自失忆以来总有头痛欲裂的症状。还望娘娘念在太子妃病痛,多多体恤!”

  张广渊握着文后的手:“皇后,你不要太紧张了。原来如郁一直都有顽疾在身,怪不上奴才们。”

  文后轻哼着点头,望着躺在床上的如郁:“失忆?卫宰相怎么没有告诉我们,她失忆了?”

  柴公子听到文心的话,不禁动容,也望向如郁。

  她苍白的脸因为头痛,即使在昏迷中,表情仍然不安宁。

  眉头紧锁,两缕秀发搭落在脸庞。

  他不忍再望,别过头去。

  张广渊发问道:“杰儿,太子找到没有,为什么还没有来?”

  “儿臣已在太医院找到太子!”柴公子第一次觉得没有底气来回自己父皇的话。

  皇后的脸色愈加难看,对总领太监说:“传本宫的话,叫太子速来启明殿,否则,我立刻废了他的侧妃。”

  柴公子望向文后,心中冷笑:好,我们看看到底谁狠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