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

第六章 月光精灵

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009 2014-09-02 21:31:08

  她想见到的人此刻也正在想着她。

  柴公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她如此牵挂,他更想知道看似平静如水的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他派人去大禹岭查,却查不到丝毫线索。

  他不相信阿忠的话,也不愿意去怀疑她的身份。

  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,她是淡雅、平静的女子。

  正凝思间,阿忠又来了,他神色紧张:“公子,大禹岭的人来报,发现有一队人马也在寻山。”

  柴公子问道:“谁?”

  阿忠郑重相告:“是刚从宁福回京的刘承将军!”

  “刘将军?他来大禹岭干什么?”柴公子实在有点想不到。

  阿忠道:“会不会因为如郁姑娘?”

  柴公子不假思索的说:“不可能,她应该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子。”

  “公子!你根本都不知道她到底是谁!”阿忠提醒着。

  柴公子却不愿去猜测:“刘将军的人回去了吗?”

  “已经回去了!”

  暮色渐浓,如郁心神不宁坐在屋里,望四周雕花窗木,装饰的十分别致,她甚至有点期盼柴公子来看自己。

  月色朦胧间,她听到一阵脚步声,心跳不禁加速,原来这份期待如此浓烈。

  起身,还未回头,就听到碧雅行礼声:“公子来了!”

  果然是他,她的心仿佛找到归属感般踏实了下来,迎上他关切的笑容,她柔声道:“柴公子!”

  柴公子点头拉她坐下:“你怎么起来了?可有觉得哪里不适?”

  如郁冲他嫣然笑着:“劳公子挂心了,一切都好并无任何不适。听闻公子为如郁所做的一切,万分感动……”

  “你不知道如何报答是吗?”柴公子接过话来。

  如郁被他抢白,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,报以羞涩的一笑。

  柴公子笑着起身:“来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  如郁疑惑的望屋外,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;又疑惑望他,他却笑而不语,只牵过她的手。

  月光皎洁,照着夜晚的蝴蝶谷,散落在他们身上,他们就像一对精灵般,飘移在山林间。

  穿过一片树林,如郁借着月光望前面雾气氤氲,宛若仙境,隐约传来流水的声音。

  望着身边的柴公子。

  月光下,他的脸庞犹如时光雕刻般英俊,两人就这样互相凝望着,默不出声。

  柴公子望她漆黑眼眸在月夜中闪烁,神情专注,如梦般神往的模样,不禁怦然心动。

  往前,却忍住想要揽她入怀的冲动:“这汤池只有我一人用过,你就在这里沐浴吧!你放心,这里不会有人来的。我就在林子里等你!”

  如郁才明白,原来蒸腾氤氲的水气来自汤池。

  她脑海里忽然冒出一句话:“温泉泉水沸且清,仙源遥自丹砂生,沫日浓月泛灵液,微波细浪流琮琤。”

  这诗句,她似乎从来没有读过,可是却很自然的浮现出来。

  与此同时,她忽然脸上一热,阵阵红晕在脸上渲染开来。

  柴公子见状,也尴尬起来,往林中走去,不忘交待着:“地上有干净的衣服。”

  从被zhuisha到被柴公子救下,如郁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。

  她把自己浸在温暖的汤池中,竟无一丝忐忑。

  她知道自己被他保护着,甚至感觉他对自己是……不敢多想,却不愿不想。

  出浴后的如郁宛如出水芙蓉,银丝般的月光柔软的撒在她的肩上,

  拂淡了萦绕在身边的阵阵雾气,依稀有水珠儿从如脂的jifu上滑落。

  柴公子望着如郁走到自己眼前,天然去雕饰的纯情净美。

  他不止一次的问自己,为什么会对她动心、挂念?

  或者是梨花林、花雨中的她太过柔美,或者是她永远淡然的神情,让他倍感心安、宁静。

  此时,望着她肤如凝脂,嘴角含笑,他竟然有抛弃一切的想法,只想与她牵手天涯。

  他唤着:“如郁!”

  如郁直视他,笑问:“公子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!”

  柴公子白净修长的手指抚上她还未干的秀发,摩挲着停留在她的脸上,温柔的抬起她的下巴,

  终于控制不住俯身吻住她的一片樱红。

  如郁瞬间脑海一片空白,唇上传来的温润让她不知所措。

  她感受到他的情感,唇间传来他的捕捉与探索,缓缓闭上眼,如郁在他怀里任他亲吻自己,双手拥上他的腰身,回应他的热情。

  主动抽身,如郁离开他的怀抱,满脸绯红却满目柔情,不知所措的站在他面前。

  他暗恼自己的冲动,极力压抑着,他说:“我叫张宇杰。”

  “宇杰。”如郁重复着他的名字。

  柴公子注视她的表情:“听过吗?”

  “没有,你不是姓柴吗?”她疑惑着。

  “呵!”柴公子微笑着:“这不过是江湖间的称号而已。”

  “那以后还能见到你吗?”

  “你还想见到我吗?”柴公子反问着。

  如郁几乎不加思索:“想!”

  柴公子紧紧握着她的手,就像从未拥有过的珍宝:“下个月初6,我在宁国寺等你。”

  “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吗?”如郁问着。

  柴公子笑着点头:“嗯!”

  一早,如郁是被窗外好听的鸟鸣声吵醒的。

  第一次,她没有梦到柴公子,醒时还带着笑容。

  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,不可置信却真实存在。

  碧雅伺候着她洗漱问着:“小姐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  “我吗?”如郁回神:“就是有点想家了!”

  “正好公子今天也要回京呢!”碧雅答着。

  正说间,柴公子就和阿忠走了进来。

  如郁刚梳妆好,与月光中的她相比,更多了份真实感。

  柴公子深情望她:“如郁,我今天有点急事要赶回就城,你家住在哪里,我差阿忠送你。”

  如郁忽地阵阵失落,想到那个没她也可的家,想到这么快又要与他分开。

  可她是丞相的女儿,她深知,这份突如其来的感情是多么不实在。

  她不想声张自己的身份,更不想多言。

  “公子,你就放心的去吧!让阿忠送我到秋水轩就可以了。”如郁刚说完。

  两人同时想起了那次的偶遇,如郁想的更多的是他身边的美貌女子。

  柴公子极为不忍,但他也知道自己的大事更为重要。

  他必须得走了:“阿忠,一定把如郁小姐安全送到秋水轩。”

  阿忠自始至终都在观察如郁,他不解,为什么如郁不让自己送回家。他应道:“公子放心就是。”

  柴公子再次不舍的望向如郁:“我先走了!记得宁国寺之约,我会等你。”

  如郁也不舍,应着:“公子慢走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