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九章 母仪天下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433 2014-09-03 21:36:00

  凤鸣宫里低沉的男声,正在向文后抗议:“母后,这不是我要的妻子。为什么儿臣不能像你和父皇那样,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分离?”

  文后望着自己的儿子,英挺剑眉,锐利黑眸,棱角极其分明的轮廓,神色间散发着却是淡愁。

  她内心叹了一口气,平和的对他说:“成儿,你可知道皇家哪来的一世一生一双人啊?”

  “母后和父皇不就如此吗?”太子张宇成坚定着自己的信念。

  “傻孩子啊!”文后心中暗呼,“你可知道为了能让你提前继位,母后斗走了多少女人,挤走了多少皇子,才有今天啊!”

  “成儿,皇后是一定要出自名门的。她是母后故友的女儿,母后的故友温尔端庄,她的女儿一定不会差。”文后苦口婆心劝着儿子。

  太子张宇成脸上呈现出鄙夷的神色:“听说是她父亲来求得太子妃的吧?母后,梦云是个好姑娘,母后为什么要生生的拆散我们?除了没有名门的背景,梦云是哪一点都不比她差的!”

  文后一听到梦云的名字,神色严肃起来:“成儿,太子妃非卫如郁莫属!你如果执迷不悟,你的梦云恐怕就保不住了。你如果真爱她,就应该娶了如郁!”

  “母后!!”宇成失望的冲文后低吼。

  “好了,”文后又和颜悦色起来:”成儿,母后知道你是懂感情的孩子。但你很快就是皇帝了!皇帝不可以有专宠,不能有那么多的感情,你懂吗?”

  宇成却不愿放弃最后的希望:“儿臣眼里只看到父皇与母后的恩爱如昔。”

  “回去好好准备大婚吧!等你登基了,你自然就能体会到母后今天这番话的意思。”文后有点难过的催促儿子离开。

  这会,她的心里开始担心如郁。

  戚霏已然离世,她的女儿,自己如果不能照顾,岂不又是一件憾事?

  。。。

  宫里的教引姑姑来的很快,几天下来已经教如郁学习了不少宫廷礼仪。

  只是如郁心里一直挂念着柴公子,虽然学的很快,但总给姑姑一种心不在焉的感觉。

  她礼貌但是却一点也没有要成为太子妃的向往、兴奋、紧张!

  刚听完姑姑的教导,如郁思量着能不能在进太子府之前,去一趟宁国寺。

  她不知道是不是还能找到柴公子,可至少她想和他再见一面。

  如果他可以带自己远走天涯,如果他能。。。。。。

  她被自己心里这念头吓了一跳!

  她是宰相府的小姐,是被指为太子妃的人,却在想着要违抗圣旨。

  正胡思乱想间,她的房门被人撞开,卫夫人和卫伊雪被一群仆人前呼后拥的走了进来。

  仆人们抬着六个大箱子,往地上一放。

  如郁疑惑的望着卫夫人,并不言语。

  她从心底讨厌她们母女,打定主意绝对不先开口。

  教引姑姑近日来倒也是领教了卫夫人和卫伊雪的性格,看如郁不语,自然不会出声。

  果然,卫夫人高傲的说:“老爷说太子妃的嫁妆不能给卫家丢脸,所以我就把你娘当年的行头都搬了出来。你娘带着这么多嫁妆嫁到我们卫家,本应该受到宠爱的。可惜啊,没几年就失了宠,还早早的去了,哎……哎哟,看我这嘴,这大好的日子怎么说起这个了!“

  如郁轻哼一声,不打算理会,只唤着文心:“文心,把东西都好生清点一下吧!“

  卫伊雪却又上来不依不饶的:“哼,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。就你这样的嫁过去,如果失宠了,丢的不是你一个人的脸,而是我们卫府的脸。“

  教引姑姑轻咳一声,对着如郁行礼:“太子妃娘娘,太子府日后也会纳侧妃,侍妾。所以,您一定要宽容大度,侧妃与侍妾若有回话不敬的行为,太子妃娘娘一定要严格规劝教导。还有,日后见到皇后娘娘,您一定要记得称母后才是。”

  如郁微笑望着姑姑,心生感激,回应着:“谢谢姑姑教导,如郁记下了!”

  可是卫夫人与卫伊雪却已然脸色发青,卫伊雪头上的发饰也微微在颤响。

  但姑姑这左一声太子妃娘娘,右一句太子妃娘娘却让她们不敢发作。

  卫夫人只有再次恨恨的望着如郁,带着卫伊雪:“我们走!”

