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五章 蝴蝶谷底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413 2014-09-02 21:31:08

  如郁在跳下悬崖那一刻,脑海里浮现的竟然是柴公子的面孔。

  闭眼,她竟很享受迅速下坠的感觉,

  就在意识渐渐模糊之时,出现了很多看不懂的画片,自己的面容,却穿着异样的服装,

  与柴公子模样的异装男人笑着,走在异样的建筑群里……

  越来越大的拉扯的力量让她头晕难受,

  就与娘永远的在一起吧,这一切恐怕再也解释不清楚了。

  这个只见过两回面的男人,这个频繁在自己梦中的男人,或许这辈子都是我心中的谜!

  蝴蝶谷并没有蝴蝶,山泉汇集潺潺做响,晶莹碧透,清澈见底,谷里郁郁青青,隐约透露出一角青瓦。

  柴公子皱眉望着躺在床上的如郁。

  他永远记得接住她的一刹那,她冲自己笑了笑,笑容凄然美丽,而后就陷入了昏迷。

  已经三天三夜了,如郁都没有醒过来,就连神医不花的神色也开始凝重起来。

  “不花,这是怎么回事?她难道醒不过来了吗?”柴公子问道。

  不花公子,脸色净白,俊俏非凡,眼神不时邪魅流转,酷爱白色,无论到哪都是一袭白衣。

  他斜睨望如郁:“你从哪来捡来这么难看的女人?我一般不给丑女人看病,果然发挥不出我正常的医术。”

  柴公子习惯了他这语调,并不责怪,手抚上他白净的脸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治不好了吗?”

  不花公子就像被蜂蜇了似的后退:“你不会为了这么个丑女人杀了我吧?”

  “你再说她丑试试?”

  “呃!”不花公子又瞄了眼如郁:“醒来了可能就好看了!我再把把脉!”

  “如果她醒不过来,你这天下第一神医的名号就别想要了!”柴公子坐在一边轻道。

  不花公子却笑说:“我怎么觉得你心急如焚呢?一点也没有天下第一公子的气势了。公子是对她动心了吧?”

  如郁依稀听到有人在说话,难道这是到了另一个世界?

  声音还有点熟悉,可怎么也睁不开眼。挣扎着想起身,只能动弹得了手指。

  柴公子却第一时间发现了她的动作:“不花!”

  不花公子连忙把住如郁的手,搭脉思量:“姑娘,你听得到吗?”

  如郁清晰的听到有人叫自己,心中疑惑万千:难道我没死?

  想到自己可能还活着,突然冒出一个想法,她要活着去找柴公子!

  柴公子关切焦虑的神情出现在自己面前,如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闭眼,喃喃自语:“又是梦!”

  可是她分明感觉到额头上传来手温,提醒着自己这是现实。

  艰难的睁开眼,顾不上头痛欲裂,眼前长发的柴公子恍然化身梦中的短发男子,正专情温柔的看自己。

 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,却又抓不住任何头绪。

  “你醒了吗?”柴公子的声音透露着关心。

  不花公子说着:“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你们两个还真是郎情妾意,但也不要表现的这么露骨可以吗?”

  如郁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不花。

  环视了一下,她轻声问着:“我没死吗?”

  “有我不花神医在,你怎么会死呢?柴公子你让开!”不花用身体撞开柴公子。

  如郁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他们,想要寻找答案,却听到不花说:“你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没有死?”

  不等如郁回答,不花已经诊完脉:“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,再休养几天就可以恢复正常。”

  “你可以走了。”柴公子说着。

  不花嬉笑着:“公子,刚用完就厌倦我了?”

  柴公子俊眉一挑:“我从来就是这样,难道你今天才发现吗?”

  不花却神色一凛:“你自己的身体也要静养,切不可太过用内功。”

  说完,他又笑对如郁:“仔细一看,你还真是个美人胚子!”

