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七章 何必归来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082 2014-09-02 21:31:08

  快马加鞭回到京城,柴公子停在一座府邸前,大门金色铜柱,正红朱漆,正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,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“顺王府”。

  王府申总管接过他的马,恭敬的道:“七王爷,你可算是回来了。将军已经等了你一个时辰了。”

  柴公子径直往自己书房走去,果然一道魁梧的身影,转身迎向他,带着憨厚的笑:“顺王爷!”

  被他换作王爷的柴公子笑着应道:“刘将军这么着急来府里,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?”

  刘承低沉着:“王爷,这次皇上急召我回来,原来是有大事要发生了。恐怕太子会提前继位。”

  柴公子泰然自若道:“果然是文后的风格。”

  刘承佩服的望着他:“王爷所言极是,确实是文后的主意。”

  柴公子脸色略变:“除了她,还能有谁能让皇上禅位?”

  “现在皇上的心里恐怕就只有太子这一个儿子了吧?”一阵熟悉的声音骤然响起,

  只见屋中多了一道修长的身影,张宇文风度翩翩的一边说一边走了进来。

  刘承行礼道:“原来是五王爷,刘某很久都没有见到你了。”

  柴公子瞄了眼张宇文:“这么晚,你怎么也来了?”

  张宇文笑道:“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蝴蝶谷吗?我这一天都在京城与蝴蝶谷奔波,不都是和刘将军一样,为了同一件事吗?”

  “你到蝴蝶谷了?”柴公子反问着。

  “恩。可惜让我白走一趟。”张宇文回道。

  “谁让你不先行派人去打听一下?你到的时候,阿忠可还在?”

  张宇文疑惑的望他:“阿忠不应该是和你在一起吗?”

  柴公子不语,只望着他不再说话。

  张宇文凑上前一句:“你不趁着现在这个时候把事情办了吗?”

  刘承听他一说,也望着柴公子:“七王爷,我也正有此问。”

  柴公子果断的说:“不行,还不到时候。”

  刘承反问:“王爷是觉得哪里还不到火候吗?现在天元朝的大部分商号,都差不多是听奉柴公子的商号中转经营的。王爷已经是富可敌国了,财力上完全不用担心。军队上,我已经掌控宁福三军的势力。只要以你七王的名义起事,我相信天下不在话下。”

  张宇文听刘承说完,扬眉说:“而且,外面没有人知道天下第一公子就是当今圣上的七皇子。”

  柴公子,不,张宇杰,天元朝七皇子顺王爷却若无其事似的:“也没有人知道你这个以鸡蛋作画的就是五皇子吧!现在还不是时候,空有财力,朝中现在还没有文官支持;京城的军力也没有人掌控,单靠宁福三军的力量和民间的力量,实在是冒险。”

  刘承点头:“王爷考虑周全。只是错过这次机会,不知道还要等到何年何月。”

  “等他记起我们,记起我们的母妃时,才是最佳时机。”

  张宇文脸色微变:“我们都听你的,你说什么时候动手,我们就什么时候动手。只是,你若想让他记起我们的母妃,恐怕是永无此日了。”

  张宇杰不禁握紧拳头:“会有那么一天的。”

  。。。

  如郁回到府中,除了文心惊喜外,几乎没有一个人有高兴的表示。

  文心冲上来一把抱住她,并欢呼:“小姐,你回来了,这真是太好了,真是太好了。”

  卫远益不可置信的望着她:“如郁?文心说你跳下山崖了,你怎么没?”

  如郁有点难过,这不像一位父亲该有的表现。

  但她还是冷静的回答:“我跳下去后,被一棵树挂住,后来掉在半山腰的山洞里。幸好有打猎的人路过,将女儿救下。“

  ”在他们家里休养了这些天,才得以安全回来。“

  ”他们家有一位与女儿年龄相仿的女儿,正好给女儿准备了这些衣物。”

  如郁都不知道怎么就顺口的编了这么多话来。

  卫远益显然并不想追究她这些话的真假,而是表露出一种莫名的烦恼。

  卫夫人与卫伊雪也听完了她的话。

  卫夫人忽然冷哼:“老爷,我说什么来着。这人啊,命贱就是好,从山崖上跳下去也不会死。和她娘还真是很像呢!伊雪,娘累了,扶娘回房休息。”

  卫伊雪顺势扶着自己的母亲,横了一眼如郁,两人就往后院走。

  如郁心中突生悲凉,即使是这样,卫远益竟然都不为自己母亲说一句话。

  就算是妾,就算是不爱,也是一起生活过的女人呀!

  她下意识的开口:“大娘,你慢点走。”

  卫夫人听她唤自己,诧异望她,她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。

  如郁大胆的迎上她的目光:“大娘,你一会路过后花园时,请一定要小心走好。不要被石头,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绊倒了。你的命不贱,万一绊倒后起不来,可如何是好?”

  如郁从没想过自己也会说出这么刻薄的话来。

  果然,卫夫人和卫伊雪气的深身直发抖。

  卫夫人惊呼:“你这个死丫头,竟然和我这么说话!!”

  说着,就往如郁奔来,举手对着她的脸挥去。

  文心眼明身快,对着卫夫人撞上去。

  如郁躲过了一个耳光,却看到卫夫人被撞倒在地上吃痛:“哎哟,哎哟!老爷,这是要翻天了呀!来人,来人!”

  卫伊雪更是不依不饶的拧住文心的手:“你这个贱丫头,竟然敢撞我娘!”

  文心却一点不后悔,反而觉得自己很勇敢。

  但她跪下低头认错:“老爷、夫人饶命,文心只是一时护主心切。还请老爷、夫人饶了小的吧!”

  卫远益恼火的望着厅里的一切,二名家丁听到卫夫人叫唤,也跑了进来。

  卫夫人气势汹汹的指派着家丁:“把三小姐和这个贱丫头都给我关起来!”

  家丁面面相觑,关一个文心,他们倒是不怕,可这要是把如郁也关起来?

  卫伊雪见他们迟迟不动心,恼羞成怒推着家丁:“快呀,快把这两个贱人都关起来。”

  “够了!”卫远益终于忍受不住了,他阻止着厅里的闹剧:“文心顶撞主母,不可饶恕,念在护主心切,掌嘴二十下。”

  如郁听完连忙跪下:“爹,文心还是小孩子,她什么都不懂。她不过是想保护女儿而已,还望爹不要责罚她。”

  卫伊雪恨恨道:“爹!她把娘撞在地上,掌嘴二十下哪里够?”

  卫远益的眼神严厉凶狠望向卫伊雪:“上去打!”

  卫伊雪冷笑一声,搓了搓手上前,对着文心的脸左右抽打。

  卫夫人这才满意的坐回自己的位置。

  如郁知道再求也是没用的,她的心蓦地凉了,望着卫伊雪狠狠的一巴掌一巴掌抽着文心,

  望着文心嘴角渐渐渗出的血丝,她忽然冷笑道:“二姐,我给你数着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