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十一章 大婚之夜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2083 2014-09-07 21:13:44

  太子背手站在太子府台阶之上,俯看着前方缓缓而来的迎亲阵队。

  如郁坐的八抬大轿停在府前,喜婆与命妇上前掀开轿帘。

  太子见到一双柔嫩玉指,左手搭在轿沿,右手递给了命妇。

  礼官大声吆喝着:“吉时到,大开四方门,迎新人入府……”

  喊声落下,就是接踵而来的鼓乐声、震耳欲聋的鞭炮声,观望的人群开始沸腾不已,让欢庆气氛升上顶峰。

  如郁被引着踢轿门、踏瓦片,却迟迟不见太子上来迎接。

  她站在台阶静静等着,几位命妇不禁小声提醒着:“太子爷,吉时已到。”

  张宇成惊醒过来,他仿佛把纤细身材的如郁当作了梦云。

  他上前,接过如郁的手,引她踩着红地毡走上台阶。

  如郁下意识的想抽回自己的手,却感觉到他的手心的冰凉。

  不再作抵抗,她由着他牵着,徐徐走过红缎,步过台阶,跨过门槛,太子府的中正殿赫然已到。

  她已经听不清有多少声恭贺了,她只知道有一个好听的女声对太子说:“以后要好好对如郁,可不能委屈了她。”

  恍然间,她又被命妇左右扶着送到了一座内屋。

  她知道,自己要在这里等太子。

  文后一句如郁,让在场扮柴公子的阿忠惊讶不已。

  他听的不太真切,因为皇后的声音不是特别大,但却非常像“如郁”两字。

  如郁不吭不卑的回答,虽然轻,但却真实的提醒着他,这声音他听过。

  张宇文感觉到他的异样,趁人多就势把他带出殿外,小声问道:“七弟今天到哪里去了?”

  阿忠也压低声音:“王爷去宁国寺了。”

  张宇文举目望望四周,漫不经心的神情又回到脸上,但语气没有放松:“今日太子大婚,他不来看看形势如何,去宁国寺作什么?”

  没有来,直到暮色黄昏,如郁也没有出现在柴公子的视线。

  他不相信的望着梨花林,隐约望见张宇文和阿忠身影。

  张宇文已经大略听完阿忠的叙述,他也不确定今日的太子妃就是柴公子要等的如郁。

  可是他太了解自己的弟弟了,如果不是文后,太子怎么可能是张宇成的。

  这么多年来,他肩负在自己身上的责任太多,而且坚持不懈。

  唯一喜欢过的女人,只有如郁。如果……张宇文不愿再想下去。

  柴公子收起满脸失落,望着他们:“不在太子府好好看着,跑这里来作什么?”

  阿忠横了心似的:“王爷!你可知道太子妃的名字?”

  “太子妃的名字与我何干?”柴公子语气有点冷。

  阿忠正准备说话,张宇文挡住他:“七弟,可能只是凑巧,但今天确实听到文后唤她:如郁!”

  柴公子却不以为然:“我相信这只是凑巧。”

  “王爷啊!”阿忠大呼:“你真是被她迷晕头了。她根本就是故意接近你,现在她已然成了太子妃,还知道王爷的另一个身份,王爷应早作防范才是啊!”

  “阿忠!太子妃到底是不是她,我自会查明。这对我来说易如反掌。”

  “王爷!你要先做决策才行。文后向来手段高明,如果太子妃真是她派来的,王爷将会有灭顶之灾!”

  张宇文打断阿忠:“阿忠,事情还没有到这么严重的地步。太子妃到底是谁,对我们来真的是太简单了。只是,七弟,这些事结合起来看,还真要小心为妙。今天,你的如郁不是没来吗?”

  说出最后一句话,张宇文几乎是小心翼翼。

  柴公子脸色严峻,尽量把失望藏在心底。

  他吩咐着:“阿忠,让梦云依计行事。一定要成功,否则,她也不用留在世上了。”

  阿忠用力点头:“是,王爷。我这就去。”

  如郁在自己的寝殿已经枯坐了好几个时辰。

  透过红盖头,她感觉到天色由亮到暗,听到外头声音由喧闹到安静。

  可是房间里,除了她和文心,门口几个站着的丫头外,几乎就没有人来过。

  她的头感到一阵阵的发麻,头饰太多、太重,而且觉得很饿,一早到现在也没有吃东西。

  正迟疑间,一阵匆忙的脚步由远至近。

  她听到有人唤自己:“参见太子妃娘娘!娘娘,太子殿下被皇上急召入宫,今夜恐怕不能回来了。娘娘,您还是早点休息吧!”

  如郁听着,不禁莞尔。

  她轻轻起身,揭开头上的红盖头,却引来文心一声叫:“哎呀!小姐,你怎么自己揭开啦!”

  如郁把红盖头往她手里一塞,正面望着跪在地上的太子府总管,轻言道:“你起来吧!我该怎么称呼你呢?”

  “太子妃娘娘,奴才是太子府总管崔明智。”

  “原来是崔总管!谢谢你过来传话,我这就准备歇下了。明儿一早,太子若是回府,还望你转告,若太子朝事繁忙,就不必过来看我了。”如郁平静的说完这些话。

  崔总管惊讶的抬头,望着如郁惊艳的妆容下,一抹清冷的眼神。

  他本就是忐忑不安的来传话,正思虑着如何应付太子妃的雷霆震怒:大婚之夜,太子竟然不洞房。

  这对如郁来说难道不是奇耻大辱吗?

  可她却竟然丁点也不生气。

  他头上渗出点冷汗,他略擦拭:“回太子妃娘娘,太子确实是被皇上叫到宫里去了。明儿回来,奴才一定请太子爷过来看您。那奴才就告退了。”

  躬身后退,他临走不忘交待门口几个丫头:“你们好生伺候着!”

  如郁看他如释重负的出去,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:“真是太好了!文心,来,我们吃饭,可把我饿坏了。”

  文心却噘着嘴喃喃:“小姐,你还高兴!哪有新婚之夜,不见新郎倌的!这太子也过份了!你才刚过门,他就不待见你。皇上和皇后刚从府里走,怎么可能把他叫去啊!”

  如郁心情大好,开心的望着她笑着:“我都不生气,你生气什么啊?你如果再不让我吃饭,我就真的要生气了。把你送回卫府去。”

  “小姐!!”文心知道她吓唬自己,见她对太子不来之事竟然都不在意,所以气恼不已。

  望着门口的站着的几位丫头,她指唤着:“你们都过来,伺候太子妃用膳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