  话音刚落,如郁只觉得一阵风过,他已经没有了身影。

  听完他们的对话,她已经可以肯定自己是被谁救下了,撑起还没有力气的身体,盈盈道:“公子,这是梦吗?”

  柴公子赶紧扶她,抚住她瘦削的肩,忽然心神不宁。

  如郁第一次被男人拥入怀中,心如撞鹿,一时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,屋里特别宁静。

  “公子,雪莲已经炖好了,奴婢这就端进来?”门口响起清脆的声音。

  屋里两人这才回神,柴公子扶如郁枕在床头,应声叫人进来。

  如郁看穿戴清爽的小丫头,就像自己的丫头文心一般大,谨慎的端着一盘炖品,听到说雪莲,就知道东西价值不菲。

  柴公子体贴说:“你先吃点东西,有事可以吩咐碧雅。我就住在隔壁,你不用怕。”

  如郁对他本就是无以名状的情感,此时见他这般细心,心中更是感动。

  柴公子看她气色尚好,吩咐丫头好好伺候,柔声道:“你放心,你的身体没大碍了。我要出去一会,晚点再来看你。”

  “承蒙公子相救,贴心照顾,如郁倍感欣慰。”如郁说的极为恳切。

  柴公子微笑:“只是凑巧而已,姑娘不必挂心。”

  说完他走出房间,阿忠迎上前担心道:“公子,你的内功消耗过大,你自己的身体也要保重呀!”

  “我没事,现在就准备去休息。她有什么情况,第一时间来通知我。”

  “公子!”阿忠迟疑着:“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?”

  柴公子扭头望他:“你觉得是巧合吗?谁会巧的从天下掉下来?”

  阿忠坚持着自己的想法:“你一直不让我去查这位姑娘的身份,从梨花林到现在,我总觉得一切太过凑巧。”

  柴公子眼望屋内:“我不相信她是有目的故意接近我。而且,她根本就不认识我。”

  “可是,太子到现在不是也认为与梦云是偶遇吗?”阿忠反问着,“公子,你的大事未成,不可掉以轻心,要记着防范他人呀!”

  柴公子默不出声,深望阿忠一眼,扭头而去。

  如郁活动了自己的手脚,不觉得疲累酸痛,下床坐在圆桌前。

  小丫头麻利的盛出雪莲端送到她的手中。

  如郁接过玉碗,见晶莹的雪莲炖相甚美,搭配的非常脱尘好看,端着碗发着呆。

  “姑娘,你快吃了吧!雪莲是我们公子珍藏的呢,吃了对身体可好了!”小丫头催促着如郁。

  如郁微微笑着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奴婢叫碧雅。”

  “碧雅,你们公子是住在这里吗?”如郁放下玉碗。

  碧雅笑语:“公子不住这里,他一年里只到谷里两三次而已,每趟来住个三五天就走。”

  “这么巧?”如郁思忖着,继续问:“那你也是随他一起过来的吗?”

  碧雅摇头:“我一直住在这里,帮公子照顾这蝴蝶谷的。”

  “蝴蝶谷?这里叫蝴蝶谷?名字真好听。你一个人不怕吗?”

  “不怕,蝴蝶谷可漂亮了。而且阿忠会经常来看我的。”

  如郁端起雪莲,忽然满眼涌泪,从来没有人拿这么珍贵的东西待她。

  她心中不停的问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  “姑娘!”碧雅见她莫名悲伤,急的替她抹去泪水:“你怎么哭了呢?”

  “小雅,我是心生感激,你们公子不仅救了我,还这么照顾我。”

  碧雅道:“姑娘,我们公子对你是真的好。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,一直昏迷不醒,公子为你运功疗效,足足守了你三天三夜呢!姑娘放心吧,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。对了对了,还有天下第一神医为你医治,你就放十二个心吧!”

  “三天三夜?”如郁重复着她的话。

  “是呢!”碧雅说:“我从来没见过公子对人如此关心。”

  如郁再也坐不住,唯一的念头就是:我一定找出他是谁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