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十三章 侧妃入府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264 2014-09-09 23:37:40

  文后惊呼着用绢帕捂嘴,赶紧起身安抚着:“皇上息怒!成儿只是一时糊涂才口不择言。皇上不要气坏了自己的身体!”

  思绪忙乱间,文后轻抚张广渊的胸口,试图将他怒气平息:“皇上,都说皇家无真情,可你们父子却如此之像。不得不说血脉相承呀!”

  张广渊望着她保养极好的脸庞,火气消了一些,握过文后的手:“皇后所言有理。成儿,父皇治理国家这么多年,已经累了。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,朕的心里是没有女人,只有大志的。你竟然在这个年纪为了女人丧志,实在让朕失望!”

  文后给张宇成使脸色,可他却依然不愿意认错。

  她只有继续着:“皇上,都是臣妾的错,没有好好管教成儿。可是世间最难管的就是一个情字呀!皇上,不如,就让他把梦云接进府吧,同时让他把庞尚书府的羽彤也娶了吧!这样也互相好有个制衡,皇上你看怎么样?”

  她一边建议,一边看着皇上的脸色。生怕皇上因为太子的冲撞降罪而不再提前退位。

  她是一定要眼着自己的儿子好好的坐上皇上的位置才放心的!

  果然皇上在她的安抚下,脸色暂缓。略思虑道:“看来只有这样了!只是他刚纳了正妃,就封侧妃,让卫家的脸往哪搁?”

  “皇上!”文后娇嗔道:“就当如郁提早的学会怎么管理后宫吧!过两天臣妾召她入宫,好好赏赐调教下,卫府一定会感恩戴得的。”

  皇上终于露出笑容:“皇后考虑的真是周全。成儿,还不快谢谢你母后。”

  太子见接梦云入府已经落妥,开心不已。连忙磕头谢恩:“谢父皇、母后成全!”

  文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正色道:“传本宫懿旨,封庞羽彤、梦云为太子府侧妃。成儿,明天传如郁进宫,你也来!”

  太子不敢再违背她的意思:“是,母后!”

  。。。

  蝴蝶谷里剑如人形,游走在山林之间。

  剑峰所到之处,只见树叶纷纷落下,脚下草屑与湿润的泥土混和起来,被舞剑的人带起充斥在山林间。

  张宇文与阿忠望着舞剑的柴公子,阿忠一脸无奈的说:“五王爷,你劝劝他吧!自打从太子府回来后,他就没和我说过一句话!”

  张宇文笑着摇摇头,手里也多了一把剑,跃到柴公子舞剑的山林间,利剑直指他后背。

  柴公子闻风而转,手中的剑挡住并用力,震开张宇文的宝剑,转为反击他去。

  张宇文迅速的后退着,脚步一蹬,整个人已经倒走在树干上,与此同时,柴公子也顺着一棵树与他剑舞交锋。

  刹时间,只听到空旷的山林里一阵金属碰撞的清脆之声。

  细碎的绿叶更多的从空中飘落下来,两道人影这才缓缓着地。

  柴公子轻声道:“五哥的剑术精湛不少!”

  “哪有!是你自己心不在焉而已!”张宇文轻描淡写的擦去剑上的绿汁,递给阿忠。

  柴公子也把剑递给阿忠,牵张宇文一道:“五哥,让我看看我母妃吧,我实在是很想念她。”

  张宇文劝道:“她真的除了皇上以外,谁也不记得了。你就让她在自己的世界里呆着吧!何必去打扰她。等你大事已成,再接回宫中,岂不更好?你心情不好,想找她寻求安慰是不错,但她的心情却是谁也安慰不了的呀!”

  “太子妃真的是如郁!”柴公子闷声。

  “我知道!你每次见她都不曾带面具。日后在宫里相见,你有没有想过对策?”

  柴公子望着不远处的屋檐:“只要她真是文后一党,我一定不会手软。我最怕的是如若不是,那她将是最受伤害的人。不管是与不是,日后再见,我与她一定是陌生人。”

  张宇文高兴的给了他一拳:“好样的!这才是天下第一公子的气魄嘛!梦云那边?”

  “不出意外,梦云很快就能进府。只要二哥继了位,梦云必夺皇后之位。”

  柴公子轻言细语,仿佛要伤害到的不是他喜欢的如郁。

  行走间,却见碧雅行色匆忙的过来,她略行礼:“公子!有加急快信!”

  柴公子忙接过,才展开,眉毛就皱到了一块,张宇文疑惑着凑上来:“怎么了?”

  可他也在看到信笺上的字后,竟也目瞪口呆。

  这封信出自宰相府卫远益之手,他期望与天下第一公子共商大事!

  太子府。

  文心又一次上气不接下气的冲到如郁面前,喝下了殿内的丫头,对正在作画的如郁说:“小姐!过几天太子将迎娶两位侧妃,你才过门几天,他居然就要立侧妃了!”

  如郁没有因为她的话停下手中的画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画笔就有兴趣。

  在卫府,因为她的寝室简陋,也没有可作画的工具。

  太子虽不喜她,她的房间里倒配置的一应俱全。

  抬笔她就画出一副熟悉的人像,她想念的人正栩栩如生的跃然纸上,眼神淡然的望着自己。

  “侧妃就侧妃吧!你又开始大惊小怪的了!”如郁满意的放下笔,望着画像说着。

  文心差点被她气背过去:“小姐,你也太没脾气了吧?都几天了,太子都没来看你。我眼见着这些个丫头都暗地里笑话你呢!”

  如郁望着院落里打扫卫生的丫头,笑道:“我让你选个得力的,你怎么到现在也没给我选出来。”

  “没几个得力的,就那玲珑看着还有点骨气。既不和旁人一起议论小姐,也不和我套近乎。”文心极难过的回着。

  如郁将目光收回到画像上,就像是自言自语:“那就把玲珑放到内室来吧!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