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十四章 两位侧妃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149 2014-09-11 23:41:46

  迎娶梦云和羽彤,张宇成并没有铺张。

  自梦云入府,太子连续两夜都在梦云的寝殿渡过。

  他将离自己书房最近的庭院给了梦云,依然起名莲心小筑。

  整个小院都装潢的别致典雅,那份宠爱几乎到了旁若无人的地步。

  如郁每每听到文心讲起这些,都只是笑笑。

  自打进了太子府,她几乎没有走出过自己的庭院,玲珑已经被她安排到了内室里,不再做其他的粗活。

  玲珑和文心两个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文心总是气鼓鼓的说,她却只是和如郁静静的听,不发表任何意见。

  如郁冷眼望她,事情做的不错,手也巧,有时候文心帮她梳头,她就在旁边打着下手。

  如郁才不管太子宠谁,不宠谁。

  如果真的是像现在这样不来招惹自己,她真是求之不得。

  她突然发现自己不仅喜欢作画,还喜欢茶道。

  玲珑按她的意思在院子里布置着茶园,她每天都会泡上一时辰的茶,静静享受着思念人的时光。

  “太子妃,院门口好像有人呢!”玲珑望着院外,对正在品茶的如郁说着。

  如郁抬眼望去,确实看到有一袭粉衣人影在侧:“去看看是谁,如果她要进来,就让她来吧!”

  玲珑有条不紊的应下:“是!”

  来者雪纺粉裙,在阳光下柔嫩美丽,云袖间绣着飞舞的花瓣。

  如郁朝她充满笑意的脸望去,神采飞扬的丹凤眼,薄抿红唇,好一个美人。

  如郁不禁在心中赞道!

  她盈盈走到如郁面前,却生生的行了个大礼:“庞侧妃见过太子妃!”

  原来是新入府的庞侧妃。

  她和梦云一起入府,因为梦云受宠爱,太子免她向太子妃行礼之责。

  所以,庞侧妃也跟着一起不用如此,却不料她竟然来了。

  如郁有点诧异,庞侧妃自入府,也和自己一样,没有与太子行房。

  却又是和自己一样,神态自若,她赶紧扶起庞侧妃:“快快请起!”

  羽彤微笑着起身,坐在如郁的对面,望一周茶具,竟不用请,就自己端起茶品起来:“姐姐的茶不错!不知妹妹以后可有福气能常来讨一杯喝?”

  如郁听她叫自己姐姐,又称自己是妹妹,着实惊讶。

  她从来没想过,会和女人共同拥有一个男人,有点不知所措道:“妹妹若是喜欢,你常来就是。”

  “那羽彤就谢过姐姐了!我与姐姐都是同病相怜之人,还望姐姐不嫌弃妹妹才好。”

  她这一句同病相怜,让如郁心中一震。

  她指的是太子只宠爱梦云一事吗?梦云,到底长什么样,她至今也没见过,庞侧妃难道是来和自己结盟吗?如果是,可能庞侧妃就要失望了。

  如郁淡然一笑:“妹妹的话,姐姐有点费解。”

  “姐姐,其实妹妹和你一样,一点也不稀罕太子的宠爱。”

  如郁咳的一声,嘴里的茶呛住。

  她暗禁自己怎么没稳住,看着庞侧妃柔美的脸蛋,她实在吃不准她为什么要这么说。

  就在她不知道该说怎么时,庞侧妃自己倒先笑起来了:“姐姐,我的话把你吓到了吧?我不是来和你争宠的,也不是和你结盟的,只想和你一起打发这以后寥寥寂日。以后,我们都要入宫的,入了宫就像入了牢笼,如果不能找个贴心的人说说话,这日子可怎么过?姐姐,你不是也和我一样,是被父亲送来为自己府地争荣耀的吧?”

  话间,只见崔总管赶来,在他后面,竟然跟着张宇成。

  他着酱紫外套,衣领口和衣袖边两道黄色刺绣,衣料在阳光下闪亮着,隐约能看出淡青色云状花纹,腰带束着黄色玉环宫绦带。

  如郁还是第一次见到他,望他稳步而来,她还未曾起身,他已经站在她面前俯望她。

  太子也是很帅气的!脸庞因为光洁白皙,反而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;深邃的眼眸,没有掺杂半点情感。

  他俊俏的脸上因为看到庞侧妃,掠过一丝不屑的神情。

  庞侧妃先起身行礼:“妾身见过太子。”

  如郁也缓缓起身行礼:“因为从来没有见过太子的真容,所以不能及时向太子请安,还望太子不要怪罪。”

  太子的表情立刻转成讽刺:“太子妃是埋怨本太子的意思吗?”

  “太子千万不要误解。如郁只是解释为什么没有及时起身行礼而已。”如郁的声音不大不小,在太子耳中听来极不舒服。

  “庞侧妃今天怎么在这里?本太子不是免了你和梦侧妃向太子妃行礼吗?这些天把你冷落了,今天晚上,我就去你房里。”张宇成完全没有想要放过如郁的意思,温柔的对庞侧妃道。

  羽彤脸上抿嘴一笑:“太子妃是姐姐,妾身是理当来问候的。太子爷,梦云姐从小在民间长大,刚进了府一定有很多不适应的地方,你就多陪陪她,不用特意来看我。”

  她的一席话让如郁不禁暗笑,却让太子脸上阵阵青红。

  卫宰相家的卫伊雪,他听说是出了名的刁钻;他以为卫如郁也一定如此。

  皇后一直催着带她入宫,他都以借口拖着。

  可这么多天下来,她竟然不恼不闹,甚至连自己的院门都没有出过。

  他非常诧异!所以特意过来看看!

  却不料他进来就看到她与庞侧妃一起品茶,心中当下就认定她是在和庞侧妃拉拢关系。

  也是,卫宰相的女儿,当然是有心计的。

  他不过是想借羽彤来刺激如郁,没想到她竟然当面回绝了自己。

  卫如郁你用了什么计媒,短短时间就让庞侧妃和你一条阵线了?

  他想到梦云温柔的脸庞,心中一阵紧,不能让梦云被她们排挤

  。后宫里的争斗,他自小就见多了,他要好好保护梦云。

  他走近如郁,望着她眼亮的双眼。

  如郁大胆的迎着他的目光,虽然不知道他心里所想,但却知道面前这个男人讨厌自己。

  可是她竟然从他脸上看到柴公子的影子!

  唉,纵然你是期望与宠妃恩爱一生一世的人,我又何尝不是想与自己的爱人比翼双飞?

  太子,虽然我不想争也不想吵,但是,请不要为难我。

  一顿胡思乱想间,她感受到太子的眼神越来越犀利,仿佛想要看穿她,语气凶狠的:“明天一早和我入宫见母后。在母后面前,你好生说话!”

  如郁扭头望向院外,他的眼光让她很反感:“我知道了!”

  庞侧妃低头抹住嘴角的笑容,轻声道:“太子,太子妃,妾身先行告退。”

  太子皱眉道:“我还没走,你走什么?”

  羽彤扬头望他:“太子,今晚妾身身体不适,还是让梦云姐姐好好伺候太子吧!”

  说完,就在太子惊讶、爆火的目光中慢慢走出了院落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