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八章 皇宫求旨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638 2014-09-02 21:31:08

  直到闹剧收场,如郁心疼的搂住文心。

  看她嘴角血痕,高肿的脸:“对不起,文心。跟着我这个没用的小姐,让你受苦了。”

  文心却含泪笑,因为疼痛说话有点含糊:“小姐,我高兴着呢!就是挨了打,我也觉得心里出了口恶气。”

  如郁点头不语,扶她往后院走去。

  卫远益却连夜入宫。

  天元朝的皇宫地面以白玉铺就,夜晚闪耀着温润的光。

  匠人精心雕刻而成的飞鸟落在檐角,青瓦琉璃,玉石雕刻墙板,无一不彰显着高贵。

  启明殿是天元朝德宗帝张广渊平常处理朝政的地方。

  御前太监传话卫远益求见时,皇后正陪着皇帝在这里批阅奏折。

  卫远益很少这么晚求见,莫非出了什么事?

  张广渊与皇后对视一眼,宣召后,就见他神色严肃的进殿行礼:“臣参见皇上,万岁万岁万万岁;参见皇后娘娘,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  张广渊倒也和气:“起来吧!赐座!”

  岂料卫远益竟没有起身的意思,仍然笔直跪在原地,更是一个响头磕了下去:“皇上、皇后娘娘,臣斗胆求皇上赐臣家人一段良缘,但请皇上、皇后娘娘成全。”

  张广渊示意总管太监扶他起来,问道:“既是求一良缘,卫大人就起来说话吧!不知道你想求的良缘是什么?说来与朕听听。”

  卫远益这才起身,望向皇帝与皇后。

  他们年龄都相当,不过40来岁,张广渊气质儒雅,身躯凛凛,相貌堂堂,语话轩昂,中气十足。

  卫远益道:“臣想为小女求得太子妃!”

  “你的女儿?”皇后终于开口了。

  皇后姓文,称作文后。

  比皇帝小六岁,保养的极好,秀发如墨,眉似柳叶,聪慧的大眼灵气十足,白皙的皮肤更是吹弹可破。

  卫远益低头应道:“禀皇后娘娘,是的!”

  “听说卫夫人的女儿生的美丽活泼,若许给成儿倒也是佳偶天成,不知皇后觉得怎么样?”张广渊笑着望向皇后。

  文后淡淡的笑着:“皇上,如果能与卫大人家结亲,倒也不失为一段佳缘。只是卫大人不知为何,求的如此之急。”

  卫远益朗声道:“皇上,皇后娘娘,臣是为我的小女儿卫如郁来求亲的。不知道皇上与皇后可还记得臣的妾室戚霏?如郁正是她与臣的女儿,戚霏命薄,不能看到女儿成年,在我府中过的也不尽如意,臣每每想到没有好好照顾她,就心生难过,所以只想在有生之年,为我们的女儿求个好姻缘,以慰戚霏在天之灵。”

  “戚霏?朕自然记得!”张广渊说道:“朕记得,她与皇后很是要好,早年还经常入宫来陪伴皇后。可惜。。想来,戚霏的女儿一定是乖巧伶俐了。“

  文后脸上掠过一阵不为人察觉的神色,她低头顺眉望着自己的葱葱玉指:“臣妾也记得!”

  文后已不再说话,任张广渊与卫远益在一旁对话。

  她的眼前浮现出一张恬静、柔和的脸庞,她入宫前的姐妹戚霏。

  她们是多么要好,当年是同时要入宫参选的呢!

  如果她当年也进了宫,是不是就不会嫁给卫远益为妾了?

  按照她的身家,嫁给卫远益作夫人也是绰绰有余,怎么就会委身成了妾室。

  心神不宁间,文后听到皇帝问自己:“皇后,既如此,不如我们就应允了吧?”

  “恩?”文后调整自己的思绪,应道:“戚霏的孩子一定是最出类拔萃的。如果皇帝同意,那我们就与卫大人结了这门亲吧!”说完,笑望着卫远益。

  卫远益却不望她,低头望着殿中央的地板,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。

  这,已经是得到同意了。

  果不其然,他听张广渊说道:“朕就应允了你的请求,既已定下,那就事不宜迟,下个月初六,为两位孩子把大婚办了吧!”

  卫远益一阵欢喜,磕头谢恩:“臣卫远益谢主隆恩!”

