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十章 如郁出阁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069 2014-09-05 23:03:07

  漫长的一个月终于过去。

  如郁始终没有等到出府的机会,更不要说见到柴公子了。

  她心里点燃的希望,就这样被现实给压抑了下去。

  她是要离开卫府了,要去面对一个她没见过、也不喜欢的男人。

  她朴素的寝室早就被装扮的富丽堂皇。

  一早她就被新来的侍女唤醒,只伺候她吃了点燕窝——从来不曾吃过的东西呢!

  接着就来了几位富态的夫人为她梳妆。

  皇上是多么宠爱太子呀,竟然派了命妇来亲自伺候她。

  喜婆也笑盈盈的在她房间里左一声好看,右一声真美,说着一通又一通好听的话。

  她任她们摆布着,穿上了金丝镶绣的红色拖地长裙,上面绣绘着栩栩如生、展翅欲飞的凤凰,

  外面又穿上一件代表着身份与富贵的、绣着牡丹花的大红烟纱碧霞。

  她的三千青丝已被高高束起五凤朝阳髻,鬓发斜插万年吉庆簪,发端垂下凤涎流苏金步摇。

  铜镜中的她眉目流转,朱唇红润,扇形长睫在美目上留下好看的弧度。

  等到这一切都消停下来,为她梳妆的命妇们望着她不禁叹道:“太子妃娘娘真是好美呀!”

  她尽量笑。因为她知道自己不能为卫家丢脸,哪怕是心中极其不情愿,哪怕心中早已酸楚万分。

  如若能再与柴公子相见,只怕也是,陌路人,涌泪也别回头了。

  大红头巾已盖下,她被人扶着走出了房间。

  卫府人头攒头,但是她看不到别人的神情,她只有凭声音去分辨,一路上都有谁在旁边候着。

  她仿佛看到卫夫人与卫伊雪的罗裙,不用想,她们一定是满心恨意。

  闯入她眼帘的,还有一双熟悉的靴子,那是铭秋的。

  铭秋在得知她被纳为太子妃后,不止一次的来卫府求见,都被卫远益挡了回去。

  秋哥哥,这份情谊,只有来生再报了。

  这是一场盛大的婚宴,通往太子府的路上,侍卫分站两旁,为太子妃的喜轿开路。

  京城的百姓们从未见过这么热闹的喜事,都站在街边观看着。

  卫远益又加了许多的嫁妆,加上皇上和文后赐下的各种珍宝,送亲队伍里,光嫁妆就竟绵延了数里。

  如郁听着欢庆的乐器声,却怎么也笑不起来,好像这不是自己的婚礼。

  她不明白,卫远益为什么要给她这份无尚的荣光。

  或者说,他知道宫里是座牢房,所以把她送到那个牢笼去?

  如果她能安稳踏实的坐稳太子妃,日后成为皇后,这对卫家来说确实是一件极其荣耀的事。

  不被你喜欢,却被你利用,父亲,你就这么恨我们母女吗?

  她想柴公子,很想很想。

  上天既安排被他救下,为什么又要安排他们分开呢?

  她后悔离开蝴蝶谷,后悔回到卫府,后悔离开他。

  她隐约听说太子向皇上、皇后抗议婚事。

  这么说,不光是她不喜欢太子,太子也是不会喜欢自己的。

  进了太子府会不会比卫府更难过?

  在卫府,至少还有希望,可身处太子府,仿佛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。

  你在哪里?你是不是象传说中的那么神通广大?

  你能不能神通到此时出现在我面前,把我带走呢?

  天元朝太子张宇成站在太子府大厅中央,墨发束在镶碧鎏金冠里,着一身大红喜服,

  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,一条略宽的同色金丝蛛纹带扎在中间,修长的身体挺的笔直,

  整个人看上去,丰神俊朗、高不可攀。

  几乎没有人敢上去和他说话,他的面色非常不好,甚至是愠怒的。

  他听着文武百官前来祝贺,他的管家在府院里收着贺礼,心里简直是烦透了。

  他的心早就飞到梦云的莲心小筑去了。

  初识梦云,是因为她的琴声悠扬。

  她坐在一处茶室内悠然轻弹,室外桃花纷飞,她一抬头的惊眸,瞬间让他迷醉。

  从此与她相爱,答应与她相守。

  却因她是民间女子,没有任何背景的身份受阻。

  他多么希望今天大婚的妻子能是梦云啊!

  “恭喜二哥大婚之喜!”慵懒的声音突响,张宇文和柴公子也前来贺喜。

  柴公子只附合张宇文,并没有出声。

  太子与这两位弟弟交情并不多,一则是因为文后强势,皇上甚少安排他们朝事;二则,实在是接触不多。即使是幼时一道玩耍,也被喝住。

  他压抑着心情回礼:“五弟,七弟,你们来了!”

  张宇文今日也穿的隆重,酱紫色的朝服,姿态闲雅自得。倒是柴公子非常低调,穿的也略显朴素。

  太子望他不怎么出声,倒主动和他说话:“七弟长期不在京中,我看你都清瘦了不少。以后就常留在京中,我们兄弟几个也可以常聚一下。”

  柴公子显然没想到他会主动和自己说话,拘谨起来:“好的,二哥!”

  张宇文忙笑:“二哥,七弟最近略感风寒,嗓音哑了。”

  “多休息,不要太劳累了!”太子这句话仿佛意味深长。

  正说间,只听外头声响:“皇上、皇后驾到!”

  三人急忙往前迎接,皇上的仪仗已经入殿,太子俯地:“儿臣参见父皇、母后。”

  众人更是跪在院外:“参见皇上,万岁万岁万万岁;皇后娘娘,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  皇上与皇后宠溺着望着太子“快平身!”

  文后不露深色的望向张宇文和柴公子,也温柔的说:“宇文和宇杰,你们也来了?”

  张宇文平静的回道:“二哥大喜的日子,儿臣们自当前来贺喜。”

  文后笑着点头,保持着母仪天下的气度。

  皇上郎声道:“吉时快到了,成儿,你也该去门口接太子妃了。”

  张宇文和柴公子,这才跟随众人一起退到厅两旁。

  。。。。

  宁国寺后山,一袭白衣人影踱步慢行。

  他走的非常慢,仿佛在等什么人。

  林中的梨花早已谢去,竹林却依然青翠如新。

  时不时有风起鸟鸣,扬得竹林沙沙作响。穿过竹林,梨花林,他安然的站在那,静静等待。

  这才是真正的柴公子,而太子府的柴公子是阿忠带上面具假扮而已。

  他一点也不担心太子新娶的太子妃有多大的来路,他手里有梦云,而梦云,占据着太子的心呢!

  今天是初六,是他准备向如郁提亲的日子。

  太子的大婚,在他眼里一文不值。

  他和如郁的幸福,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虽然他一心想完成的大业未成,虽然如郁就像一个意外闯进了他的计划中,

  但他想抓住她,抓住这个唯一能让自己心安的女子。

  然后,给她这世间最高贵的身份,还有他最珍贵的情感。

  周围安静如夜,连竹叶的摩挲声都听的十分清晰。

  他是有功力的人,几乎是侧耳听着是否有脚步声。

  如郁,你在哪呢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