  大婚,对太子张宇成来说是不希望的;对于如郁也同样是不希望的;而柴公子更是不希望。

  他没有想到文后的手法如此之快,不仅劝父皇禅位,紧接着连未来的皇后也安排好了。

  顺王府里,他眼光寒星,声音低沉的唤着:“梦云,你还没有得到他的心吗?”

  梦云站在书房中央,一听此话,立刻跪了下来。

  她本就长的玲珑精美,此时因为委屈与不解更显的楚楚动人:“王爷,太子已不止一次说要接我入府。还曾经与皇上、皇后发生争执。这次的大婚实属突然,奴婢也不知是怎么回事。太子听闻消息后,一直对我十分愧疚,而且说……”

  “他说什么?”柴公子追问。

  “他说,无论如何也会接我进府。王爷,梦云觉得,太子对奴婢是动了真情的。”梦云说完头差点低到地上去了。

  柴公子面容缓和起来,走到她面前,伸出手。

  梦云迟疑了片刻,扶着他的手站起来。

  只听他缓缓的说:“梦云,如果你觉得有压力,你要趁早告诉我。如果你还愿意为我做事,你就一定要想尽千方面计让太子接你入府。”

  梦云一脸的义无返顾,回道:“奴婢为王爷效劳的心,天地可鉴!”

  柴公子拍拍她的肩膀,对阿忠说:“夜深了,着人送梦云回去吧!”

  望着梦云离开,他有点不忍,但很快又陷入了沉思。

  想起皇宫里被唤作父皇的中年人,他的内心一阵阵苦楚。

  他记得小时候,父皇特别宠爱自己的母妃;可是突然就变了,几乎置后宫所有女人于不顾,除了文后。

  文后更是用尽所有的力量,力铲父皇曾经宠爱过的妃子。

  从此,后宫就成了文后的天下。

  可她现在竟然还要让父皇提前禅位,父皇,这是中了她的毒吗?

  阿忠也神色凝重,深知他现在心思重重。

  事情刚顺利一点,又碰到了新的阻力。

  正准备劝慰间,一阵风从身边吹过,书房中多了一道身影。

  不花公子嬉笑着走向柴公子:“本神医专治各种疑难杂症。比如相思。”

  柴公子横眼望他:“这晚上的你跑来作什么?”

  “我突然发现一种药物,非常有意思。所以特来与你探讨一下?”不花公子随意往椅子上坐,似乎在等着柴公子发问。

  可是柴公子却不以为然:“真的有意思,就赶紧说。如果只是子虚乌有,就不要在我这里撒野了。”

  “呵,顺王府对我来说,撒野的地方还太小了。皇宫里撒野才有趣。”

  此话正说到柴公子的心痛之处,他有点火冒的望不花:“你信不信我把你打出去。”

  “哈哈!肝火太旺,小心啊!要不要本公子给你开一剂降火药?”不花公子仍然调戏着他,却也抛出了正题:“我现在也拿不准这药的准确度,如果你能让我试一下,我就能知道,这药是不是真的可以忘情。至少让你忘了以前的痛苦。”

  这几乎是安慰的话了,柴公子内心一动:“你是指,有人给父皇下了药?”

  “这个我可不敢说。这味药本已失传多年,在我师祖手里就已经毁掉了秘方。既然能被我找到,就不能排除可能会有人比我先找到。”

  “查!”柴公子简单名了的吩咐道!

  不花公子的神情又开始调侃起来:“对了,你有没有再碰到那个丑女人?她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?”

  柴公子知道他说的是如郁,一听她的名字,他的心底就开始柔软起来。

  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了,太子恐怕会提前继位,梦云却还没有及时入府,又冒出个太子妃,还是宰相的女儿!

  好!既然是你自己要闯进来,那就让梦云着太子把你废了吧!

  太子大婚是下月初六,偏是他与如郁相约的时间。

  他思忖着这大婚要怎么应付过去,好及时赶去宁国寺。

  “如郁,淡雅恬静的女子,有你在身边,无论我碰到什么事情,都能坦然面对。”柴公子此时心中感触颇多。

  却见不花已经在他书房的榻上躺下,他皱眉问:“你干嘛?”

  “你说干嘛?我要睡觉!为了这味药,我可是七天没闭眼了!等我把这研究透了,再把解药制出来,王爷,很多谜底就解开了。”不花公子嘟喃着进入了梦想。

  柴公子摇头,对阿忠说:“给他加床被子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