  望着卫远益千恩万谢的离去,文后温柔的望着皇帝:“皇上,臣妾以为这婚事来的正巧!”

  “哦?”张广渊问道:“朕倒想听皇后说说缘由。”

  文后笑着:“最近,成儿不是正为了接一名不知底细的女人入府和我们僵执吗?如果我们给他安排了这门婚事,至少,太子妃就是出自名门了。加之,皇上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她踱步到皇帝身边,握住他的手,宽阔温厚:“等你禅位后,成儿已然是成婚之人,即使是接了这个女人入府,也绝不可能再立为后。所以,这段亲事来的不是正好吗?“

  张广渊深深望她,文后只见他一双瞳仁中的自己光采照人。

  他笑容更深:“皇后,等我禅位后,我们就可以真正的双宿双栖了。”

  文后的脸上一阵红,俯下身去将头搭在他膝头上,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龙涎之香,脸上神情却渐渐凛然。

  阿忠回到王府已近深夜,柴公子并未追问他,他却神色闪烁。

  放下手里的毛笔,柴公子说道:“想说就说吧!”

  阿忠果然开口:“王爷,我本想跟踪如郁姑娘,但跟了一半又折回来了。”

  柴公子,不,顺王爷再次握笔:“我知道你会跟,我也知道你不会跟下去。阿忠,这么多年,我视你为兄弟,更是朋友,对你实在是太了解。”

  阿忠面上一红:“王爷,在阿忠心里,你的事永远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“我准备下个月初六向她提亲!”顺王爷深望阿忠,不再说话,落笔书字却是:如郁!

  。。

  起早,如郁就寻思着要给文心找个好大夫诊治。

  她不让文心伺候自己,赶着想要出府,却被急冲冲赶来的管家叫住:“小姐,老爷前厅找您去呢!”

  如郁心头一冷,冷清的说:“劳烦管家告知父亲,文心伤势严重,我得去请大夫来医治。”

  刘管家着急拦下她:“小姐,你不就为难我这个老头子啦!皇宫里来人了,要您亲自接旨呢!”

  “宫里?”如郁疑惑着反问,也不再为难管家,往前厅走去。

  果然,前厅,卫远益与夫人正客气的接待着一位宫里的公公。

  她忙往卫伊雪身边一站。

  卫伊雪嫌弃的呶着嘴,却被卫夫人用眼神喝住。

  太监见她到了,这才起身往众人面前一站。

  如郁便跟着大家一起跪下,听他宣道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。卫远益之女卫如郁,花容月貌、品正德佳、温文淑雅、娴良端庄,特指为太子妃。拟于下月初六大婚。钦此!”

  如郁浑浑噩噩听完,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她听到卫远益领众人谢恩:“万岁,万岁,万万岁!”

  “韩公公,您辛苦了!”卫远益着人递上银两,被称作韩公公的望向如郁:“恭喜太子妃了!”

  卫夫人与卫伊雪面如死灰。

  卫伊雪再次不顾外人在场,冲卫远益道:“爹!为什么是她!她凭什么可以当上太子妃!”

  韩公公皱眉望她一眼,又和颜悦色的对如郁:“过几天宫里会有教引姑姑来教你宫中礼仪。还请太子妃用心学,以便日后面圣。”

  如郁只有一个念头:下月初六!下月初六!那是她准备去宁国寺的时间啊!

  卫远益一直不疼爱自己,自己怎么莫名其妙的被指为了太子妃呢?

  太子是谁与她何干?她心里有的只有一个人。

  韩公公见她没反应,催促道:“太子妃?”

  “呃!”如郁回神:“谢韩公公!有劳您了!”

  “老爷,你深夜入宫,就是为她求太子妃?”卫夫人等到人散时,终于气极发问。

  卫远益应着:“我们卫家出了太子妃,这是卫家的荣耀。”

  卫夫人气急败坏望着如郁:“我就想问问老爷,为什么不是我们的伊雪?”

  卫远益却不正面回答:“夫人,如郁很快就是太子妃了!你要准备好她的嫁妆,不要给卫府丢脸!”

  卫夫人狠狠的对如郁说:“你不要以为自己这会就成凤凰了!太子可以纳你为妃,以后也同样可以废了你!”

  如郁也冷眼望她:“等他废我之时,我一定为二姐求太子妃之位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